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外面有什么动静?”叶清冉放下自己手中的书,扭头问着叶汐。“如小姐所料,叶雪了被赵大太太送进二小姐身边了,而外面都明白二小姐要在听风苑侍候着。”叶汐笑了笑,“如小姐所料,叶雪已经被赵姨娘送到二小姐身边了,而外面都知道二小姐要在听风苑伺候着。”叶汐笑了笑,说着。。...

“这几天,外面有什么动静?”叶清冉放下手中的书,转头问着叶汐。

“如小姐所料,叶雪已经被赵姨娘送到二小姐身边了,而外面都知道二小姐要在听风苑伺候着。”叶汐笑了笑,说着。

“如此便好。赵姨娘心思复杂,肯定瞧出了端倪,自然不放心叶清悠一个人在听风苑里伺候,想要防备别人动手脚,一定要找个能力强而且靠得住的,叶雪就是个最好的人选。”叶清冉微微一笑,说着。

“小姐计策高明,赵姨娘不知叶雪早已是小姐的人,为了防止小姐陷害二小姐,派了叶雪跟在身边,恐怕这一次,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苏嬷嬷也笑了笑,跟着说道。

叶雪当初在叶展离身边伺候,只是服侍不周,便被叶长风罚到后院厨房去干粗活,心里不是没有怨恨的,这两年来叶雪表现又甚为平静,丝毫没有找夫人或者小姐求情的意思,赵姨娘便以为叶雪心里定然是恨着她们的。

“走吧,我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去看看母亲了。”叶清冉浅浅一笑,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苏嬷嬷忙从柜子里去了披风跟上,四人便朝着听风苑而去。

阮氏虽然是叶长风的正妻,可是和叶长风的感情并不算很好,听说当初是先帝赐婚,在此之前,两人并未见过面,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感情了。

而叶清冉和阮氏,也是母女之情淡泊,因为叶清冉不是在母亲身边长大的,而是跟着一个又一个师傅,写字的、画画的、习武的……为了让叶清冉成长成为一个合格的叶家嫡女,叶长风是下了大工夫的。

如果不是重活一世,让叶清冉重视了这些曾经被自己忽略的东西,恐怕这一世也会和之前一样,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走上从前的老路。

“见过大小姐。”听风苑里,一直贴身照顾阮氏的徐妈妈微微行礼,便带着叶清冉进去了。

屋子里,阮氏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她原本身体就不好,这次为了救叶清悠,跳下那冰冷的湖水,更是落下病根,纤弱无骨,仿佛被风一吹就要羽化而去。

叶清冉一进门,便看到床上的阮氏,原本清丽的容颜被这几日的病痛折腾得如同枯槁一般,双眼无神,如同一潭死水。

“母亲,冉儿来看你了。”叶清冉看着这般模样的阮氏,心中一痛,忍不住哽咽。

听见叶清冉的声音,阮氏的眼睛闪过一抹亮光,这才有了些神采,只见她转过头,朝着叶清冉低唤:

“冉儿……”

“对不起,母亲,我来晚了,您还好吗?”叶清冉咬着唇,如果不是为了让赵姨娘和叶清悠入套,她又怎么会放任自己的母亲在病床上这么久也不闻不问。

“好孩子,别哭,娘知道你心疼我……冉儿,若是娘以后不在你的身边,你要好好保护自己,千万不要轻信任何人……”

阮氏明明已经虚弱的说不出话来,可看着叶清冉,还是出言叮嘱。这些话,前世的时候她说过一遍的,可是叶清冉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赵姨娘和叶清悠殷勤讨好,再加上言语挑拨,她总以为娘亲是因为生病而变得敏感多疑。

如今看来,母亲明明是已经知道了什么,可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为了让她把心思放在正事上,不被这些内宅的阴谋诡计所束缚,她还是选择了闭口不言。

“母亲,您放心,如今的冉儿,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冉儿了,那些欺负我们的,陷害我们的,冉儿一个都不会放过。”叶清冉看着阮氏,给予最坚定的承诺。

“冉儿你……”阮氏睁大了眼睛,看着叶清冉,对叶清冉已经洞察了所有的事情显然难以置信。

“叶汐,以母亲的名义,去寿安堂告诉老夫人一声,就说母亲身子不适,将府中庶务交给老夫人,实在过意不去,是做儿媳的不孝,不但不能分担,反而让老夫人操心了。”叶清冉拍了拍阮氏的手,稍作安慰。

叶汐虽不明白叶清冉要做什么,但是听命而去总是没错的,于是叶汐点点头,却寿安堂禀告老夫人了。

“这事儿小姐已经跟老夫人说过一次了,怎地还要再说一次呢?”叶灵有些不解。

“据说二小姐在听风苑侍疾?可惜我来了半晌,还未曾见到她呢。”叶清冉不答,反而转移了话题,嘴角带着一抹神秘莫测的笑意。

“冉儿……你无需如此……”阮氏摇了摇头,虽然高兴女儿护着自己,可叶清冉又怎能被这些府宅内斗所困?

