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上一次厉爵位替阮小冉问题了顾子琛的事后,阮小冉就再也没有没没见过他,她没办法把卡还掉,没办法再次跟他耗始终这样。阮小冉就不信,对方还能始终不回去!就这样耗了一个多星期。早上阮小冉就不信,对方还能一直不回来!。...

自从上次厉封爵替阮小冉解决了顾子琛的事后,阮小冉就再也没见过他,她没法把卡还掉,只能继续跟他耗下去。

阮小冉就不信,对方还能一直不回来!

就这样耗了一个多星期。

晚上。

阮小冉跟两个小家伙坐在沙发上啃西瓜的时候,阮小宝突然回头问:“妈咪,你跟厉先生进展怎么样了?”

“进展?”

阮小冉歪在沙发的靠枕上,懒洋洋地吐了颗西瓜籽儿,说:“进展不错。”

“真的?”

小家伙眼睛亮了下。

“是呀!”

阮小冉有模有样地说,“我已经一周多没见到那个人了,继续下去,我又能拿一个月的薪水了。”

“……”

阮小宝听出了阮小冉话中的调侃,小脸一垮,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瞪向她,像个小大人似的,教训道:“妈咪!你怎么不思进取呢!”

“哈?”

阮小冉将西瓜皮放一边,饶有趣味地盯着阮小宝,问:“我怎么就不思进取了?”

阮小宝板着小脸,一本正经地说:“你本来可以跟厉先生天天见面,相互增进感情,结果你现在却说一周多没见到他了!你还一点危机感都没有!”

“嗤。”

阮小冉笑了声,说:“见不到面我能怎么办?这明明是他躲着我好不好?我干嘛还要自讨没趣凑上去?”

“他躲着你?”

阮小宝意外。

“是啊。”

阮小冉伸手捏了捏阮小宝的脸,笑道:“说起来还不是因为你们两个小拖油瓶,你不知道现在的公司对单亲妈妈都很有偏见吗?大概他也不想找个宝妈当家政吧。”

“……”

阮小宝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阮小冉见阮小宝小脸上带着失望的神色,有点惊讶,她问:“小宝,你不会真看上厉封爵了吧?”

阮小宝瞥了她一眼,没吭声。

阮小冉还不了解这孩子?

一看就是认真了。

这可不妙。

阮小冉立刻变得正经起来,正色问道:“小宝,你能告诉妈咪,为什么你想让厉先生跟妈咪凑一对?就因为见过两面你觉得他人不错了?你可不是这么草率的人。”

阮小宝低着头,闷闷地说:“因为……要是妈咪跟厉先生在一起,就没人再敢欺负你了。”

在厉封爵出现之前,阮小宝一直觉得顾子琛是非常棘手的对象。

他就像一座大山似的,压得妈咪喘不过气。

不是顾子琛,他们就不会逃到龙国来。

可是,这么棘手的人,在厉封爵面前却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对方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彻底将他们视为大敌的顾子琛给解决了。

阮小宝觉得,如果厉封爵跟他妈咪在一起,肯定不会再有人能欺负他们。

阮小冉没想到阮小宝竟然想得那么远,她深吸了一口气,捧住阮小宝的脸,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小宝,你的想法很好,但是,你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什么?”

阮小宝看向她。

阮小冉冷静地说:“那就是妈咪跟那位厉先生从来就不是对等的关系,妈咪现在更没有挑谁的资本,厉先生的确很厉害,有他做靠山,确实没人能欺负我们,但你为什么不想想,人家凭什么做你的靠山?”

阮小宝小脸皱了下,又看向阮小冉,问:“可是,他不是来救你了吗?”

阮小冉眨了眨眼,反问:“可是,他是不知道我身份前就决定救我的,也就是说,这完全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跟我没关系。”

“……”

阮小宝小脸皱得更厉害了,的确如妈咪说的那样,厉先生并不知道他们妈咪是谁的时候,就已经答应要帮忙。

见阮小宝不说话了,阮小冉继续说:“再说了,退一万步讲,对方是知道被带走的人是我后,才决定要救,那也只是看在我替他工作的份上,出于人道关怀而已。”

阮小宝一听,不服气道:“为什么就不能因为是喜欢你呢!”

阮小冉意外,“他为什么会喜欢我?”

对方可是财团总裁,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

怎么可能看上她了?

阮小宝说:“可是他留下你,还给你开那么高的工资。”

阮小冉游刃有余地回答:“那只能说明他钱多得没地方花了,厉氏财团,听说每天的税收都是一个亿以上!钱估计都堆成山了,我猜他家佣人可能各个都是月入十万的吧。”

“怎么可能!”

阮小宝气鼓鼓道。

阮小冉挑眉反问:“你又没去过他家,怎么知道不可能?”

“妈咪,你这是诡辩!”

见阮小宝小脸都气红了,阮小冉也不逗孩子了,她哈哈笑起来,说:“好了好了,不欺负你了,不过厉封爵的事就此打住。”

“可……”

不等阮小宝说话,阮小冉指尖抵住他的鼻子,神态认真地说:“小宝,我们跟厉先生是不同世界的人,永远不会有联系,不要做无谓的奢想,懂吗?”

阮小宝闻言,有点气馁。

“真的一点可能性都没有吗?”

“没有。”

阮小冉的回答很坚定。

“……”

阮小宝又低下头不说话了,看起来很受打击。

阮小冉看着孩子失落的样子,虽然有些不忍,但也没有继续安慰。

小宝到底还是个孩子,想法天真可以理解,但她已经是个成年人,再跟孩子似的那么天真就不行了。

厉封爵是高高在上的财团总裁,而她是带着两个孩子的单亲母亲。

人家身边多得是名门淑媛,脑子被门夹了才看上她?

想想都不可能。

阮小冉是个很务实的人,从不给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

“好了,家庭会议结束。”

阮小冉合掌,说:“你们两个该去睡觉了。”

阮小贝一反常态,没像之前一样闹着要继续玩,她跳下沙发,拉住阮小宝的手,说:“小宝,我们去睡觉吧。”

阮小宝本来就不是个爱闹脾气的孩子,点了点头,对阮小冉说:“我跟小贝回屋睡觉了。”

“嗯。”

阮小冉蹲**,在两个孩子额头上吻了吻,说:“晚安。”

阮小贝说:“妈咪晚安。”

孩子回屋后,阮小冉将客厅简单收拾了下,然后也回到自己屋子。

她没想到小宝会这么喜欢厉封爵,突然有点庆幸能就此打住,厉家那样的豪门望族不是他们能招惹得起的,早一点脱身,对孩子的影响就越小。

阮小冉决定,不管明天能不能见到厉封爵,都要把卡还回去。

从此,再无关系。

书评(268)

我要评论
  • 她的后&稍稍用

    阮小冉感觉到男人把药吃下去后,终于松了口气,正要起身时,忽然一只手按住了她的后脑勺,稍稍用力,她整个人又趴在了男人身上。

  • 在自己&男人嘴

    她没办法,只好把人又拉起来,靠在自己肩上,一颗药一颗药地塞进男人嘴里,然后又是喂水,可惜水刚喂进去,又被吐了出来。

  • &,我今

    阮小贝笑嘻嘻地说:“妈咪,我今天交到新朋友了,大家都很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