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小冉意外发现,顾子琛双标也不是通常的很厉害。偏偏是他们全然不顾她的意愿把她带回来,如此一来就指指她的鼻子说她是别人的情妇,又我不配为人母,她攻势两句,这倒好,所有的错都明明是他们不顾她的意愿把她带过来,一来就指着她的鼻子说她是别人的情妇,又不配为人母,她反击两句,这倒好,所有的错都成她的了。。...

“……”

阮小冉发现,顾子琛双标不是一般的厉害。

明明是他们不顾她的意愿把她带过来,一来就指着她的鼻子说她是别人的情妇,又不配为人母,她反击两句,这倒好,所有的错都成她的了。

敢情她只能被人指着鼻子骂,他们就是金枝玉叶骂不得了!

阮小冉看着顾子琛义愤填膺的样子,冷笑一声,说:“行啊,不就是道歉嘛,谁不会呢?”

说着,又看向柳芊芊,笑道:“抱歉啊,柳小姐,刚才是我的错。”

“呵。”

柳芊芊皮笑肉不笑,正要开口讥讽阮小冉两句,谁料阮小冉又接着说:“我这人就这个毛病,心直口快爱说大实话!要是说得不好听冲撞到你,我给你道歉!”

“你!!!”

柳芊芊脸色大变,她没想到阮小冉竟然会这样说。

“我怎么了?”

阮小冉眨眼无辜道:“是嫌我道歉还不够诚恳吗?那我再说几句?”

“你……”

柳芊芊眼泪花顿时冒了出来,她看向顾子琛,控诉道:“子琛,你就是让她这样道歉的?这到底是道歉还是羞辱我?”

顾子琛满脸铁青,咬牙切齿道:“阮小冉!”

“别总叫我名字,跟你不熟。”

阮小冉冷漠地说:“我没时间跟你们在这儿瞎扯?如果你叫我来,只是因为听这女人煽风点火气不过要骂我几句,那我就不奉陪了。”

“你站住!”

顾子琛死死的盯着阮小冉,恨声说:“阮小冉,你还真没自知之明!如今你不知廉耻给人当情妇,我不可能还把小宝小贝留在你身边被你影响!”

提到小宝小贝,阮小冉顿时变了脸色,她瞪向顾子琛,冷笑说:“说半天,就是想把孩子夺回去啊,那我劝你们死了这条心!只要我活一天,决不会把孩子交给你!”

“哼。”

顾子琛嗤笑,说:“你以为我为什么把你带到这儿来?我已经派人去幼儿园了,接到孩子立刻回云国!”

“!!”

阮小冉惊了一下,但很快又镇定下来,讥讽说:“想不到你还有点脑子,不过,也只有这点脑子了!”

顾子琛表情变了变,“你什么意思?”

“你们真以为小宝小贝是别人给块糖就能随便跟人走的小孩儿?”阮小冉不屑道:“小宝有时候比一个成年人还想得多,想骗他们离开学校,我劝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

这两个孩子很聪明,如果她不在,决不会随便跟人离开。

“……”

顾子琛沉默了下。

确实,这两个孩子的智商不能用正常人的水平去看待,也正因如此,顾家才绝对要把他们接回去。

顾子琛笑了声,说:“确实,他们很聪明,一般人骗不了他们,不过有句话说得好,关心则乱,如果是你出了车祸呢,或者性命垂危,你说,就两个五岁大的孩子,还能考虑那么多吗?”

这次轮到阮小冉变脸色了。

“你卑鄙!”

一般的伎俩是骗不过小宝小贝,可是他们最在乎的就是她,如果顾子琛拿她的安危去骗孩子,说不定他们一时脑子没转过弯就相信了。

如果顾子琛真的把孩子带走了,她还能再见到他们吗?

阮小冉的心突然尖锐地疼痛起来,一股无法言语的慌乱感蔓延开,小宝小贝就是她的命,如果没了他们,她该怎么办?

不行!

