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小冉跟厉爵位走出酒店大门,酒店旁边停着一辆车,他们一出,车门突然间开了。阮小贝从车里跳下车后,朝着阮小冉狂奔而来。“妈咪!”“小贝!”阮小冉蹲**,立马将阮小贝阮小贝从车里跳下车,朝着阮小冉飞奔而来。。...

阮小冉跟厉封爵走出酒店大门,酒店旁边停着一辆车,他们一出来,车门忽然开了。

阮小贝从车里跳下车,朝着阮小冉飞奔而来。

“妈咪!”

“小贝!”

阮小冉蹲**,立刻将阮小贝紧紧抱住。

太好了,她的孩子没事。

阮小宝看到阮小冉平安回来,也暗暗松了口气,他抬头看向站在阮小冉身边的男人,郑重道谢说:“谢谢厉先生帮忙把妈咪救回来。”

“不客气。”

厉封爵淡淡道。

然后这一大一小就开始干瞪眼。

“小宝。”

阮小冉对阮小宝伸出手,阮小宝见状,走向阮小冉,跟阮小贝一样被圈进怀里,他默默阮小冉的头,问:“妈咪,顾先生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

阮小冉摇头,问:“你们怎么知道我是被姓顾的带走了?”

“大概猜到了。”

阮小宝说。

今天他们还在幼儿园上课,突然来了两名保镖,说阮小冉出了车祸重伤在医院抢救,起初阮小宝确实慌了下,但很快就冷静下来,询问关于阮小冉的消息。

例如车祸地点,医院地址等信息,可那些人明显准备不充分,或者没想到阮小宝会问这么详细,一时间竟然答不上来。

阮小宝立刻察觉到端倪。

在龙国他们没招惹过别的人,唯一对他们有企图的就是顾子琛,他立刻又给阮小冉打了电话过去,却发现电话关机了,阮小宝就猜测阮小冉大概是被人控制住了。

他没有第一时间选择报警,因为警方涉入,很有可能把抚养权的问题牵扯进来,到时候形势会对他们不利。

可也不能干等着。

顾子琛的人会瞒着妈咪过来骗他们离开,显然对方开始采用极端手段,妈咪在那边多待一刻,就多一份危险,必须尽快采取行动。

就在阮小宝一筹莫展时,突然脑子灵光一闪,想到了衣兜里的名片。

说不定那个人能帮忙。

厉封爵刚出差回来,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一般情况厉封爵是不会接陌生电话的,但不知怎么的,忽然想到了那次出门撞见的两个孩子,他鬼使神差地就按下了接听键。

谁想还真是那两个孩子。

男孩儿说他妈咪可能被绑架了,想请他帮忙。

厉封爵沉默了会儿,他不是圣人,不过是一面之缘的孩子,实在没必要给自己惹麻烦。

可是,等他回过神时,却已经答应了。

他发现自己竟然拒绝不了这两个孩子的请求。

他让孩子提供关于母亲的信息,谁知这么巧,他们的母亲竟然是阮小冉。

那个女人,竟然结婚了?

厉封爵得知这个消息时,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有种难以言喻的愤怒,好像被人骗了一般,她为什么从未向自己透露过半点自己已婚的事!

但已经答应孩子的事,厉封爵不想反悔。

他立刻调动人马调查阮小冉的下落,查到她在酒店时,还顺便去幼儿园接了孩子一起过去,在车上,厉封爵又知道了一些关于阮小冉的事。

原来她没结婚,是被渣男骗了,才有了两个孩子。

阮小冉的情绪安定下来,她起身对站在旁边的厉封爵鞠躬道谢说:“这次真的非常感谢你,厉先生。”

厉封爵眸光清冷,凝在阮小冉身上,他淡声道:“你从未跟我说过你有孩子了。”

阮小冉一僵。

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

她咬了下嘴唇,再次弯腰,道歉说:“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瞒着你。”

