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进一脸惊讶的表情抬起头看了一下老爸。高元德看见高进这种目光内心十分的爽,端起茶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品位儿子看自己的惊讶目光。深呼吸的节奏一口,高进脸色慢慢的的完全恢复波澜不惊。翻阅了资料,高进脸上会出现了思考的表情,高元德没说话的,项寿生也也没说话的,两人在等高高元德看到高进这种目光内心非常的爽,端起茶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品味儿子看自己的震惊目光。。...

高进满脸震惊的表情抬头看了一下老爸。

高元德看到高进这种目光内心非常的爽,端起茶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品味儿子看自己的震惊目光。

深呼吸一口,高进脸色慢慢的恢复平静。

翻看了资料,高进脸上出现了思考的表情,高元德没说话,项寿生也没有说话,两人在等高进的决定。

“项总,这个,还有这个,这个”高进挑选了三个地方。

“高少,我们随时可以去现场看办公环境”项寿生非常肯定的说了一句。

“行,你陪我老爸说一会话,我去开车,一会通知你下来,我们一起出发”高进说了一句,项寿生点了点头。

高进跟老爸打了一个招呼就直接上楼离开了,项寿生陪着高元德说话喝茶。

十几分钟后,高元德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高进打过来了,接通后说了几句就挂掉了电话。

“寿生,小进在楼下等你,开的是保时捷”

“地方随便他挑选,他说的话就是我说的,明白吗”高元德看着项寿生说了一句。

“明白”

“请高爷放心,我会全程陪着高少的”项寿生一脸认真的表情说出这句话,心里很清楚高元德这话是什么意思。

“走吧,我送你下去。”

高元德说完就站起来了,项寿生跟着站起来,一起上到了顶楼,高元德刷卡之后电梯门打开,项寿生进入电梯离开。

走出电梯,就看到一旁听着的保时捷豪车,高进漏出头挥了挥手,项寿生就走了过去,打开门坐在副驾驶上面,系上安全带。

高进一加油门,车辆启动,慢慢的开出了小区,向着目的地奔去。

第一个目的地,就是不远处的通达商业区,这个商业区由八栋二十五层写字楼跟十二栋十五层的写字楼组成。

整个商业区出租率达到了百分之八十九。

德胜物业下属的商业区跟物业都有一个特性,那就是租金普遍比其他商业区低了那么一点,只要德胜物业不涨价,其他商业区你就很难涨价。

今年,德胜物业全面涨价,也带动周边写字楼以及租住市场跟着齐齐涨价。

价格一调整,一些公司就撑不住了,只能搬迁离开到更远的五环去办公,因为那里的租金便宜一点。

帝都上京房租一环一个价,不是跟你开玩笑的。

高进的车辆进入通达商业区,项寿生一个电话,通达商业区的物业经理曹濮阳就跑过来了。

“项总”曹濮阳恭敬的说了一句。

项寿生点了点头看了看高进,高进指着眼前一动二十五层高的大楼问了一句“这栋楼顶层租出去了没有”。

曹濮阳不认识高进,看到高进说话看了一眼项寿生。

“高少问你话呢,这栋楼顶层租出去没有”项寿生瞪了曹濮阳一眼说道。

“没有,顶层采光好,价格比一般的高一点,今年调整租金后,原来的租户搬走了,一直空着”曹濮阳恭敬的说道。

已经看出来了,高少才是做主的人。

“去看看”

高进说了一句,说完就往前走,车辆就停在门口,高进不相信这里的保安敢动自己的车子。

“高少,这边请”

项寿生说了一句,给了曹濮阳一个眼神,曹濮阳就反应过来了,立刻走到前面带路,引导高进往前走。

一行人坐电梯到了顶层,高进跟项寿生打了一个招呼去了洗手间。

“项总,这位高少是那一位”曹濮阳低声询问道。

“那一位,他是我们的太子爷!”

