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少铭,你安心,我还也没那么饥渴!”情份受不了钟少铭的自大,故意地拿话刺了他一句。“那就如此,我也也没任何的异议。”钟少铭一脸的成竹在胸。“那稍候我把协议签完了“既然如此,我也没有任何的异议。”钟少铭一脸的成竹在胸。。...

“钟少铭,你放心,我还没有那么饥渴!”顾念受不了钟少铭的自负,故意拿话刺了他一句。

“既然如此,我也没有任何的异议。”钟少铭一脸的成竹在胸。

“那稍后我把协议签完了给你。”顾念把话说完之后,也开始吃饭。

或许是吴妈的厨艺使然,也或者是积压在心头的事情突然有了转机,顾念今天的胃口居然出奇的好,晚饭也不免多吃了一点。

晚饭之后,顾念将签好的协议交到了钟少铭的手里,钟少铭看过之后微微点头。

“如此,我们之间的协议便即时生效,明天刚好带你去参加爷爷的七十寿辰,也带你认识认识大家。”钟少铭一脸坦然道。

“明天?这也太突然了吧?”

想到一下子就要面对那么多人,接受别人的审视,还要被别人指指点点,顾念难免心里一阵紧张。

“顾小姐,你可别忘了,这可都是协议中你所份内的事情。”钟少铭故意强调道。

这个死变态,一说话就拿协议压人,后面只怕还会有更多的事情被他牵着鼻子走。对于钟少铭的蛮横,顾念不免在心里腹诽了几句,却又颇有些无可奈何。

毕竟,从这个契约签订生效的那一刻,她就成了弱势的一方。

顾念觉得躲不过去,便问:“既然是你爷爷的七十寿辰,也应该算是一个比较重要和正式的场合,让我一下子之间面对那么多并不认识的人,我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吗?”

“需要的就是听我的话,按照我的指令行事,对于多数并不认识的人,只要点头微笑就好,少说话……”

“好吧。我知道了。”虽然心中有些不情愿,顾念还是得表面上配合。“还有别的吗?”

“这个……”钟少铭说话间,上下打量了顾念一番,然后道:“依照你现在的衣着打扮,肯定是不行的,我带你去挑几套衣服,然后再找专业的化妆师对你的形象重新定位打造一下。”

顾念扯了扯自己身上的休闲装,颇有些无奈道:“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啊,并没有什么不妥啊……”

“顾小姐,外面出席什么样的场合,对于着装的要求,也是协议的一部分,还请你配合一点。”说话间,钟少铭转过身去,顺带着说了一句:“现在就跟我上车,挑选明天出席宴会的晚礼服,别到明天穿的跟土包子一样,给我丢人!”

顾念嘴上不能拒绝,却在钟少铭转过身去的时候,攥紧拳头,狠狠地在他身后比划了一下。

从别墅里走出来,再次坐上钟少铭的那辆兰博基尼限量版跑车,顾念瞬间有一种错觉,觉得事情的发展真是充满戏剧性,自己居然与一个恶魔这么轻而易举地就达成了契约?

一路上钟少铭只管开车,并不过多地言语,顾念坐在他的身边也只管目视前方,两个人之间的空气有几分冷凝。

车子停在一家顶级奢侈品牌成衣店门口,虽然店员并不认识钟少铭是何人,但是只看钟少铭停在店外的座驾,就自然能够揣测出来人不一般的身份,几个女店员门口躬身而立,笑颜如花,宛如迎接突然驾临的帝王一般。

钟少铭走进店内,看着展示柜内琳琅满目的衣服,指了指身后的顾念,然后道:“把你们店里款式最新,价格最贵的晚礼服拿出来给这个小姐试穿一下。”

“好的,先生。”

女店员的回应温暖人心,一瞬间就有两三个女店员将顾念围在了中央,询问着顾念的要求和喜好,并且适时地对顾念做了一些推荐。

顾念知道,这家品牌的成衣,尤其是晚礼服一件动辄就要好几十万,以前都是一些自己想都不敢想的梦想,这会儿却被她们如众星捧月般地围在中央,反而有些感到浑身都不自在。

说话间,一个女店员已经从橱窗里拿出了一件紫色的拖地晚礼服,并且口中夸赞道:“小姐你皮肤这么白,身材这么好,这件紫色的晚礼服一定能够衬出你高贵典雅的气质来!”

钟少铭则是坐在一边的软椅上,翘着腿听完店员的介绍,然后点头道:“让她试穿一下,看看效果如何。”

“好的。”

顾念略有些拘谨,在女店员的引领之下,进入了试衣间,她一个人站在试衣间里,脱掉自己原来的休闲服,换上这套紫色的晚礼服,对着镜子看了看。

不过,怎么看都觉得略微别扭了点,紫色映衬的她的皮肤更加白皙,不过前胸领口开的过低的缘故,一大片春光都露了出来,还有整个后背也几乎是半裸的。

穿成这样真的好吗?顾念的心里有一丝小小的纠结。

只是,既然这都是钟少铭协议之内的内容,合不合适也是钟少铭说了算吧?怀着这样的心情,顾念从试衣间里缓缓地走了出来。

“小姐,这套晚礼服真是太适合你了,就像是特意为你量身定制的。”

顾念刚从试衣间里走出来,一个女店员就迫不及待地夸赞道,就那么一瞬间,钟少铭的目光也汇聚到了顾念的身上,然后微微点了点头。

“还不错,这件要了。”

