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份怎么看,怎么都会觉得这像是一张卖笑契,签了它相当于自己把自己卖了,虽然对于契约的内容又让她难以表示拒绝。“顾小姐,你要报仇雪恨,我需一个假的未婚妻,咱们各取所需,事成“顾小姐,你要报仇,我需要一个假的未婚妻,咱们各取所需,事成之后,我再给你一千万,咱们两不相欠……”钟少铭淡淡地说道。。...

顾念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这像是一张卖身契,签了它等于自己把自己卖了,但是对于契约的内容又让她无法拒绝。

“顾小姐,你要报仇,我需要一个假的未婚妻,咱们各取所需,事成之后,我再给你一千万,咱们两不相欠……”钟少铭淡淡地说道。

“等等,钟少铭,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选择我?”顾念的思维有一瞬间断片。

想想自己跟钟少铭当初是如何认识的,以及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顾念心里就感到纠结。

如果只是从表面上来看,钟少铭帅气多金,只要他随便招招手,应该会有许多漂亮女孩子趋之若鹜,可是,她却从内心里感觉两个人之间有那么多的不协调。

钟少铭的眼神在她的脸上游移片刻,然后冷冷一笑道:“你说呢?”

“难道仅仅是因为我长得像你的前女友夏晚晴?”顾念不明所以。

“或许吧,因为我的家人毕竟都见过夏晚晴,我们之间此前也有婚约,你就权做是替代她吧!一年,一年为限,我不仅可以帮助你完成你的复仇计划,事后你还能获得一笔不菲的报酬,你也不亏吧?”钟少铭态度轻飘地说道。

顾念承认,自己遭遇一系列的家庭变故和打击之后,活得谈不上多有尊严,但是让自己去做别人的替代,这件事情还是深深地刺伤了她。

“钟少铭,你容我考虑一下……”

“随你。”

钟少铭把话说完之后,便退出了顾念的房间,在钟少铭走后,顾念的情绪有那么一瞬间的凌乱。

可是,冷静下来又去想,自己想要报仇,现在所需要的不就是这么一个人吗?为什么自己还会有那么多委屈和不甘心呢?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于是便拿起了被钟少铭放在一旁的手机,在微信上给许曼发送消息。

当她将她和钟少铭之间的契约内容,发送给许曼的时候,许曼很快发过来一个惊讶的表情。

“念念,你傻了吗?有这样的好事,你还犹豫什么?”许曼紧接着又发过来一条语音消息。

“可是,我为什么会凭空地觉得心里乱糟糟的呢?”顾念有些无奈地回了句。

“你不会是对那个恶魔动了感情了吧?不过,这也可以理解,他那么帅,又是堂堂MG集团的少主,亿万财产继承人,很少会有女孩子不对他动心吧?况且他开出的条件也是优厚的令人难以拒绝。”许曼的消息很快回了过来。

“曼曼,你觉得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吗?愿意做他的替代品就只是因为他长得帅,又有钱?”顾念再次发了一条消息。

“念念,其实这些,你暂时都可以忽略掉,关键是他答应帮你复仇啊,这才是最关键的,难道你不想复仇了吗?”许曼及时点出了事情的关键点。

顾念感到一阵心塞,想到袁姗的阴险,苏景冉的无情背叛,以及妈妈的死……

她就觉得自己受这一点委屈,其实根本就不算什么。

想到这里,顾念心里便释然了许多。

晚饭的时候,吴妈再次来敲门,顾念从屋里走出来,然后直接去了楼下的餐厅,钟少铭早已经坐在了桌子的另一头。

顾念坐下之后,钟少铭抬头看了她一眼问道:“顾小姐,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钟少铭,我同意在协议上签字。”顾念平静地说道。

钟少铭对此并没有多大的反应,似乎他已经料定了这样的结果,或者说,早已经拿捏到了顾念的软肋。

“不过,钟少铭,我还有一点要求……”

“你说。”钟少铭喝了一口汤,表情漠然地说道。

“你不能无故窥探我的隐私和限制我的自由。”

“顾小姐,这个协议都有解释吧,自由总得有个度吧,毕竟你是以我未婚妻的身份存在的,不该我知道的事情我当然不会多问。”

“当然,我做事也有分寸。”

“那就好,还有别的吗?”

“你不能在违背我个人意志的情况下,强行与我发生那个关系关系……”顾念微微有些脸红道。

话说到这里,钟少铭的目光突然停顿在顾念的脸上,那目光似乎就要将顾念切割看穿一般,看的顾念脸上一阵热辣辣的感觉。

“顾小姐,我能忍得住,我就怕你到时候会忍不住……”

虽然钟少铭这句话说得并没有带有多少感情,顾念却分明感受到他话语中的一丝恶趣味。

书评(117)

我要评论
  • ,难道&就……

    这句话,再次刺中了顾念滴血的心,难道他们从一开始就……

  • 这一对&口口声

    顾念气的浑身发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一对狗男女,那个口口声声在自己耳边说着爱她的男人现在像个缩头乌龟一样站在袁姗身后。她脸色惨白,手紧握成了拳头,关节泛白。

  • 他出国&双臂挽

    “那是因为你当初帮助过他不少,他出国留学时你也接济过他,他对你心里有些许歉疚,想报答你吧?”袁姗双臂挽在胸前,神色飘忽道。

  • 我们早&景冉爱

    “念念,既然今天你都已经看到了,我们也不用再藏着掖着了,其实我们早就在一起了,景冉爱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 “宝贝&点给我

    “宝贝,你今天话怎么那么多,快点给我……”苏景冉似乎是有些不耐,更加加快了运动的频率。

  • 人身上&,急不

    那张自己亲手挑选的雕花大床上,男人正伏在女人身上剧烈地运动着,急不可耐的两人甚至衣衫尚未褪尽,就纠缠在了一起。

  • “是啊&”顾念

    “是啊,报答,这就是最好的报答啊……”顾念冷冷一笑道。

  • 一开始&姗故意

    “哟,看得出来,她倒是挺会心疼你的,只可惜啊,从一开始你就是我的……”袁姗故意挑衅似的向门口看了一眼道。

  • 推,就&间睁大

    门是虚掩的,轻轻一推,就开了,透过半掩的门扉,顾念骤然间睁大了眼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