叶灵和苏嬷嬷对视一眼,虽然不解,却也站在一边,看着叶清冉亲自拨了那旁边的炭火,让火烧的更旺,让这屋子更暖和,她们想要帮忙,却被叶清冉拒绝了。

前世今生,她都没有好好照顾过自己的母亲,母亲身体不好,她课业繁忙,本就很少机会陪伴左右,如今有机会尽孝,又怎么能假手他人?

没过多久,叶汐从外面进来,拍了拍身上的寒霜,说道:“老夫人听闻夫人病重,亲自过来了。”

话音刚落,却见胡妈妈扶着老夫人走进来,身后跟着香梅和香玉。

“祖母,您怎么来了?这大冷天的……”叶清冉脸上做出惊讶状,忙迎上去,扶着老夫人在桌边坐下,又亲自倒了热茶暖手,这才退到一边。

“你母亲身体不好,却还担心着府中事务,担心累着我这老婆子,我怎么地也要来看一看。冉儿,你是个有孝心的孩子,自己也才刚好,却过来照顾你母亲……”老夫人不动声色,一副慈爱的样子,虽是对阮氏的做法不赞同,眼中却尽是欣喜。

叶清冉知道,老夫人舍不得这手中的权利,从前母亲身体尚可,又碍于镇国公府的面子,老夫人不好说什么,眼下情况特殊,又怎能不借此机会将权利牢牢抓在手中呢?

如今母亲越是低头,老夫人就越是开心,她要让别人知道,这管家的权利不是自己从儿媳手中夺过来的,而是儿媳自愿交出来的,既然如此,那么老夫人就非来不可,否则怎么向人家证明婆慈媳孝的场面?又怎能让人家信服是阮氏交出了权利?

既然老夫人来了,那么……计划就成功了一半,至于剩下一半,叶清冉目光盈盈,浅然开口:“祖母体恤母亲,疼爱冉儿,才舍不得母亲病重操劳,母亲也是过意不去才会这般愧疚,谁知劳动了祖母亲自前来,岂不是让母亲更加无地自容?说到底,也是这场意外来的太突然了……”

奉承话么,从前她叶清冉是不屑说的,但如今却明白,有的时候适当的奉承并不是低贱,而是策略,果然,听了叶清冉的话,老夫人皱起了眉头。

“谁说不是呢?也怪悠儿那个丫头,好端端的跑到湖边去做什么?平白连累了你母亲。”老夫人说着,顿了顿,再次开口,“听说悠儿在听风苑侍疾,怎地不见她侍奉左右,反倒是你这个嫡姐亲自在此?”

叶清冉听了老夫人的话,看了徐妈妈一眼,便不再做声了。徐妈妈也是见惯了这些场面的人,立即明白了叶清冉的意思,便开口道:

“二小姐前几日来看过的。”

瞧徐妈妈这话说的多好!前几日来看过的,打的是侍疾的名义,却只是前几日来看过一眼,不曾衣不解带伺候也就算了,连一碗汤药都不曾服侍嫡母喝下,更别说嫡母还是为了救叶清悠这个庶女受的伤。

这不敬嫡母的罪名,怎么地也得给她坐实了!

叶清冉掩住内心的神色,不再言语。

书评(440)

我要评论
  • 听了叶&禁风的

    “皇上……臣妾好怕……”叶清悠听了叶清冉的话,忙偎进萧宸的怀里,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却在看向叶清冉的时候,眼角眉梢中闪过一抹得意。

  • 陷入无&暗中。

    忽然间,胸口一痛,叶清冉清晰地听到了匕首刺穿心脏的声音,穿透皮肉的激响让叶清冉呼吸一滞,随即失去意识,陷入无边的黑暗中。

  • 色的容&颜只剩

    倾城绝色的容颜只剩下一片枯槁,让人很难想象,不过是短暂的三日而已,叶国公家的嫡长女叶清冉,便从高高的云端,跌落谷底,变成了这幅模样。

  • 狼藉也&烹的结

    叶清冉几乎要仰天长笑,这么多年的陪伴和追随,声名狼藉也是为他,到头来却换来这样一个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结局!

  • ,是你&——”

    “皇上不会相信你的,我没有和侍卫私通,是你在酒中下毒陷害我!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叶清冉熟悉的面孔,却分明已经陌生的叶清悠,怒吼。

  • 来去让&人寒意

    萧宸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走到叶清冉的面前,嘴角挂着嗜血的笑意,看起来去让人寒意彻骨。

  • 要进宫&妹妹的

    “叶清悠——到底为什么?我们是姐妹,我拼了命守护叶家,保护你们,你要进宫成为萧宸的妃子,我也成全你,你为什么要陷害我?”叶清冉看着这个本该是自己妹妹的女人,眼中布满了难以置信。

  • 原地,&着她,

    “皇上,臣妾怕日后想起姐姐的脸,会做恶梦……”叶清悠始终站在原地,带着微笑看着眼前这一幕,只是萧宸背对着她,没能看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