看一单生意如此顺利地促成,女店员也是笑得有些合不拢嘴,娇笑道:“我就说嘛,这件衣服就像是为这位小姐量身定制的一般,这位先生真有眼光,要不再给您太太选几件衣服吧?不仅仅是晚礼服,其余的也都是今年最新款的。”

“那就把你们最新款的再拿出几件来,让她都试试。”钟少铭态度轻松。

“我不是他太太。”顾念的声音很低,却刻意强调了一句。

“顾小姐。”钟少铭盯着她道。

顾念马上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然后缩了下脖子,一脸静默不语。

期间,顾念在钟少铭的监督和女店员的鼓动之下,又试了几套衣服,最后一起打包,钟少铭刷卡结单。

付款的时候,顾念还特意偷瞄了一眼,虽然对于这些消费她并没有支配和否决权,知情权还是有必要的。

协议归协议,就像之前那五十万一样,万一一个不小心又惹怒了钟少铭,他事后讨要起来,岂不是又成了他拿捏自己的把柄?

“先生,一共消费六十三万六千。”女店员微笑着,将POS机递到钟少铭的面前。

居然有这么多?一瞬间,顾念觉得那女店员也分明是笑里藏刀,带着生生的冷意。

钟少铭几乎是眉头都不皱一下,从怀里掏出一张黑卡递到女店员手上,滴的一声之后,快速输入几个密码。

出门的时候,几个女店员恭送他们时候的笑容比来时候更加美丽,顾念却直接无视了这一道靓丽的风景。

上车的时候,顾念在钟少铭身后拎着大包小包,钟少铭却丝毫没有帮她拿一下的意思,她在心里又把钟少铭骂了好几遍。

顾念刻意强调道:“钟少铭,咱们协议归协议,这些账目你可不要刻意记到我的头上,因为这不是我必须的,也不是我要求你买的……”

“简直可笑。”钟少铭冷冷道。

“哎,钟少铭,咱们先小人后君子,先把账目明细搞清楚了,免得事后你又问我要钱,我胆子小,可经不起这么折腾。”

“顾小姐,你只要遵守协议的内容,至于协议之内产生的任何花销都是我负责,我既然事后给得起你一千万,难道还会在乎这点钱吗?”钟少铭说完之后,自顾地上了车,一副懒得理会她的样子。

这个男人,有些时候还真是嚣张的有些过分哎……

顾念一边腹诽着,一边把手里的大包小包放进后车厢里,然后转回身来,打开车门坐在了钟少铭的身边。

钟少铭头都不抬,边系安全带边说道:“我给你预约了明天九点的化妆造型师,爷爷的七十寿辰很重要,会有很多重要人物出席,也许会有什么你所预料不到的状况发生,烦劳你认真对待……”

“钟少铭,我没有不认真啊,我表示会服从你的安排,在人前会尽量维护好你的面子。”顾念一脸无辜地说道。

“关于明天的事情,我有必要提前对你交代一下,因为宴会上的好多人都见过夏晚晴,所以,你的默认身份依旧是夏晚晴,在我爷爷面前是,在我继母和兄长面前是,在所有的亲戚朋友面前也是,这个你可明白?”钟少铭抬起头来,认真地盯着她的脸道。

“等等,钟少铭,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被你引到一个局中来了,说,你让我假扮你前女友夏晚晴到底有何目的?”顾念有些不解道。

“既然话说到了这里,我也不妨对你说清楚,爷爷最近的身体每况愈下,因为我的父亲早年去世,所以现在选择MG集团管理继任者的问题迫在眉睫,我的继母和哥哥也对继任管理者和家族财产继承蠢蠢欲动,我本来对于名利没有太大的渴求,但是却又必须担负起家族的未来。”

“所以呢?我在这中间又能起什么作用?”顾念有些不明白道。

“因为早先家族就有规矩,对于集团管理继任者和家族财产继承人,必须要满足先完婚的条件。”

“可是,之前你不就有一个爷爷给你指定的未婚妻么?好像是叫陆婷婷来着?”顾念有些好奇道。

“我并不喜欢她,况且,在这方面我并不想按照家族的指定来,这个你明白?”钟少铭一脸审视道。

“原来如此……”顾念心中略有些释然。

书评(252)

我要评论
  • &纠缠在

    那张自己亲手挑选的雕花大床上,男人正伏在女人身上剧烈地运动着,急不可耐的两人甚至衣衫尚未褪尽,就纠缠在了一起。

  • 此时口&声音钻

    此时口渴的厉害,原本想起身找水喝,突然一阵愉悦的声音钻入了耳中,让她倏然一惊,那声音好像是从后边的卧室发出来的。

  • 扉,顾&念骤然

    门是虚掩的,轻轻一推,就开了,透过半掩的门扉,顾念骤然间睁大了眼睛。

  • 的校友&稚嫩了

    眼前的这个袁姗,大学时候跟苏景冉一起的校友,跟她的心机和手段比,自己还是太过于稚嫩了。

  • 答应跟&这句话

    “早就在一起了?那他为什么还要答应跟我结婚?”顾念虽然这句话是对袁姗说的,目光却直直地盯着躲在袁姗身后的苏景冉。

  • 而入时&话。

    她的手紧紧地攥着门把手,气血上涌,正欲破门而入时,却听到里面传来两人的对话。

  • “宝贝&那个人

    “宝贝,她哪里有你懂得风情啊,你才是最懂我心思的那个人啊……”沉浸在欢愉中的苏景冉语无伦次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