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则索性已退出了参与竞拍,场面一时之间变的有些宁静,许多人都在仔细斟酌权衡利弊。“这位先生叫价两亿两千万,除了加价销售的也没?”当主持人站在台上看了一下四周,对于苏景冉的报价通过“这位先生出价两亿五千万,还有加价的没有?”主持人站在台上看了一下四周,对于苏景冉的报价进行进一步的确认。。...

有的人则干脆退出了竞拍,场面一时间变得有些安静,许多人都在斟酌权衡。

“这位先生出价两亿五千万,还有加价的没有?”主持人站在台上看了一下四周,对于苏景冉的报价进行进一步的确认。

钟少铭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切,就像是一个等待狩猎的猎手一样,对于整个局势掌控自如,并不着急出手。

“两亿七千万!”沉默了许久之后,这个新的报价被艰难地喊了出来。

因为知道这块地皮的价值和商业潜力,自然不想轻易放弃,最后几乎是孤注一掷。

“三亿!”苏景冉几乎是轻飘飘地报出了价格,再次刷新原有报价。

“不玩了!不玩了!这样没法玩了!”周围是纷纷的摇头叹息声。

“三亿!这个先生报价三亿!还有没有新的报价!”主持人激动道。

苏景冉忍不住回头,四下打量了一下,几乎是胜券在握,颇有几分不屑。

这时候后面的顾念几乎是对他恨得牙根痒痒,他此刻出手如此轻飘,想当初居然还会为了霸占自己的一套房产恬不知耻,无所不用其极。

“简直是彻头彻尾的人渣!”顾念低声咒骂了一句,却又颇有些无可奈何的意味。

“是不是有种想要上前去撕碎他的冲动?”钟少铭适时地在她耳边轻声道。

“要你管?你比他也好不到哪儿去!”顾念一抬头,故意出言讥讽道。

“哎……还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钟少铭摇了摇头,微微叹息道。

“你……”顾念又是一阵咬牙切齿。

大部分参与竞拍的公司代表已经表示放弃,就在主持人喊完第三次报价,即将落槌时。

“四亿!”

顾念分明听到声音是从自己身边的钟少铭的嘴里喊出来的。

“你吃错药了?疯了?”顾念瞪大眼睛看着他道。

钟少铭斜瞅了她一眼,那样子就像在看一个白痴。

人群中一时之间就炸锅了,没想到新的报价再次刷新了他们的认知,而且是刷新的如此彻底。

“天呐!疯了吧!”有人惊呼道。

苏景冉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扫清了全部障碍,胜券在握了,却想不到半路上杀出来的这个小医生居然如此强势!等等,如果是一个小医生哪里来的如此的实力和底气?

然而苏景冉并不想将即将到嘴的肥肉拱手让人,怎么也有些不甘心。

“四亿五千万!”苏景冉再次艰难地喊出了这个价格,这几乎已经是自己最后的心理防线了。

“六亿!”钟少铭几乎是眼睛都不眨一下,再次将苏景冉最后的心理防线轻松击溃。

苏景冉本来已经放弃,头脑里却突然涌起了一个可怕的念头,既然对方是故意来挑事的,那么自己不妨将计就计一下。

“六亿五千万!”喊出这个报价的时候,苏景冉的心几乎都在颤抖,心里祈祷着对方不要停。

然而就在此时,钟少铭却突然打住,就仿佛是摸透了苏景冉的心思一般。

他摊了摊手道:“好了,我退出!”

一瞬间,苏景冉就像是突然从云端坠落一般,傻傻地站在原地,表情有点懵,甚至忘记了主持人一次又一次的确认声。

最后一声木槌落拍的声音,才让苏景冉仿若如梦初醒一般。

“好了,此次竞拍结束,世代集团成为最终的胜者!”

主持人兴奋地宣布着,此时的苏景冉却是心如死灰一般,他被算计了,他居然被那个小医生算计了!

这时候,已经有人走上前去,开始跟苏景冉握手祝贺了,可是苏景冉被牵起的手只是机械地上下挥舞着。

走出竞标现场之后,身边的袁姗开始安慰苏景冉,娇声道:“景冉,这不算什么,我们袁家家大业大,还在乎多出这点预算?”

就在这时候,她的手机却突然响了,摸出一看是爸爸袁启华打来的电话。

接起之后,袁姗在电话里撒娇地喊了一声:“爸!”

“我现在没工夫跟你说话,让苏景冉接电话!”袁启华的语气有些愤怒。

袁姗略有些犹豫地把手机递给了苏景冉,苏景冉几乎可以预期,一场铺天盖地的训斥就要袭来。

“苏景冉,你脑子被驴踢了吗?那块地皮居然花了公司六亿五千万?!”袁启华在电话里怒吼道。

“我,我原本是想让对方接盘的,可是……”苏景冉解释道。

“可是,可是什么?公司不是让你拿着钱去跟别人斗气的,那最后接盘的怎么成了你?”袁启华质问道。

“是我一时冲动,有些失算了,我没想到那个小医生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实力……”

“小医生?苏景冉,你是白痴吗?你知道那是谁吗?”对于自己的这个女婿,袁启华简直有些无语了。

“那个小医生是什么人?”苏景冉又不免好奇道。

“早都有人告诉我了,那是MG集团的少主钟少铭,不过此人一向低调,绝大多数人并不认识!可是MG集团你总该知道吧?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惹上MG集团少主的?”说到这里,袁启华更是一阵心痛。