因为在人才市场的那场经历,阮小冉知道未婚先孕,身边还带着两个孩子是非常不好找工作的,她害怕厉封爵知道后跟那些公司一样把她辞退,便一直隐瞒了真相。

结果,纸还是包不住火。

厉封爵见阮小冉没有任何解释,目光更加冷淡了几分,随后直直地从阮小冉身边走过,没有丝毫犹豫。

阮小冉不禁叹气。

看来这次家政的工作是真保不住了。

不过,男人明知她刻意隐瞒了真相却还是来给她解围,阮小冉对他还是感激的。

她决定把从男人那里得来的钱以及戈兰的黑金卡全部还回去,一来是她心中有愧对对方的隐瞒,二来是感激对方不计前嫌帮她摆脱顾子琛的纠缠。

于情于理,她都没理由再收对方的恩惠。

阮小冉虽然爱钱,却也知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妈咪,你没事吧?”

阮小贝忽然出声,肉呼呼的小手摸了摸阮小冉的脸,眼中带着担忧。

阮小冉回过神,她见两个小家伙这么担心自己,又打起精神来,至少孩子她保住了,不管前路还有多少困难,她都不会退缩。

“妈咪没事。”

阮小冉露出笑容,说:“今天咱们三人渡过一劫,得庆祝一下,你们想吃什么?”

阮小贝欢呼说:“炸鸡!”

阮小冉失笑,捏了捏阮小贝的脸蛋,“你怎么这么爱炸鸡呢??”

说着,她看向阮小宝,问:“小宝你呢?”

“我都可以。”

阮小宝道。

她就知道这孩子会这么说,待会儿给孩子点个海鲜披萨好了。

点好餐后。

阮小冉看着刁披萨上鲜虾的阮小宝,有些好奇道:“小宝,你怎么会有厉先生的电话?”

她记得男人说过,是小宝打电话给他。

阮小宝说:“上次我们去你工作的地方找你,在地下停车场撞见的,差点撞到小贝的就是他的车,当时他给了我一张名片,说有事可以找他。”

“原来如此。”

阮小冉点头。

当时她还因为他们偷跑出来训斥了小宝一顿,现在看来,竟是因祸得福。

阮小宝看了她一眼,继续说:“我之前都不知道原来你是给厉氏的总裁当家政,现在知道也就放心了,妈咪,你就继续做家政的工作吧。”

“你说什么?”

阮小冉一惊,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阮小宝见阮小冉这么惊讶,也有些意外,“妈咪,你在他那里打工这么久,难道不知道他是厉氏财团的总裁吗?”

“那,他叫厉封爵?!”

“当然了。”

阮小宝将名片拿出来给阮小冉看,说:“上面写得很清楚。”

阮小冉一看,震惊了。

还真是!

她以前竟然还把他当厨子了!

不过,明明是财团总裁,为什么会住在那个小区里?

阮小冉心中疑惑。

这时阮小宝把披萨上的虾挑完了,他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一本正经地说:“妈咪,如果是他包养你的话我没意见,我观察过,他人不错。”

阮小冉:“……”

儿子你清醒一点!

对方是财团总裁,怎么可能看上你老妈!

而且她现在还在可能被辞退的边缘反复横跳好嘛!!

书评(186)

我要评论
  • 阮小冉&评啊!

    阮小冉感觉男人身体越来越烫,咬了咬牙,心中做下决定,对男人自言自语说:“我这次可是下血本了,你以后可得给我打五星好评啊!”

  • 冷静说&理。”

    阮小宝冷静说:“阮小贝,有咖喱吃就不错了,你以为现在还是外婆给我们煮饭吗?妈咪做的咖喱好歹还是能吃下去的,别的就是黑暗料理。”

  • 人按在&墙上。

    她不过是来做家政,哪知刚走到浴室,就被突然出来的人按在墙上。

  • 孩子中&途转学

    她本来还担心孩子中途转学,在班上会不合群,但现在看来是她多心了。

  • 她的神&经被狠

    阮小冉顿时有种电流窜过的感觉,她的神经被狠狠刺激到,猛地起身挣脱男人的束缚,涨红着脸退了几步,胸口开始狂跳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