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高进跑回去了,高元德坐一直这样长长的长叹一声,心里的压力一直这样了八成,自从明白高进一场豪赌的事情。高元德心里一直是压着两块巨石,一会看一看新闻,美国的话真的正式宣布新的页岩油工厂正式投产,高元德才能彻底地的放心。时间慢慢的的过去的,上午两点多,国际新闻频道就直高元德心里始终是压着一块巨石,一会看看新闻,美国如果真的宣布新的页岩油工厂投产,高元德才能彻底的安心。。...

看到高进跑出去了,高元德坐下来长长的叹息一声,心里的压力下去了八成,自从知道高进豪赌的事情。

高元德心里始终是压着一块巨石,一会看看新闻,美国如果真的宣布新的页岩油工厂投产,高元德才能彻底的安心。

时间慢慢的过去,下午三点多,国际新闻频道开始直播,布伦迪石油公司新投入的页岩油工厂开始运行。

根据预测,要不了多长时间,美国就会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输出国。

受此消息影响,国际原油价格受到的重挫,截止记者发稿时间,纽约国际原油价格一桶下跌了2.4美元,目前还在继续下跌当中..............

高元德靠着沙发闭上了眼睛,安心了,彻底的安心了。

这还不算

两个多小时后,中东阿美公司宣布,不进行任何减产,为了保持销量,会适当的调整原油出口价格。

阿美的这个声明算是一颗核弹引爆了国际原油市场,产量增加,销量不变,想要销售出去就只能降价。

国际原油价格已经失去了强有力的支撑点了,几个大国国际原油交易市场价格开始剧烈的波动起来了。

空方阵营再一次的扩大。

第二天上午,高进这才一身酒气跟香气回来了,看着高进,高元德直接吼了一句“洗澡去”。

高进楞了一下,不理解为什么老爸这么生气,直奔洗手间。

对着镜子一看,高进知道老爸为什么生气了,下巴上有一个红唇印记,虽然有擦拭的痕迹,还是很明显。

高进笑了笑,直接开始脱衣服洗澡,好好洗一下好了。

洗完澡,围着浴巾走出洗手间,“上来”高元德的声音从上面传来,高进转身拿起手机朝着一旁楼梯走去。

一路来到房顶,高元德已经泡好了茶水,高进到一旁坐下来,端起一杯就喝。

连喝了两杯茶水,才长长吐出一口气。

拿起来电话开始打电话,高元德在一旁听着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高进打电话。

一连打了五个个电话,高进这才放下电话。

“你要搞什么项目”

高元德询问道,刚刚听高进跟人说,让两拨人带着项目资料过来。

“农业”

“民以食为天,我的投资就是这个食,只要有人在,就无法摆脱这个食字”

“这个项目无非是赚多赚少的问题,不存在赔钱的问题”

“更何况,我要搞的,可是高科技农业工业化,是那些人看不懂的高科技”

高进笑着说道,高元德愣住了,农业还能有看不懂的高科技,还工业化,有没有搞错。

“你不是打算进军娱乐业吗,怎么搞起来农业”高元德很是不解。

“老爸,现如今国内娱乐业被巨头给垄断了,你小公司可以出现一个爆品,却难以发展起来”

“因为巨头们编制的罗网已经彻底垄断了娱乐资源,电影,电视,综艺娱乐,等等,各种曝光的资源都已经垄断了”

“我想要进军娱乐业,肯定要被他们打压”

“想要在他们打压下发展起来,就必须有雄厚的资本做后盾”

“我必须在进军娱乐业之前先搞点来钱的副业”

“如同老爸的资产配置一样,每个月都可以带来几十亿源源不断的收入,只要我手里有充足的现金流,就算是赔钱我也能玩下去”

“现在这些所谓的商界大佬没什么大本事,他们唯一的本事就是仗着资本雄厚,先砸市场,然后隐性垄断赚钱”

“大家一起赔钱好了,陪个七八年,我不相信他们可以顶得住”

“当他们顶不住开始跟我合谈的时候,我就能在娱乐圈占据一席之地了”

高进笑着说出这句话,高元德楞了一下,一琢磨,立刻就明白高进的心思了,高进是打算用自己雄厚的资金来掀桌子。

彻底掀翻原来的规则。

现如今的打车市场,外卖市场.....等等行业,都是这么操作的,先砸钱然后在收割,技术性真不高。

儿子这么考虑也是理智的做法。

“农业公司放在那里,这里可是帝都,寸土寸金的地方”高元德说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老爸,农业工业化不是那么简单的,这里面涉及到很多难题”

“植物营养液,光谱照明系统,机器收割系统,温控系统,杀菌系统.......等等,是一个综合性很强的产业”

“肯定不能放在帝都上京市,地方我已经想好了,就放在大坊市”

“大坊市上联帝都上京市,下联津卫市”

“先到大坊市购买一块地展开实验,整个一套流程全部通过实验之后才会全部铺开”

“再一个,我现在手里的资金太少,也就三百多欧元,换成RMB也就两千多万”

“老爸你这边还需要给我准备几亿资金”

高进实话实说,国际原油是陆陆续续的震荡持续走低,到了十二月份才下跌到百分之五十多的,现在抽不出钱来。

“你有几成把握”高元德问了一句。

“八成吧”

“这一次在莫斯科参加欧亚农业技术展会时候,已经跟一位脚苗鸿发的研发人员约好了,我收购他们的项目”

“他研究的就是集成项目,将这些系统集成到一起,形成一套完整的系统”

“苗鸿发农业博士学历,在荷兰最大的农业集团担任蔬菜组技术总监,工作了五年”

“一年前回国拉了一帮人研发这一套系统,结果低估了这里面的难度,想要将这些系统都融为一体,不是一个人可以办到的”

“这个项目需要一个整体的团队才行”

“在莫斯科展会,除了苗鸿发我还跟好几个项目组负责人都谈过,他们愿意出售自己手里的项目跟专利,收购之后我慢慢的融合他们就可以了”

“有个半年左右的磨合实验,不说百分百成功,最多延期一年半载就可以成功”

“当这个项目启动,我的成本比他们任何人都低”

“赔钱问题不存在,最终结果无法就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一个上京市每天消耗2.5万吨蔬菜,这是一个何其庞大的市场”

高进说完端起茶水杯一口干了,高元德认真的看这高进,这是自己的儿子吗?

一个初中没毕业的会有这种认知。

书评(356)

我要评论
  • 大剧组&”

    “我是一个环保人士,向他们这种大剧组竟然不进行垃圾分类”

  • 在审讯&小青年

    西直门派出所内,两名警察在审讯室内审讯坐在对面的小青年。

  • “你们&还他么

    “你们老太太都拍,还他么是人吗!”李瑞东盯着高进的眼睛厉声喝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