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爵位出差工作后,阮小冉但是惯例送孩子到幼儿园。她去厉爵位那儿打扫清洁完卫生后时间还早,便给林霖打了电话,问她早上有也没时间,大家一同聚聚吃个饭。设计图能被未采纳,林霖她去厉封爵那儿打扫完卫生后时间还早,于是给林霖打了电话,问她晚上有没有时间,大家一起聚聚吃个饭。。...

厉封爵出差后,阮小冉还是惯例送孩子到幼儿园。

她去厉封爵那儿打扫完卫生后时间还早,于是给林霖打了电话,问她晚上有没有时间,大家一起聚聚吃个饭。

设计图能被采纳,林霖功不可没,阮小冉一直想找个机会好好感谢她。

谁料一直忙得日夜颠倒的林霖竟然难得地空闲下来。

“正好,我今天也闲,我们出去逛街吧,顺便带你熟悉下京城的环境。”

林霖提议说。

“好啊。”

阮小冉欣然接受。

她来京城这段日子,就一直忙着工作也没时间好好看看这座城市,作为国际化的大都市,来一遭什么都没见识过那就太亏了。

两人约在了中央时代广场见面。

阮小冉赶过去时,林霖已经到了。

“小冉,在这儿。”

林霖一看到阮小冉,就挥手打招呼。

阮小冉赶了过去。

林霖笑着说:“这里可是京城有名的商业街,很多国际知名的服装品牌都在这儿有专营店,咱们可以去逛逛,顺便你也能找找灵感。”

“好啊。”

阮小冉正好也想看看那些国际大牌是什么风格。

“这里还有戈兰的分店,你要去看吗?”

林霖问。

“当然要!”

阮小冉上次听林霖在电话里说,那个服装公司的老板之所以采纳她的设计图,就看中了她的设计风格与戈兰相似,她也好奇,她跟这家品牌的风格到底多相似。

商业街一向寸土寸金,在这儿随便一个店铺起价租金就是300万,而戈兰更是财大气粗,直接在商业街中心租下了整栋楼,年租金直接千万起步。

两人走到戈兰的分店前,看着面前黑白为主色调装潢的四层大楼,与周围的店铺形成了鲜明对比。

“不愧是厉氏财团旗下的服装点,从内到外洋溢着有钱的气息!”

林霖感慨说。

阮小冉也咂舌,“这里面的衣服得是镶了金丝吧!”

“可比金丝贵多了。”

林霖挑眉,说:“进去瞧瞧。”

两个人走进戈兰。

“欢迎光临戈兰。”

服务员态度良好,面带微笑,十分专业。

“两位小姐是要买衣服吗?我们这里的导购都经过专业训练,能够快速为你们搭配最适合你们的服装。”导购带着专业的笑容说道。

阮小冉笑道:“我们先自己看看,你们去忙别的吧。”

“那有需要的话,请随时叫我们。”

“好。”

阮小冉跟林霖在店里看衣服,她发现自己的设计风格的确跟戈兰的很相似。

心中一股说不出的奇异感慢慢扩散开来。

咚咚!

心脏极快地跳动了一下。

好像某种感情即将呼之欲出。

阮小冉下意识地就要伸手摸,但手还没碰到时,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哟,这不是阮小姐吗?你也来逛街呢?”

阮小冉循声看过去。

只见柳芊芊不知何时也到店里来了,身边还有两个同行的女伴。

阮小冉维持着表面客套,“柳小姐,又见面了。”

“是啊,我跟朋友出来逛街,哪想到你也在这儿。”

柳芊芊抱着手臂,盛气凌人走过来,言语中带着一丝戏谑,问:“刚才我看你好像想碰那件衣服,那我得好心提醒你,戈兰是国际有名的大牌,这里的衣服可不是你能乱碰的。”

阮小冉笑了,“衣服摆出来不就是让人试的吗?都要试衣服了还有不碰的道理?”

