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饭,阮小冉结了账正准备好带着孩子回去。忽然。她特别注意到收银台上的电脑,脑海中闪现出一个念头,表情一僵,登时叫了出。“糟了!”两个小家伙停下来,阮小贝很好奇地看向阮小突然。。...

吃过饭,阮小冉结了账正准备带着孩子回家。

突然。

她注意到收银台上的电脑,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表情一僵,顿时叫了出来。

“糟了!”

两个小家伙停下,阮小贝好奇地看向阮小冉,问:“妈咪,怎么了?”

阮小冉拍了下自己的头,懊恼地说:“真要命!我今天上午去电脑城买了台笔记本电脑,半路上姓顾的手下带我走后,电脑也被他们收走了!”

后来又发生了太多事,她就忘了电脑还在他们那儿。

“啊?”

阮小贝惊讶,她眨了下眼,问:“妈咪,你把电脑落在他们那里,还能拿回来吗?”

“……”

不等阮小冉开口,阮小宝冷静地做出结论,“当然拿不回来了!”

阮小冉顿时焉了大半。

她心中泪流满面,捂脸忧伤道:“那可是我拿这次的设计稿费买的,小一万呢!”

今天出门果然是忘记看黄历了,先是被顾子琛那些人折腾得不轻,现在又损失了一万块。

真是流年不利!

阮小贝见阮小冉垂头丧气,低头想了下,接着跑到阮小冉面前,给她打气,说:“妈咪,你别伤心了,至少姓顾的以后再也不会缠着我们,那一万块就当是破财免灾!”

阮小冉闻言,低头看着面前的阮小贝,眼底闪过一抹柔和的光,她半蹲**,揉了揉阮小贝的头发,笑道:“小贝说得对!就权当那一万块把灾星除掉了!”

“嗯!”

被小家伙开解后,阮小冉心情也没之前那么郁闷了。

钱没有了再赚就是。

现在有了林霖介绍的门路,她每个月靠着画设计图就能有两三万的收入,收益非常可观,而且没了顾子琛这个心头大患,之后的日子只会更好。

前路一片坦荡。

阮小冉想,她大概真的可以把家政的工作辞掉了。

第二天。

阮小冉送孩子去幼儿园后,就去了厉封爵那儿。

这次她把厉封爵给她的信用卡还有戈兰的黑金卡都带在身上,打算一会儿见面了一并还给厉封爵。

不过让她意外的是,她去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厉封爵。

难道是提前去上班了?

阮小冉也不想那么多,她先把屋子打扫了,再把厉封爵丢洗衣机里的衣服全部洗好晾在阳台上,一切弄好后,时间还算早,本来她还想等着厉封爵回来,可是时间不允许,她还得去接两个孩子。

没办法,阮小冉只能先离开。

至于那两张卡,因为属于贵重物品,为了避免之后引起不必要的纠纷,还是当面还比较好,既然今天厉封爵不在,阮小冉只好又带回去,打算明天见到再还给人家。

可接下来的事却让阮小冉傻眼了。

接连好几天,她都没有再见到厉封爵,无论她早上去多早,都没人在,根据她的观察,这几天厉封爵应该是没有回来过。

难道他是在刻意回避她?

仔细想想,也不难解释,上次厉封爵对她隐瞒两个孩子的事似乎就不怎么高兴,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

或许,人家就是不想见她才一直不回来。

阮小冉有点气馁了。

她也不会故意瞒着啊,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好不容易找到份高薪的工作,害怕厉封爵知道后跟其他公司一样把她退掉,这才没说的。

可惜,不管有再多理由,错了就是错了。

既然人家不接受道歉,阮小冉也没辙,她只能给厉封爵打电话,让他回来一趟,至少得当面把东西还了才行。

她翻出厉封爵的号码打过去,结果电话也打不通,根本没人接。

这下,阮小冉是彻底确定,厉封爵就是不想见她。

另一边。

厉氏。

总裁办。

厉封爵靠在真皮的沙发椅上,单手托着腮,目光淡淡的落在亮屏的手机上,上面来电显示着阮小冉的名字,他就这样静静看着,也没有去动。

在总裁办内,还有财团总部的高层们,众人面面相觑,对自家boss的近况表示十分担忧。

明明前段日子boss的脸上还是万里晴空,可不知最近出了什么事,整天阴沉着脸,公司大楼里也弥漫着一股冷气压,搞得大家都人心惶惶起来。

等手机通话超时自动挂掉后,厉封爵才收回了视线,对那几位高管淡淡道:“收购按原定计划进行,三天后,我要看到成果。”

几人一听,大惊,其中一人忍不住起身道:“三天?厉总,时间是不是太……”

“办不到吗?”

厉封爵漆黑深邃的眼眸中暗流涌动,带着似有似无的威胁。

那人一个激灵,立刻打了个寒颤,头捣蒜泥似的,说:“办办办……办得到。”

“下去吧。”

厉封爵淡淡说道。

众人立刻陆陆续续离开。

一离开总裁办,几人就围着站在外面的秘书长王阳哭诉道:“王秘书,厉总是不是心情不好?最近真的是一点余地都不留啊!”

王阳也一样头疼,自从上次出差回来,发生了那件事后,厉总的心情就直线下降,就连他也不敢轻易吱声。

这种情况,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

王阳是厉封爵身边的老人,跟着他干了八九年,对厉封爵的脾气也有些了解。

厉封爵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大部分时间,你根本看不出他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基本上,就算厉封爵有心情不顺的时候,也是在他们都没察觉到时就无声无息的恢复了。

会被情绪影响这么久,这个情况他记得上一次出现还是在五年前。

也就是厉封爵跟夏岚歌在一起时,他也出现过情绪反复的情况。

当初王阳可以毫不犹豫的说,这个世上如果说有能够左右厉总情绪的人,那非夏岚歌莫属,这么多年来,他也只见过夏岚歌能挑起厉总这么明显的情绪变化。

谁知。

五年后,竟然又出现了能够影响厉总的人。

更让王阳吃惊的是,对方还是有两个孩子的女人,这种背景的女人,如果没点手腕,怎么可能入厉总的眼,王阳不由得对阮小冉另眼相看。

那个阮小冉,到底是何方神圣?

书评(195)

我要评论
  • 力,她&又趴在

    阮小冉感觉到男人把药吃下去后,终于松了口气,正要起身时,忽然一只手按住了她的后脑勺,稍稍用力,她整个人又趴在了男人身上。

  • 头朝下&!险些

    阮小冉快速低头朝下看了眼,脸瞬间涨红!险些把男人甩手丢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