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回露落居的叶清冉终于等到都忍,在跨进内室的那一霎那瘫倒了下去,本来身子还未一片大好,又强撑着陪老夫人和父亲说了好一会子话,而如今这身体已到了极限。“小姐——”叶汐和“小姐——”叶汐和叶灵见状,忙一左一右扶着叶清冉坐在床上,照顾她躺下,又转身去倒水。。...

而回到露落居的叶清冉终于忍不住,在踏进内室的那一刹那瘫软了下来,本来身子还未大好,又强撑着陪老夫人和父亲说了好一会子话,如今这身体已到了极限。

“小姐——”叶汐和叶灵见状,忙一左一右扶着叶清冉坐在床上,照顾她躺下,又转身去倒水。

“小姐何必这么委屈自己?错的人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反倒是小姐……”叶汐一看到叶清冉这个样子,眼眶就忍不住红了起来。

“好了,我没事,我还有话要问你们。”叶清冉歇了一会儿,让苏嬷嬷扶起自己,看着眼前的三个人说道。

“小姐有话尽管问便是。”叶灵站在叶清冉的面前,为叶清冉把了脉,确定了叶清冉除了方才强撑引起的伤口破裂以外,并没有什么其他问题,这才松了口气。

“叶灵,我记得,你有一个感情要好的师妹,可是因为犯了错,被罚到后院厨房当烧火丫头是不是?”叶清冉思忖半晌,问道。

“是,这还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叶雪那丫头,资质天分不输于我,可当时在大少爷身边伺候出了问题,这才被老爷罚到厨房……”提起自己的师妹,叶灵眼中也闪过一丝不忍。

“你去后厨房将叶雪带过来吧,我有事情要交给她,记得别被其他人瞧见。”叶清冉吩咐着,便让叶灵去了。

叶汐不解其意,反倒是苏嬷嬷看出了端倪,开口道:

“小姐是想让叶雪去照顾夫人?”

“不错,娘亲如今身体不好,听风苑肯定有她们的人盯着,虽然已经将叶清悠送了过去,可是我到底不放心。”

“可叶雪当年照顾大少爷,是出过差错的,老奴恐怕……”

“出过差错?苏嬷嬷可是指大哥和赵氏一起染病的事情?叶雪不过是一个受害者而已,如今,她怕是恨毒了的赵氏……”叶清冉说着,转头看向叶汐,再次开口,“上午我醒来的时候,你是第一个知道的,出去以后,你都告诉了谁?”

叶汐没想到叶清冉话题转变这么快,思忖片刻,这才答道:

“奴婢说是看苏嬷嬷的药熬好了没有,出了门便看到碧彩,她问我干什么去,我便答了小姐醒了,去找苏嬷嬷。”

“你出去以后,屋子里除了我便没有别人,那碧彩既得知我醒了,又知道屋子里没个伺候的人,却不曾进来服侍,你们说,她干什么去了?”叶清冉定定的看着叶汐,轻轻开口。

叶汐一惊,她是和苏嬷嬷还有叶灵一起进来的,刚进屋子没多久,碧凝就通知赵姨娘到了,这么赶巧,莫非是……

“小姐,奴婢这就派人把她抓起来,吃里扒外的东西,竟然敢通风报信……”叶汐虽然心思简单,可是不笨,一提醒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这件事情你们知道就好,不必惊动她,只需派人牢牢盯着她便可。没了她,还可以是别人,赵氏费尽心机在我这露落居安插奸细,我又怎么能让她失望呢?”叶清冉笑着,心中主意已定。

如果现在把碧彩抓起来,打草惊蛇不说,还会让那些人想出别的办法,倒不如放一个知根知底的奸细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现在已经有了怀疑,谅那些人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苏嬷嬷是经验丰富的老人了,叶清冉不过稍稍提点,便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从前觉得小姐什么都不关心,只是听从老爷的吩咐学习文治武功,为以后铺路,可现在看来,小姐并非什么都不知道,而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

“小姐,叶雪来了。”却在这时,叶灵带着叶雪走了进来,来到叶清冉的面前。

叶雪和叶灵同岁,可是看起来却比叶清悠还要小,若没有两年前的那件事,叶雪也应该和叶灵一样,陪在自己的身边,成为定国公府大小姐身边的一等丫头,而不是后院厨房一个粗使的烧火丫头。

“这两年,你受委屈了。”叶清冉不顾身上的疼痛,拉着叶雪的手,温声细语地说着。

叶雪吃惊地看着眼前的叶清冉,有些不解,她虽然在厨房,可是也听说过这位大小姐,远不是这般和蔼可亲的模样,难道传言有误?

