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宴会厅出乎意料的宁静,所有的人目光都落在了整个身子陷在蛋糕里的情份。蛋糕了毁坏,情份浑身上下紧紧包裹着黏糊的奶油和水果,整个人还处在懵的状态,她好好的的站在那里,不蛋糕已经被毁,顾念浑身上下包裹着黏糊的奶油和水果,整个人还处于懵的状态,她好好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谁用力推了一把,所以出现了这么一出场面。。...

整个宴会厅出奇的安静,所有的人目光都落在了整个身子陷在蛋糕里的顾念。

蛋糕已经被毁,顾念浑身上下包裹着黏糊的奶油和水果,整个人还处于懵的状态,她好好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谁用力推了一把,所以出现了这么一出场面。

胳膊被人抓了起来,顾念抬头,看着面前的钟少铭,正要开口的时候,听到了钟老爷子的声音。

“夏晚晴!给我滚!立马给我滚出去!”钟老爷子勃然大怒!朝着顾念开口!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厌恶,今天是可是他的寿宴!这么多人看着!而现在!被这个一个女人全部毁了!

“我滚?”顾念用手指着自己,伸手抹掉了脸上的奶油,“我知道您对我有意见,可是我不是东西,我不会滚来滚去,再者,一个好好的人站在那里,又怎么会无缘无故倒在这蛋糕上,钟老先生为什么不调查一下到底是谁陷害我……”

“陷害你?你以为这里的人都跟你一样有心机吗!夏晚晴!两年前我就见过了你的不要脸!如今在我寿宴上还故意来捣乱!现在还在这里跟我顶嘴!你真以为少铭喜欢你你就可以胡作非为!现在就给我滚出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钟老爷子完全被激怒,在钟少群想去安慰钟老爷子的时候,被钟老爷子一巴掌打了过去。

“给我把夏晚晴扔出去!”

“爷爷!您冷静一点!”钟少铭将顾念从地上拉了起来,伸手抱住了她的腰。

“我冷静?你是故意带着这么一个女人来刺激我的吗?我是你爷爷!你别忘了这个女人当初怎么对你!钟少铭!你给我认清楚!”

“爷爷,晚晴又怎么会无缘无故撞在蛋糕上?我知道您生气,可是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不要妄自下结论,晚晴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她……”

啪的一声!

钟少铭的话被巴掌声音打断,钟怀山的手还停在半空,他怎么养了这么一个没骨气的孙子!被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

“你太让我失望了!如果你有一点自尊!就不会跟夏晚晴破镜重圆!我告诉你!你跟陆婷婷的婚约,就是我死!也不会解除!”钟怀山的情绪越来越激烈,他捂着自己的胸口,看着眼前不动声色的钟少铭,从小,他就有自己的想法,他想让他从商,可是他偏偏喜欢学医,他什么都依着他,就是不能让他娶这么一个女人!

娶了这个女人!只会断送了他的前程!

“爷爷,对不起。”钟少铭低头,朝着钟怀山弯着腰。

“只要认错,我会不计前嫌。”钟怀山的脸上稍微露出了笑意,他可是他的爷爷,在家族联姻的事情上,他这个当爷爷的,必须做主!

“对不起,爷爷,我是不会跟陆婷婷结婚的。”钟少铭说着,将顾念抱了起来,“我带着她先滚了,爷爷的寿宴,晚点我会来补偿。”

“钟少铭!你给我滚回来!”钟怀山被气的不轻,原本以为钟少铭道歉是知道了自己的错误,现在看来,他为了夏晚晴居然还要跟自己撕破脸!

好一个红颜祸水!祸害的他家孙子不轻!

“爷爷,消消气。”

“爸,这个寿宴……”

“办什么寿宴!都给我滚!”钟怀山一甩手,大步离开,他是不会让夏晚晴继续待在钟少铭的身边!

“我们这么离开,真的可以吗?”

