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皇帝们的死后生活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386章 搬家+学派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朱厚熜穿着旧道袍,头发披散着也没人给他梳,他自己试过截一段锦带系住头发,那样长长会滑落,又很不舒服。屋中有头绳和发簪,一切需要的东西都有,唯独没有人服侍。

原本方皇后给他梳头,后来夫妻吵架,她就束手旁观,试图僭越,以此逼迫皇帝低头道歉,说些软话。嘉靖皇帝坚决拒绝,等着皇后来道歉。

祖宗们的态度很简单:你不管朝政,我们也不管你。

朱载垕自己倒是把自己照顾的不错,他以前时常溜到宫外,还知道很多东西的市场价,除了自己学着做果馅饼之外,低调的就好像没这个人一样。

朱厚熜原本指望他无师自通学会孝顺和亲近父亲,失败了。

只给好儿子和明君帮忙,这似乎是帝镇中默认的自然法,不需要沟通,人们已经不约而同的这么做。换句话说,谁让祖宗舒坦,祖宗就让谁好过。这种简单方便的思维不需要被总结为法律。

“别墨迹!都搬进去。自己修造的房屋,就和打下的基础一样,不论什么样都得自己承受。今天之内,还有谁没搬进去,朕烧了他的房子!”

在朱元璋的暴力压迫下,所有人都搬到新修好的奉天殿中居住。

朱见深轻轻推了推房柱,在屋里推房柱倒不会摇晃,只有在外面用力踹才回到摇晃:“我我我,我害怕。”

祖母心疼的抱住了小胖子:“没事,你的运气一向不坏。”

万贞儿也小声说:“咱们将拔步床搬进去,贴着墙放着,即便要塌,也能挡一挡。” 柱子能稍微支撑一下。

朱祁镇以前就有点扭曲,现在更觉得自己是愤世嫉俗,其实是报复社会:“这房子要是真塌了,反倒好笑。”太好笑了,把我们都埋在下面,古往今来所有的皇帝都会嘲笑太*祖。我们明朝多可笑啊,逼着子孙后代,耗费百年时间修造一间破房子,又逼着我们住进去,最后一坍塌,呵。

朱高炽抱着个枕头,站在门口若有所思:“这房子摇摇晃晃,却是我们亲手搭建的。我想以太*祖的深谋远虑,细致入微,一定是想要教我们什么道理,这和参禅打坐是一样的。”

朱瞻基:“爹说得对!为什么不盖别的房子,偏偏要盖奉天殿呢?皇帝登基即位、皇帝大婚、册立皇后、命将出征,此外每年万寿节、元旦、冬至三大节,再次朝贺设宴,都在奉天殿。”

朱祁钰做恍然大悟状:“啊!祖父和父亲这样一讲,我明白了!太*祖的意思是叫我们不忘旧事,砥砺前行。”

朱高炽握拳做斗志昂扬:“所以说,祖父是让我们记住,人间的天下就和这奉天殿一样,天下兴衰,由皇帝亲手搭建,所有的敷衍了事、疏忽大意凑在一起,就会摇摇欲坠,反噬自身。反之,如果我们用心学习,事事谨慎小心,投入全部的心力,宫殿才能固若金汤,千秋万代永不倒塌。”

朱瞻基连连点头:“现在潜下心来,反思自己生前的功过,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等到将来再创辉煌。”

朱高炽继续斗志昂扬:“咱们祖孙三代总有一天能在外面再造一座高楼广厦华屋,回报祖父和父亲的恩惠。当年咱们年纪小,无能为力。”

朱棣笑着想:三个马屁精,倒是不滑稽,还有几分可怜可爱。

朱厚照**开始鼓掌:“是啊是啊。”

我怀疑他们对台词了,还没有叫我!

朱元璋老怀大慰,拉着皇后的手拍了拍:“我就知道,他们准能领悟我的良苦用心。”

马秀英微微一笑:“这是自然。”就是有点慢。这么多年才想明白,天天就等着别人揣测他们的心思,没想过去揣测别人的心思吗。连你们祖宗的心思都不想着揣摩。

朱祐樘赶紧跟上一句:“我虽无能,愿听祖宗差遣。”

嘉靖就想起来一件事,三十六年,三大殿再次被雷火烧毁,文楼、武楼,奉天门,左顺门、右顺门及午门外左、右廊亦被烧毁。自己不得不设朝于端门。十年前方皇后死于大火之中,自己想让她附庙,作为元配皇后和自己的神位并列在一起,废了好大力气,始终没有成功。我,朱厚熜,真是命犯火劫。

朱见深幽怨的看着祖父,这样表衷肠的好事,就不带我一个吗?

激动的擦眼泪:“是,是,是!”

朱元璋亲昵的挨个踹了一脚:“别以为说几句甜软好听的话就能逃走,都进去住着,该搬床搬铺盖的互相帮忙。老四你跟我来。”

这奉天殿一入门虽然是正厅——由于技术限制,盘龙藻井压根想都没想,地上的金砖也属于偷工减料的产品——但在大殿两侧有房间,分别是书房和储藏室,储藏室里摆放着皇帝们各自的龙袍、金丝善翼冠和各人的印章。正厅后面有走廊四通八达,对面则是九间卧室。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
最新小说: 惊世宠妻:魔王别太撩   帝少诱妻:早安,君夫人   魔女逆天:师父,好吃吗   废材七小姐:天才召唤师   重生暖婚:全能娇妻宠上瘾   钗头如霜   山海妖神记   逆天邪神   穿梭诸天的武者   风涌云动   影后是妖:绯闻对象是老公   记忆体萌娘   绝世盛宠:冷魅王爷穿越妃   无上劫难   魂侵狂潮之重生问道   我夺舍了修罗   纵横异界刀刀爆   现实世界的作弊码   仙剑武帝   鲛人重生做渔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