“苏嬷嬷,却门口看看,不许任何人接近这里。”叶清冉深知现在说的话极为重要,绝对不能落入那有心人的耳中。

苏嬷嬷领命而去,屋子里便只剩下叶清冉和三个丫头。

“小姐,不是奴婢要为叶雪求情,叶雪这两年在后院过的什么日子……您看着身上的伤,她空有一身医术,却没有施展医术的地方,甚至自己遍体鳞伤也没办法医治……”叶灵和叶雪一同学医,情分自然不比常人,见这屋子里没外人,立即红了眼眶说着。

“我知道,叶雪是被人陷害的,当初在大哥身边伺候,叶雪尽心尽力,未曾有丝毫懈怠,可还是让大哥染病,这未尝不是有小人作祟……”叶清冉点头说着,“可惜我了解的太晚,让叶雪平白受了两年苦难……”

“小姐——”叶雪听了叶清冉的话,咬了咬嘴唇,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你这是干什么?”叶清冉讶异,忙吩咐叶灵将叶雪扶起来。

“小姐心慈,肯为奴婢说出这番话,奴婢感激不尽,奴婢也没有别的能报答小姐,只有一件事,想要告诉小姐知道,还请小姐早作准备。”叶雪固执不肯起身,看着叶清冉,似乎下了某种决定。

“哦?”叶清冉眼中闪过异色,却随即不见,“什么事?”

“大少爷并非染病,而是中毒。当年的事情奴婢虽然不全清楚,但是到底是毒还是病,奴婢却是一眼就能瞧出来的,往日赵姨娘盯着厨房,奴婢没有机会接触别人,就算想要告诉小姐,也碍于没有机会……”

叶清冉心中了然,前世临死前,她听叶清悠亲口承认,大哥是中了毒,刚才不说,不过是试探一下这个叫叶雪的丫头,叶雪虽然是叶灵的师妹,可到底不是在自己跟前长大的,虽然对赵氏有恨,可也难保不会生出什么别的心思。

“我知道了,叶雪,谢谢你今天告诉我一切,我知道你和叶灵是师姐妹,她攻医术,你攻毒术,相辅相成,如今,我有一件事情交给你去办,办好了,以后你和叶灵一样,就是我露落居的人,是我叶清冉身边的得力助手。”叶清冉嘴角含笑,看着叶雪,等着她的回答。

她学习权谋之术,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用人之术,攻心为上,先有怀柔在前,同情其遭遇,再有利诱在后,许诺以好处,双管齐下,由不得叶雪不答应了。

“奴婢愿听小姐差遣。”声音虽小,却无比坚定。

书评(386)

我要评论
  • 以女子&肩负着

    叶清冉的心逐渐冰冷,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以女子之身,肩负着身为叶家嫡女应该有的责任,振兴家族,光耀门楣,可是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早有一双黑手,毁了她所有的一切,只等着今日,给她致命的一击。

  • 人再和&柔地揽

    “悠儿不用怕,她已经死了,没有人再和你争夺什么,咱们走吧。”萧宸温柔地揽过叶清悠,朝着外面走去,顺口吩咐,“一把火烧了吧。”

  • &轻移,

    叶清冉闻声看去,牢房门口站着的美人,梳着时下最流行的云鬓飞仙髻,戴着流苏坠的柳叶金步摇,云纹锦裁剪的绯色宫装轻柔舒适,伴随着女子莲步轻移,摇曳生姿。

  • 的?”&叶清冉

    “萧宸,叶清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叶清冉不死心地看着眼前的男子,多么希望从他的脸上看出昔日的一点点温柔。

  • 意淹没&,口中

    一颗心早就被滔天恨意淹没,口中发出难听的呜咽,却不知在说些什么。

  • 定的看&止不住

    说完这些话,萧宸定定的看着叶清冉,神色不变,一样的冰冷和无情,但眼神里是止不住的厌恶和憎恨。

  • …可是&潮所淹

    无尽的黑如潮水般涌入叶清冉的脑海,她想起了温柔的娘亲,可人的妹妹,温润的大哥……可是所有的一切,却被这滚滚而来的浪潮所淹没,陷入无边的沉寂。

  • 不会相&我要见

    “皇上不会相信你的,我没有和侍卫私通,是你在酒中下毒陷害我!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叶清冉熟悉的面孔,却分明已经陌生的叶清悠,怒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