“不走还等着被扔出去?你都这个样子了,还待在那里干嘛。”

“你爷爷脾气不怎么好。”缩在钟少铭怀里的顾念说出了自己的评价,她低头看着浑身是奶油的自己,心里忍不住泛呕,“有人推我,我不知道是谁。”

“除了陆婷婷还有谁,她记仇。”将顾念放在了副驾驶上后,钟少铭上了车,开车准备带她回家。

“那我不是亏死了,我可不是夏晚晴,被这么多人憎恨,真冤。”顾念叹了口气,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身上黏糊的更加难受,她靠着车窗,盼望着赶紧回家洗个澡。

回到家后,顾念第一时间冲进了浴室,钟少铭嘱咐吴妈给顾念准备一些午饭后,自己准备再次回到宴会,毕竟钟怀山是自己爷爷,他的身体又一年不如一年,不能受太大的刺激,自己今天的做法的确是不妥当。

等到顾念洗完澡出来后,吴妈的午饭已经准备好,吃饱喝足后,顾念回了房间,从包里拿出了手机。手机上是几条未读来信,其中有一条是钟少铭叮嘱她要好好吃饭,剩下的都是许曼发来的。

想着跟许曼两天没见,顾念很快回复了短信过去,两人约定了一家新开的咖啡店见面后,顾念开始换起衣服,准备出门……

“啊呀,我家念念现在是豪门太太了啊,我看看我看看……”许曼朝着顾念扑了过去,研究着她身上的衣服,“哇塞,这一件就要几万吧,念念,现在该你包养我了!”许曼眨眨眼,伸手抱住了顾念,将脑袋放在了她肩膀上。

“你可别说什么豪门太太了,我都快亏死了。”顾念搅拌着面前的咖啡,叹了口气道。

“怎么了这是?”许曼正经了起来,认真地看着顾念,等着她继续发言。

“今天是钟少铭他爷爷生日,我被钟少铭带过去,可是他爷爷让我滚,对我的态度真的是……无法用词语来形容,我憋着一肚子委屈,偏偏又被人陷害撞在了大蛋糕上!”

“然后呢?”许曼追问。

“然后我就滚了。”顾念做了个衰的表情,用手支撑着下巴,连连叹气。

“这个钟怀山啊,完全是个老古板,不过也是个狠角色,真是辛苦你了,还要跟这样的恶势力抗争!”许曼摸了摸顾念的脑袋,开始安慰,“不过我啊,倒是从韦逸凡嘴里知道了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

“就是我跟你说啊,这个钟少铭他妈啊,据说也是家族联姻才跟钟少铭他爸在一起的,可是呢,钟少铭他爸爸不喜欢这个老婆!所以才在外面出轨了别人,据说还有了私生子!当年把钟怀山气得不轻,可是钟少铭他爹也不服输,愣是带着小三和私生子回了家,偏偏那个时候,钟少铭他妈难产,生下钟少铭后,就去世了。”

“啊?然后呢!”

“然后钟怀山不认可那个私生子,在他的心里,只有钟少铭才是他的亲孙子,所以这一次又安排了钟少铭的婚事,为的就是能让他顺利继承家业,只是没想到,钟少铭也跟他爹一样,就是不娶。难怪别人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呢。”

“这个钟怀山,脑子一根筋。”顾念喝了一小口咖啡,对钟怀山更加的不认可起来,他是亲手破坏他儿子的幸福,才酿成了家庭的悲剧,这年头,有权有势的人,总是喜欢指手画脚别人的人生。

“对了,我一直都是被当做夏晚晴骂的,钟家真的好恨夏晚晴啊,我这个替身,真的很冤枉。”

“真是可怜你了,念念,那个夏晚晴啊,是夏家唯一的千金,在夏家破产之后,好像就离开钟少铭了,好像还是挑的婚礼的那天。”许曼看了眼满脸愁容的顾念,忍不住继续安慰,“别想太多,反正你家离得钟家有段距离,惹不起,咱们可以躲得起。”

“我也想躲,可是现在被那个陆婷婷当成了情敌,我当时脑子被铁门夹了吗,为什么要选择跟钟少铭签订这种不平等的条约!”

