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爵位回龙港湾小区的住宅。他但是不指出阮小冉这个点还会待在这儿,但也没想起会在客厅的茶几上看见被留下的的两张卡,和一张纸条。他走过去的,将纸条拿出来看。上面是一他虽然不认为阮小冉这个点还会待在这儿,但也没想到会在客厅的茶几上看到被留下的两张卡,以及一张纸条。。...

厉封爵回到龙港湾小区的住宅。

他虽然不认为阮小冉这个点还会待在这儿,但也没想到会在客厅的茶几上看到被留下的两张卡,以及一张纸条。

他走过去,将纸条拿起来看。

上面是一些感谢的话,大概就是谢谢他这阵子的关照以及替他们解决了顾子琛的事,还附上了两张卡的说明情况,里面的钱她一分没动过,戈兰的黑金卡也没用,原封不动还给了他。

“这个女人……”

厉封爵皱眉。

这几天他的确不太想见阮小冉。

因为他没想到阮小冉竟然有过别的男人,甚至还跟对方生下了两个孩子,他也不清楚是因为被欺骗了不爽,还是因为知道阮小冉跟其他男人有过关系而不爽。

本来他是想将阮小冉作为岚歌的替代品,可这个替代品的背景未免太差了些。

他还没想过跟一个未婚生子的女人发展什么关系。

厉封爵还打算冷处理几天,谁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先一步跑掉了!

很好!

厉封爵心中一股无名火腾腾烧了起来。

他厉封爵要什么女人没有,真以为一个未婚生子的女人能够对他产生影响?甚至让他把人追回来?

简直可笑!

为了这个女人伤神甚至影响工作,绝不可能!

既然她这么识趣主动离开,他也没必要再分神想着这个女人!

厉封爵虽然这么想,但不知为什么,心情却越来越糟糕,简直恨不得将阮小冉在这个屋子里留下的痕迹全部抹掉,他对着屋里可怜的家具乱砸一通后,便转身离去。

……

第二天。

阮小冉送孩子上学后,就准备去找林霖跟服装公司商量后续的解决措施。

但她不知道,两个孩子背着她却有别的动作。

阮小贝不安地看向阮小宝,小声嘀咕说:“小宝,你真要这样做?妈咪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就算妈咪生气,我也不得不做。”

阮小宝冷静地说。

阮小贝皱着小脸,似乎还在犹豫。

阮小宝揉了揉她的头发,眼神坚定道:“这件事我一定要搞清楚,这对妈咪来说没坏处,你只需要在幼儿园给我打好掩护,别让老师发现打电话联系妈咪就行。”

“……嗯。”

阮小贝点点头,她拉住阮小宝的手,认真地叮嘱说:“小宝,你路上要小心,过马路要等变绿灯了再走,还有不要跟陌生人搭话,更不能随便跟人走……”

阮小宝听阮小贝像个老妈子似的念叨着,眼底闪过一抹柔和,他拿手弹了下阮小贝的额头,说:“这些事我会不知道?放心吧。”

“嗯。”

阮小贝小嘴一扁,说:“你早点回来。”

“等见了厉先生后,我就回来。”

阮小宝说:“你回教室吧,别让人引起怀疑。”

“好。”

阮小贝乖乖应下,然后转身朝着教室跑去,阮小宝确定她进了教室,便朝着幼儿园的侧门跑去。

他没有直接走大门,因为那里有保安,不会允许他们出去,而阮小宝观察过,侧门旁边有个小洞,应该是专门给狗通行的,大人一般过不了,而他这个体型却刚刚好。

阮小宝顺利离开幼儿园,便根据名片上的地址,乘车去了厉氏财团总部。

到了总部后,阮小宝却被门卫拦了下来。

“小朋友,这里不是你能进的地方。”

阮小宝眼睛一转,说:“我是来找爸爸的。”

“找爸爸?”

门卫愣了下,问:“你爸爸是谁?”

“厉封爵。”

“……”

世界顿时安静了下来。

几个门卫面面相觑,随后便哄然大笑起来,说:“小朋友,谁让你跑这儿来搞恶作剧的?你知道厉封爵是谁吗?他是厉氏财团的执行总裁,至今单身,哪来的孩子?走走走,别在这里捣乱。”

阮小宝直接将之前厉封爵给的名片拿了出来,说:“这是爸爸给我的。”

门卫接过阮小宝的名片看了眼,眼底闪过一抹诧异。

接着其余几人也研究了下,名片似乎是真的。

像是厉封爵这样的大人物,就连名片的管理都很严格,并不是谁都能轻易拿到,面前这个小孩能拿出名片,多少应该跟厉总有点关系。

莫非,这小孩是厉总的私生子?

众人猜疑不定。

“欸,你们看,这小孩跟厉总好像还真有几分相似。”

“刚才我就觉得像了,尤其是那眉眼,不就是小版的厉总吗?”

“可厉总不是不近女色吗?哪来的孩子?”

“嘿,这话你也信?那个地位的男人,身边没几个女人你信吗?人家只是不说出来而已,这小子估计真是厉总的私生子,现在来找爸爸了。”

“那怎么办?放进去?”

“不急,先给秘书办的人打电话,让他们来处理。”

“好。”

几人商量后,其中一个门卫笑眯眯地走上来,对阮小宝说:“小朋友,你先稍等一下,我们通知秘书办的人,让他们来带你进去,好不好?”

“……”

阮小宝蹙了下眉,问:“能直接通知我爸爸吗?”

“额……秘书办的人应该会跟厉总说的。”

那个门卫瞧着阮小宝,发现他皱眉的样子跟厉总更像了,心中越发笃定,这小子肯定跟厉总有关!

很快。

秘书办的人就接到了电话。

秘书办是由秘书长王阳以及八个功能秘书组成。

负责接电话的是一个女秘书,她听门卫说一个小孩跑来说找爸爸,爸爸还是厉封爵,直接就皱眉训斥道:“这种恶作剧你们也信?厉总根本没有什么私生子,赶紧让那个小孩离开。”

“可是那个孩子有厉总的名片……”

“有名片就能证明是厉总的孩子?那厉总孩子怕是满天飞了,这种事今后不用打电话过来,直接把人赶走就是。”

说完,女秘书直接挂了电话。

旁边几个秘书听到对话也聊了起来,说:“欸,是有小孩来冒充厉总的孩子吗?”

“是啊。”

那个女秘书不屑冷笑,说:“现在的女人为了攀上高枝,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现在还拿孩子来冒充,也不想想厉总怎么会允许私生子存在?”

“也是,厉总一直爱着他的亡妻,别的女人都懒得多看一眼。”

“是吧,所以私生子是根本不可能有的!”

“就是就是。”

就在这时。

王阳从办公室走出来,见外面闹哄哄的,严肃道:“在聊什么?工作时间不是让你们聊天的。”

其中一个秘书笑着解释说:“王秘书,是这样,刚才有个小孩儿跑过来,拿着一张名片说是厉总的孩子,要见厉总,我们就说厉总怎么可能有私生子。”

“孩子?”

王阳闻言,眉头一皱,随后又问:“是多大的孩子?”

书评(246)

我要评论
  • 方打扫&干净后

    阮小冉快速打扫卫生,发现有个房间是被锁上的,打不开,既然开不了,里面应该是存放了重要的物品,她也只好作罢,将其他地方打扫干净后,就立刻闪人。

  • &了过来

    女儿阮小贝一看到她,身后就像是长出了一对小翅膀似的,朝着她扑了过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