“呵呵。”

柳芊芊凉凉一笑。

她身边的两个女伴就走上来,其中一个说:“你真听不出来啊?这里的衣服随便一件就是几万块,你想试,出得起这个钱吗?”

“……”

阮小冉心想,要出的话,她现在还真出得起这个钱。

但完全没必要!

因为男人给她的戈兰的购物卡可以全场随便拿,她一分钱都不用花。

“我还从没听说过,必须要买衣服才能试穿的。”

林霖看不下去了,她拿了件衣服走上来,递给阮小冉,说:“小冉,你去试试这件,肯定很适合你。”

阮小冉刚接过衣服,柳芊芊就故意高声说:“阮小姐,这件可是戈兰夏季新款,少说七八万才拿得下来,你又没钱买,何必为了满足你微不足道的虚荣心去试穿呢?店员重新把它放回衣架也麻烦。”

她这样一开口,店里其他人的视线都集中到阮小冉身上。

在店里的基本都是有身份的贵妇名媛,她们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眼神却已经充分表明了,她们并不欢迎阮小冉跟林霖这两个闯入天鹅群的“丑小鸭”。

有时候语言并不是最伤人的。

冷漠排外的气氛就足以击垮一个人的精神。

柳芊芊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她要让阮小冉无地自容,自动滚出去!

而这时,有个脾气比较暴躁的女孩儿高声道:“你们两个怎么跑进来的?店里的负责人在哪儿?我要问问,戈兰作为国际高奢品牌店,什么时候死鱼烂虾也能进来了?”

分店负责人闻声赶过来,对女孩儿和气笑道:“欧阳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欧阳明珠指了指阮小冉跟林霖,说:“你们怎么搞得?这两个显然是穷鬼,你们也放进来?”

负责人讪笑说:“本店并没有实行人员限制。”

“什么?”

欧阳明珠瞪大眼睛,说:“那这跟菜市场有什么区别?我不管,我看到这两个人就生厌,立刻让她们离开!”

“欧阳小姐……”

“我本来还想买几件衣服,你们这么对待顾客,我也没心思买了!”

欧阳明珠放下话就要走,负责人怎么可能为了两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赶走金主?

他赶紧说:“欧阳小姐,请等一下!”

说着,又走向阮小冉跟林霖,对这两个惊扰到大客户的无名之辈有一丝不耐,说:“两位小姐,要不你们今天就先回去吧,作为补偿,我们会送上小礼物以表歉意。”

林霖脸一黑,本来是跟小冉高高兴兴来逛街,这都是些什么糟心事?

她冷笑说:“戈兰店大欺客,你作为负责人又以貌取人,这是不是有违你们开店的宗旨?”

负责人见林霖丝毫不领情,反倒还出言讥讽,脸也垮下去几分。

他最烦这种没几个钱又心高气傲的人,皮笑肉不笑地说:“难道我们这么多人还能看走眼?两位小姐,继续纠缠下去,我只能请保安动手了。”

“……”

林霖见旁边的保安蠢蠢欲动,心中有几分忌惮,回头低声对阮小冉说:“小冉,要不我们……”

“这件我买下了。”

不等林霖把话说完,阮小冉淡然打断道。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一旁看好戏的柳芊芊更是脱口而出,“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买得起!”

这阮小冉分明就没什么钱。

她派人打听过,这女人竟然还在给人做家政,一个月工资能多少?

阮小冉也不理会柳芊芊的惊讶,直接从包里取出厉封爵给她的黑金卡,对负责人说:“用这张卡,可以买下这件衣服吧?”

负责人看到那张卡,脸色剧变。

“这是……”

书评(147)

我要评论
  • 歪着小&吗?”

    阮小贝歪着小脑袋,小胖爪贴在阮小冉的脸上,问:“妈咪,你累了吗?”

  • 幅小大&你赶紧

    儿子阮小宝慢慢走过来,一幅小大人的模样,正经说:“阮小贝,妈咪今天工作很累了,你赶紧下来。”

  • &然猛地

    就在她失神的刹那,男人忽然猛地贴上来,狠狠地擒住她的嘴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