项寿生直接来了一句,曹濮阳明显楞了一下,我靠,竟然是太子爷。

难怪项总这么的恭敬,曹濮阳明白过来了,跟随曹濮阳过来的几个人也都明白为什么这个小年青这么傲气了。

身为太子爷,那是必须傲气才对。

高进从洗手间出来,曹濮阳等人表现的更加恭敬了,陪着高进到处看了看,高进说什么就是什么。

高进要感受一下风速,立刻有人过去开窗,一圈走下来,高进对着项寿生摇了摇头。

“项总,哪一处写字楼比较朝阳,我喜欢朝阳的环境,最好是太阳直射进来的环境”高进问了一句。

“高少,我提议我们去一棵松商业区看看,我记忆中那里有一栋楼采光非常的好”项寿生在一旁说了一句。

“一棵松,南五环那边的”高进好奇的问了一句。

“是,那里唯一问题就是距离市区有点远”项寿生实话实说。

“没事,只要环境好就可以了,我们去看看。”

高进说完转身朝电梯走去,项寿生在后面跟着,曹濮阳等人在两人身后跟着。

一行人坐电梯下楼,走出大厦来到车旁,高进就是一皱眉,车辆前面的玻璃竟然被吸盘锁给锁住了。

转头看了一下曹濮阳,曹濮阳立刻拿出对讲机就吼起来了。

这是那个王八蛋不长眼,连太子爷的车子都敢锁,你找死别连累我啊。

吼了几句挂掉了电话,一脸笑意走过来“高少,不好意思,手下人不懂事,刚刚入职没几天这才锁了高少的车子”

“我已经通知他马上过来给高少解锁”。

“没事”

高进淡淡的说了一句,旁边站立的项寿生狠狠的瞪了一眼曹濮阳,曹濮阳一脸的无奈。

很快,一个小青年快步跑过来了,到曹濮阳面前就是立正敬礼。

“快给我解锁”

曹濮阳吼了一声,吓了小青年一跳,立刻拿出电子钥匙来给高进车窗玻璃解锁。

“走吧”

高进淡淡的说了一句,说完直接上车,项寿生则是瞪了一眼曹濮阳这才上车,高进一踩油门,车辆开走了。

看着车子走到没影了,曹濮阳转身就给这个小青年一巴掌,“啪”的一声,很清脆。

“谁让你锁车的”曹濮阳大吼了一句。

“经理,是你昨天开会布置的,凡是乱停车的一律锁上”小青年捂着脸一脸委屈的说道。

曹濮阳狠狠的瞪着这货。

你他么真是个憨憨,为领导背锅都不懂,这辈子别指望升职。

“哼”了一声,曹濮阳是转身就走。

一堆人跟着离开了,没人认为曹濮阳做的不对,那是太子爷的车子,第一次过来被锁车,简直是打太子爷的脸。

路上,项寿生跟高进解释了一下,高进笑了笑。

“项总,没事,我没有怪他,这点事不算事,可以理解,毕竟他们也不知道那是我的车子”

“你一会通知一下一棵松那边的人,告诉他们我的车牌号,别再发生类似事情就可以了”

高进淡淡的说了一句,跟这些人没必要生气,按照园区规则,乱停车被锁是很正常的事情。

听完高进的话,项寿生松了一口气,太子爷还是讲道理的,安心了不少。

拿出电话开始通知一棵松商业区的人,顺便告诉他们高进的车牌号,明确说明这是太子爷的车,谁敢锁车或者车辆出现一点问题,就直接滚蛋!

高进在一旁听了,一脸笑意给了项寿生一个大拇指,项寿生也笑了。

书评(162)

我要评论
  • 的烟雾&壮。

    深深的抽了一口,缓缓的吐出烟雾,双眼带着沧桑看着两位警察,慢慢吐出的嘴里的烟雾,房间内的气氛变得有点悲壮。

  • 子上画&报上连

    “这些海报明目张胆的盗用人家商标是怎么回事”李瑞东仅仅的盯着高进的眼睛,手在桌子上画报上连连点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