这种事她决不允许。

阮小冉本来想摸手机,却想起自己手机再刚上车时就被收走了。

这更不妙。

到时候小宝小贝打电话联系不上她,岂不是更确定自己出事了,她越想越害怕,转身就跑,可是前面却被两个保镖死死堵住了去路。

顾子琛冷声说:“你别费工夫了,今天你哪也去不了!”

阮小冉双眼充血,恨恨地瞪向顾子琛,咬牙道:“顾子琛,你真让人恶心!孩子出生后你尽过一天当父亲的责任吗!四年时间你对他们不闻不问!后来得知孩子智商高,就想把他们带回去?你做梦!你敢抢走我的孩子,我出去后立刻就报警!”

“随便!”

顾子琛冷笑,说:“不过,要是把你那些丑事说出去,你觉得法院会把孩子判给谁?是给家境雄厚的顾家,还是给跟别的男人当情妇的女人?”

一击致命!

阮小冉双手紧紧攥成拳头,指尖深深地陷入了掌心,她咬牙说:“我不是情妇!”

“不是?”

顾子琛厉声质问道:“那戈兰的黑金卡是怎么回事?”

“是……”

阮小冉低声道:“是我做家政的屋主送给我的……”

“哈哈哈……”顾子琛大笑出声,质疑道:“谁会这么大方把那种卡随便送人?你如果不是当了那人情妇,他会给你吗?!阮小冉,你还说没给人当情妇!”

“我……”

阮小冉没想到那张卡竟然会成为她跟顾子琛撕破脸的导火线。

当时她果然不该收下!

如今招来嫉恨惹出这么大的麻烦,甚至连孩子都保不住了。

阮小冉咬牙说:“不管你信不信,这卡的确是他送的,我也不是他的情妇,你少往我身上泼脏水!”

“就算你不是情妇,法院也照样不会判给你,到底谁才能给孩子最好的生活跟教育,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不然你又怎么会带着孩子跑龙国来?”

顾子琛算是跟阮小冉撕破脸,说话也不再顾忌。

阮小冉气得全身发抖,却又感到无力至极,顾子琛说得没错,如果她真敢求助警方,就不会带孩子千里迢迢跑龙国来了。

她张了张嘴,颤声说:“就算我没你们顾家有钱,但我对孩子倾尽了所有的爱!而你们带孩子回去,不就图个好听的名声?你们真的会善待他们吗?法官判案也会征求孩子的意见,孩子到底判给谁还说不定!”

“是吗?”

顾子琛不屑道:“这种案子想搞定简单的很,花点钱就行,你真以为两个五岁孩子的意愿那么重要?”

“……”

“阮小冉,我实话告诉你好了,没错!顾家把孩子带回去就是想图个名声!顾家的继承人只会是芊芊肚子里的孩子,而那两个白眼狼,只配给芊芊的孩子当下人!”

“子琛。”

柳芊芊一脸幸福地看向顾子琛,随后又得意地看向阮小冉,充满挑衅。

“混蛋!!!”

阮小冉怒不可遏,顾子琛的话彻底踩中了阮小冉的底线。

她所有的理智都被燃烧殆尽,眼前一片猩红,她再也忍不下去,猛地朝顾子琛冲上去,顾子琛猝不及防被推倒在地,脖子被狠狠的掐住。

“顾子琛你这个畜生!!想让我的孩子给你们当下人,你去死吧!”

“啊!子琛!!”

柳芊芊大惊,立刻对保镖催促说:“都傻站着干嘛?还不赶紧把这个疯女人拉开!”

保镖猛地回神,赶紧上前拉人。

阮小冉被拉了起来,她还在不住痛骂:“禽兽!畜生!顾子琛你怎么不去死!”

顾子琛被柳芊芊扶起来,现在脸色涨红狼狈不堪,他恼羞成怒,直接走上去就要狠狠给阮小冉一巴掌,可是那只手悬在了半空,便被人拦了下来……

书评(119)

我要评论
  • 一阵风&后抱着

    阮小贝一阵风似的跑去接电话,然后抱着手机走进厨房,拿给阮小冉,道:“妈咪,是外婆的电话。”

  • 脑袋,&问:“

    阮小贝歪着小脑袋,小胖爪贴在阮小冉的脸上,问:“妈咪,你累了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