站在苏景冉身边的袁姗,自然也是听到了父亲的声音,她想不到顾念攀上的那个小医生,居然是堂堂MG集团的少主,心里又是一阵嫉妒愤恨。

……

顾念现在想想苏景冉当时的表情,心里都觉得有些解气,她想不到精于算计的袁姗和苏景冉两人,最后居然会被钟少铭狠狠地涮了一把。

虽然顾念现在脚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走路还是有些缓慢,有些时候还得必须是钟少铭搀扶着她,他们就这样乘坐电梯下楼,然后继续缓缓地走着。

却不晓得身后的袁姗和苏景冉也已经赶了上来,平白无故让苏景冉一下子接了这么个烫手山芋,而且还被爸爸在电话里训斥了一通,又加之以前的怨恨积累。

袁姗在身后看顾念,怎么看怎么来气,就想着让她难堪,出一出心头这一口恶气。

眼看着钟少铭扶着顾念已经缓缓地走到了楼前的喷泉旁边,袁姗被愤怒鼓舞着,一时之间也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怀胎三个月的孕妇。

她直接就从身后冲向了顾念,想着把顾念,最后连同钟少铭一起推进水池里,让他们当众出丑,也可以缓和一下自己心头的这一口恶气。

袁姗突然脱离了身边的苏景冉,从身后快步向着顾念冲了过去,然而这一切被反应机敏的钟少铭早已察觉,就在袁姗手臂即将要碰到顾念的那一刻。

钟少铭突然像往常一样,将顾念从原地轻飘飘地横抱了起来,一瞬间顾念还有些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表情有一丝愕然,又有一丝羞愤。

钟少铭这到底是要干嘛!大庭广众之下居然如此随意!

却猛然听到身后一阵惊呼,袁姗几乎是擦着水池的边缘,直接面朝下冲入了水中,水池里的水不算深,所以袁姗已经微微有些隆起的小腹,直接跟水池的底部进行了一次亲密的接触。

袁姗只感到有一股温热的液体从自己的下*体流出,突然意识到大事不好,瞪大了眼睛大喊了一声。

“景冉,救我!”

苏景冉听到了袁姗的呼救声,当时也是没有及时拉住冲动的袁姗,急急忙忙上前去,从水池里捞起自己湿淋淋的未婚妻。

袁姗被苏景冉扶着,嘴里却惊呼道:“景冉,不行了,孩子,孩子……”

苏景冉大惊失色,赶忙低头去看袁姗的身下,却发现袁姗身下的裙摆透出一抹血红色,混合着湿淋淋的冷水。

事出突然,苏景冉赶紧拨打了急救电话,顾念完全没有料到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愤怒的袁姗原本想要害自己,居然把自己给害了。

顾念和钟少铭并没有马上离去,而是在原地想要看一下后续事态的发展,大约十分钟以后救护车呼啸着赶来。

几个医务人员下车之后,将袁姗扶上了担架,躺在担架上的袁姗表情痛苦,浑身湿淋淋。

“景冉,咱们的宝宝不会有事吧?”袁姗嘴里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

“没事的,没事的,宝宝不会有事的……”苏景冉抓着袁姗的手,护送着她上了救护车。

在上车之前,苏景冉再次转过脸来,目露凶狠地看了顾念一眼道:“如果袁姗和宝宝有什么意外,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对此,顾念也只是冷冷一笑:“明明是她不怀好意,想背后使坏,这就叫害人害己,自作自受吧!”

“哼!有你想哭也哭不出来的那一天!”苏景冉丢下一句话之后,上了车。

钟少铭看着行驶而去的救护车,轻轻感叹道:“本事不大,口气倒是不小!”

“她落得这个结果,能怨我吗?”顾念略有些无辜道。

“不然呢,还不是因为你把人家气得不轻,人家返回头来想要出气报复你吗?”钟少铭有些不痛不痒地说道。

“什么啊?那始作俑者还不是你?这么收拾苏景冉?没想到这么损的招数你也能想出来?”顾念虽然话里是责备,但是心里还是感到解气酸爽。

“那么,顾小姐,接下来想不想看看后面的压轴好戏?”钟少铭故意刺激她道。

“钟少铭,你什么意思?”顾念有些不明所以道。

“你觉得经过这么一折腾,袁姗肚子里的孩子还能保得住吗?”

……

书评(438)

我要评论
  • 最懂我&道。

    “宝贝,她哪里有你懂得风情啊,你才是最懂我心思的那个人啊……”沉浸在欢愉中的苏景冉语无伦次道。

  • ,难道&他们从

    这句话,再次刺中了顾念滴血的心,难道他们从一开始就……

  • 有些许&”袁姗

    “那是因为你当初帮助过他不少,他出国留学时你也接济过他,他对你心里有些许歉疚,想报答你吧?”袁姗双臂挽在胸前,神色飘忽道。

  • 门是虚&。

    门是虚掩的,轻轻一推,就开了,透过半掩的门扉,顾念骤然间睁大了眼睛。

  • 会怎么&想呢?

    “她可是今天婚礼的新娘啊,如果这些话被她听到,不知道她会怎么想呢?”

  • “哟,&姗故意

    “哟,看得出来,她倒是挺会心疼你的,只可惜啊,从一开始你就是我的……”袁姗故意挑衅似的向门口看了一眼道。

  • 听我解&冉,急

    “念念,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你听我解释……”从袁姗身上退下来的苏景冉,急忙提上裤子道。

  • 大半,&,一袭

    她瞬间清醒了大半,拖着沉重的身体起身,向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走去,一袭洁白的拖地婚纱衬出她美妙的身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