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冉,你怎么了?”林霖见阮小冉老半天都不吱声,又喊了一句。阮小冉回过神,但是心里却乱糟糟的,她指尖插进头发里,烦燥地抓了抓,说:“这件事你让我想一想,林霖,服装公阮小冉回过神,可是心里却乱糟糟的,她指尖插进头发里,烦躁地抓了抓,说:“这件事你让我想想,林霖,服装公司那边你帮忙拖一下,关于戈兰的律师函,我会想办法。”。...

“小冉,你怎么了?”

林霖见阮小冉半天都不吭声,又喊了一句。

阮小冉回过神,可是心里却乱糟糟的,她指尖插进头发里,烦躁地抓了抓,说:“这件事你让我想想,林霖,服装公司那边你帮忙拖一下,关于戈兰的律师函,我会想办法。”

“好。”

林霖应下,又说:“小冉,你也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刚才服装公司老板那边也是突然遇到这种事,情急之下说可能让你负责,等他冷静下来后,说不定就改变观念了,不过,如果能让戈兰撤诉是最好的,否则你今后恐怕没办法再画设计图……”

最糟糕的情况!

阮小冉做别的都不在行,唯一有点自信的服装设计却面临这么大的难关,如果这次闯不过去,她的服装设计生涯恐怕也就结束了。

如果不靠服装设计图赚稿费,她该怎么养活她跟两个孩子?

这才是最致命的。

如果可以,阮小冉希望能见厉封爵一面,探探对方的口风,可现在最让她头疼的是厉封爵根本不见她,去住宅蹲点根本蹲不到人,打电话对方也不接。

阮小冉如今一筹莫展。

她的情绪变化很快就影响到了两个小家伙。

“妈咪,你怎么了?”

阮小贝拉住阮小冉的手,担忧地问。

以前阮小冉来接他们,一路上都有说有笑,可是今天她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看起来心事重重。

阮小冉回神,看到孩子小脸上写满担忧,她愣了愣,努力挤出笑,对阮小贝说:“妈咪没事,走吧,我们去超市一趟,你们想吃什么?妈咪给你们做。”

阮小贝圆溜溜地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阮小冉,眸子闪了闪,像是思索了什么似的,随后乖乖答道:“晚上吃咖喱好了。”

“好。”

阮小冉点头应下。

晚上。

阮小冉在厨房煮咖喱,但因为一直在想别的事,咖喱煮糊了都没注意到。

“妈咪!咖喱糊了!”

阮小宝跑进来提醒道。

“糟糕!”

阮小冉清醒过来,见咖喱全糊了,锅里开始冒出滚滚黑烟,她快速将火关掉,叹了口气,开始收拾残局。

从放学开始,阮小宝就发现阮小冉心不在焉。

他走到阮小冉身边,神情认真地说:“妈咪,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别拿糊弄小贝那套糊弄我。”

“小宝……”

“你不说,我也会慢慢调查的。”

阮小宝抢先说道。

“……”

阮小冉再次长叹口气,虽然她不想让自己工作上的事影响孩子,但到了现在这个情况,阮小冉觉得,还是有必要让孩子知道,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小宝,妈咪的设计图出了点问题,可能会被别的品牌公司起诉,最糟糕的情况是被追责,到时候说不定要赔一大笔钱……”

“怎么会这样?”

阮小宝诧异,“是哪家公司起诉?”

“戈兰。”

“戈兰?”

阮小宝疑惑,阮小冉看着他,淡淡的补充了一句,“戈兰是厉氏财团旗下的服装品牌公司。”

“!!!”

阮小宝立刻明白了阮小冉话中的意思,他震惊地看向她,“妈咪,你的意思是,这次你被起诉,可能是厉先生暗中授意吗?”

阮小冉现在提到厉封爵就头疼。

早知道跟厉封爵会扯出这么多事,她当初就不会接下家政的工作。

如今却遭到这样的报复。

真是灭顶之灾。

“妈咪,你觉得厉先生是在报复你?”

阮小宝小声地问。

“现在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阮小冉揉了揉太阳穴,有些疲倦地说:“虽然随便怀疑人不对,但这件事太过凑巧,我不得不做这个假设,如果真是的话,恐怕今后咱们在龙国都难以立足。”

“……”

阮小宝低着头沉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阮小冉看了阮小宝一眼,她知道这个孩子很喜欢厉封爵,这件事或许能让他看清对方跟他们的差距,这样他就不会再对那个男人抱有不必要的期待了。

“小宝……”

阮小冉蹲**,捧住阮小冉的脸,柔声说:“咱们回云国,你说怎么样?”

“回云国?”

阮小宝有点迷茫的看着阮小冉。

“对。”

阮小冉点头,说:“如今顾家对我们也没什么威胁,那么就没必要再东躲西藏,回云国或许对我们来说,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

阮小宝静静地看着阮小冉,他知道妈咪是真的无计可施才这么说,他现在没办法帮到妈咪,自然不会任性地要求留下。

他捏了捏小拳头,点头道:“好,一切都由妈咪安排。”

“乖孩子。”

阮小冉在阮小宝的额头上亲了下,说:“你先出去吧,妈咪收拾好厨房再重新做。”

“嗯。”

阮小宝乖乖地点头,然后走出厨房。

就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阮小宝又突然回头看了阮小冉的背影一眼,黑色的眼眸中闪过一道超越他这个年龄该有的复杂神色,似乎已经拿定了主意。

……

厉氏。

总裁办。

厉封爵处理完公司的事宜,起身走出总裁办。

秘书王阳立即跟了上来,低声试探地问了句,“厉总,今天继续住酒店还是回龙港湾?”

厉封爵脚下一顿,侧目扫了王阳一眼。

眼神颇有深意。

王阳被厉封爵这么一盯,顿时头皮发麻,他低下头,说:“我只是觉得,一直住在酒店肯定没有在家里舒适,担心会影响厉总的休息……”

回应王阳的是一阵沉默,以及一道仿佛能穿透他灵魂的视线。

他突然有点后悔了。

为什么要多嘴!

刚才他那番话不假,住酒店肯定不比家里舒服,但他更大的目的是希望厉封爵能快点恢复过来,这些天公司一直被低气压笼罩,大家日子都不好过。

如果厉总能再跟那位阮小姐见见面,说不定事情就有转机了。

可这种抖机灵的做法厉封爵一向不喜,最致命的是,王阳感觉厉封爵看穿自己的真实想法了。

完蛋了!

王阳正打算替自己默哀,回去准备辞呈时,厉封爵却收回了视线,淡淡道:“回龙港湾。”

“!!!”

王阳一惊,看到厉封爵继续向前的背影,随后大喜,道:“是!”

书评(185)

我要评论
  • &阮小冉

    阮小冉将阮小贝放下,然后一手拉一个孩子,问:“小宝小贝,今天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 没有歇&人烧得

    阮小冉没有歇多久,又赶紧去外面买药,现在男人烧得厉害,再不吃药得出大麻烦。

  • 贴在阮&吗?”

    阮小贝歪着小脑袋,小胖爪贴在阮小冉的脸上,问:“妈咪,你累了吗?”

  • 就像是&一对小

    女儿阮小贝一看到她,身后就像是长出了一对小翅膀似的,朝着她扑了过来。

  • ,小脸&,叹气

    阮小贝想了想阮小冉做的其他饭菜,小脸发青心有余悸,叹气说:“算了,还是吃咖喱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