“那你当初跟苏景冉在一起,脑子肯定被驴踢过,钟少铭这个人还是不错的,长得帅气多金,还是个医生,还是亿万财产继承人,优点很多啊,算起来,也不亏。”

“难怪我脑子不灵光了,哎。”

“念念,别这么说,你以前可是咱们班里学习最好的,所以不能说是脑子不灵光,顶多就是瞎了。”

“曼曼,你还不如不安慰我呢……”顾念撇撇嘴,觉得自己太可怜。

“等等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吃饭逛街,心情好一点。”许曼捏着顾念脸上的肉,往上提了一下,努力的捏出了一个弧度。

“好啦,好啦。”顾念露出了自己的牙齿,挑着眉头,“这个微笑怎么样?”

“念念,好丑啊……”许曼捂着嘴笑了起来,跟顾念打闹在了一块。

“念念,你怎么会在这里?”耳边响起的男声让两个人同时停下了动作,顾念的脸开始僵硬,这个声音太熟悉了,熟悉的让她觉得恶心。

“念念?”见她不回头,男人又叫了一声。

顾念只觉得浑身发抖,她回头,看到了苏景冉恶心的嘴脸。

“苏景冉,你还有脸叫念念的名字!念念是你叫的吧!赶紧回家照照自己,长成这样还出来恶心人!我呸!”许曼插着腰,朝着苏景冉开口大骂,这个混蛋渣男!居然还敢直呼念念名字!

“许曼,你冷静一点。”苏景冉的目光一直在顾念身上不肯离去,“虽然我跟念念已经离婚,可是我还是希望念念幸福……”

“幸福?”顾念觉得苏景冉的话已经不是可笑那么简单,“苏景冉,你劈腿背叛我,现在又在这里说这些不痛不痒的话!我就问你,你的脸和良心都被狗吃了吗!你还有什么脸站在这里跟我说这些!”

“念念,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在先,可是我们和平离婚不好吗?”

“和平!”顾念瞪大了眼睛,觉得自己是大白天见鬼了,“苏景冉!你他妈这个混蛋现在跟我说和平!你欠我的!你就是死了也还不清!去你妈的和平!”顾念大步走了过去,强忍着泪水,朝着苏景冉挥起了巴掌,狠狠的甩了下去!

书评(282)

我要评论
  • &与此同

    与此同时间,门被砰地一声撞开,顾念浑身颤抖着站在门口,目光恰好与惊愕中的苏景冉撞在一起。

  • 一片狼&上还洋

    婚宴宾客散尽的现场一片狼藉,斜卧在沙发上的顾念脸上还洋溢着一抹幸福的微笑。

  • 婚礼的&到,不

    “她可是今天婚礼的新娘啊,如果这些话被她听到,不知道她会怎么想呢?”

  • ,不是&”从袁

    “念念,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你听我解释……”从袁姗身上退下来的苏景冉,急忙提上裤子道。

  • ,再次&,难道

    这句话,再次刺中了顾念滴血的心,难道他们从一开始就……

  • 因为你&助过他

    “那是因为你当初帮助过他不少,他出国留学时你也接济过他,他对你心里有些许歉疚,想报答你吧?”袁姗双臂挽在胸前,神色飘忽道。

  • 人不用&道,就

    首先映入她眼中的是那张女人的脸,那是她的闺蜜袁姗,也是她今天婚礼指定的伴娘,男人不用看也知道,就是今天婚礼的新郎苏景冉。

  • 念虽然&地盯着

    “早就在一起了?那他为什么还要答应跟我结婚?”顾念虽然这句话是对袁姗说的,目光却直直地盯着躲在袁姗身后的苏景冉。

  • 懂得风&”沉浸

    “宝贝,她哪里有你懂得风情啊,你才是最懂我心思的那个人啊……”沉浸在欢愉中的苏景冉语无伦次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