返回

皇帝们的死后生活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389章 够乱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朱祁镇和朱厚熜真的消失了,这就可以认定,这把火肯定是他们放的。

谁都知道这俩人心中怨恨最深,这些年来挨打挨骂、脏活累活全是他们的,还会时常被随手打一下踹一脚,有什么问题首先怀疑他们。

尤其是两人的立场的含糊,曾经有人听见朱祁镇惋惜于脱脱和也先没能在这里做邻居,也有人听说过朱厚熜抱怨‘我孙子贪财好色不肯出门,与我有什么关系’。结果就是这俩人都被打了一顿。

进去搜检两人的屋子,果然在桌子上找到了信。

信中愤怒的表示每日担惊受怕、食不果腹、形同囚徒、本来看来祖孙之情的份上忍耐了这么多年,现在实在是忍不了了,自己纵有什么错误,刑期也该有尽头。哪能让我们受苦永无止境?天日昭昭,您当年对自己的儿子可比这宽容仁爱的多。

朱元璋弹了弹这张纸:“那是老子的儿子。你算是什么东西。”

朱棣皱眉:“没把他们继续钉在十字架上已是法外施恩,竟然不知感激,还敢烧您的房子。妇人们心软,偶尔还给他口吃的,这两个忤逆不孝之徒,就该打入无间地狱。”

朱瞻基摆摆手:“这也是情理之中。这两个人身无所长,唯独自尊自贵不弱于人。”以前很喜欢这个骄傲的大儿子。他现在认识到生前的错误了,心里又觉得已经认识到错误,就不该再被人翻旧账,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咋想的?皇帝,万乘之尊,但是前朝的皇帝么,只要举例就被拎出来说。明朝还不敢多拿他说什么,你等下一个朝代,非要把明英宗、明武宗反复拿出来说,这俩人合在一起可以把隋炀帝取而代之。我敢打赌,以后宫里的教师看见皇帝淘气,准得拿正德教育他。可是朱厚照的脸皮就很厚,根本不在意。这俩人就是做了丢脸的事还想要脸。

朱见深快要哭了,这子债父偿、父债子偿都是寻常事,我完了我完了。

朱厚照的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拿着叉子准备上山搜寻那俩人去。太好了!无聊了这么多年,每天就按部就班的练武。练箭固然有趣,一旦成了每天必须要做的事,就觉得很无聊!突发的事情可真有意思。

朱元璋就望着火光,过了很久,等到自己一砖一瓦搭建的大屋化为灰烬时,这才冷笑一声:“懦弱无能。”

朱高炽气乐了:“您还想让他们怎么样?连奉天殿一起烧了?那咱们真就没日没夜的打他们。”

身为皇帝,焉能流离失所,夜宿街头。

朱元璋瞥了他一眼,要是真想报复我,有两种办法,第一是烧了所有能靠近的,别的皇帝的房子,一间间的放下去,能靠近的就走过去点火,走不过去的就用火箭(箭头上缠油布点燃)放火,整个镇子烧的火光连天,呵,那才叫腹背受敌四面楚歌,到那时候他们才不管我们内部有什么恩怨纠葛,都认作我朱元璋的子孙恶意为之,归根结底,是我没管理好。以前的皇帝都把各种奇珍异宝和孤本善本珍藏在帝镇中,扶苏每隔一两年就往宅子里拎一包书,那价值定然不菲。

第二种方法么,那就是等我去奉天殿正殿安睡时,悄悄的点了奉天殿,把咱们一网打尽。

但我知道他们不敢,他们若是有这样的血性,人间的事情绝不会这样。一个被俘虏之后能对敌人称兄道弟感恩戴德,另一个呢,大礼仪之争之后就懒怠朝政,敌人兵临城下都没有亲自指挥。呵。

子孙们七嘴八舌的说话,有人义愤填膺有人悲伤难耐,还有人害怕。

今日没有发作,甚至没有搜寻整个地府。

“都回去。朱厚照呢?”

朱佑樘赶紧说:“他去抓人了,他绝对没有放火。”这小兔崽子只是兴高采烈的冲着祖宗泼水。

山中堡垒和一间屋子差不多大,又有点像是遮蔽风沙用的窑洞,顶上是圆弧的房顶,屋子里干净清爽,有古人题字,又有被褥,又有席子和矮桌,还有些木柴,书籍,几个装满了物资的背篓,几个装着陪葬品、能源源不断取出食物的碗盘、酒壶和几个麻袋就放在墙角。

两人就盘膝坐在席子上,小桌上摆着几样酒菜,为了结实耐用在这里带了金杯金壶,各自拿了一只旱烟杆,在蜡烛上点了烟。眯着眼睛,身心舒爽的无以复加,浑身上下真是舒服透了,多年来的郁气散干净了。

饭后一锅烟,赛过活神仙。

“今天这事,算是自寻死路。可是在这里快活一天,好过在外面受苦十年。”

“这烟也是个好东西。”朱厚熜砸吧两口:“商人说这东西是我在位时传入中国的?我怎么不知道呢。真是解乏的妙物,虽然贵了点,但也值得。”

你要问有多贵,也就是二两金子买一斤的烟叶。

他们觉得挺便宜的,放在吉州窑黑釉满天星荷叶罐里,随吃随取。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最新小说: 惊世宠妻:魔王别太撩   帝少诱妻:早安,君夫人   魔女逆天:师父,好吃吗   废材七小姐:天才召唤师   重生暖婚:全能娇妻宠上瘾   钗头如霜   山海妖神记   逆天邪神   穿梭诸天的武者   风涌云动   影后是妖:绯闻对象是老公   记忆体萌娘   绝世盛宠:冷魅王爷穿越妃   无上劫难   魂侵狂潮之重生问道   我夺舍了修罗   纵横异界刀刀爆   现实世界的作弊码   仙剑武帝   鲛人重生做渔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