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迅速,顾念了在心里提早数给着,昨天该是钟少铭给与自己准确消息的最后时间了。上午三四点钟,钟少铭像一如往常像,把车子停在楼下的私人庭院里,而站在二楼卧室里下午四五点钟,钟少铭像往常一样,把车子停在楼下的私人庭院里,而站在二楼卧室里的顾念早已经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

时间过得很快,顾念已经在心里提前数算着,今天该是钟少铭给予自己确切消息的最后时间了。

下午四五点钟,钟少铭像往常一样,把车子停在楼下的私人庭院里,而站在二楼卧室里的顾念早已经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

进门之后,吴妈先是招呼钟少铭吃饭,钟少铭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坐到饭桌上,而是手里夹着一个公文包上了楼。

他这次很有礼貌,站在房门前先是轻轻地敲了一下门,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蛮不讲理地闯入顾念的房间。

顾念开门的时候,双方站在门口,彼此对望了一眼,顾念居然情不自禁的微微有些紧张。

“我可以进去吗?”钟少铭的态度并没有以往那么蛮横,反而显得有些许客套。

“请便!反正这是你家,你自然想什么时候闯进来都不用敲门。”顾念平静道。

钟少铭自然能听出顾念话里的讽刺和怨言,然而他并不显得尴尬,气度像以往一样从容,即便他是做错事的一方。

对于他这种厚脸皮,打死都不会认错的性格,顾念在心里也不得不佩服。

他迈步走入卧房内,环顾四周,然后轻声道:“关于你的身份,我拜托韦逸凡都已经查清楚了,不过,接下来我想跟顾小姐达成一份协议,不知道顾小姐意下如何?”

“呵呵。你终于肯承认我不是夏晚晴了?那么你之前对我的侮辱和惩罚呢?就这么算了?”顾念冷冷一笑,颇有些不甘心道。

“顾小姐,先不要着急秋后算账,先听完我的协议内容,再算账也不迟。”钟少铭的态度一如既往地淡定。

“你说吧!”顾念显得有些无所谓。

既然钟少铭已经查明了自己的真身,反正自己已经抱定了离开这里的决心,对于他们这些有钱人的想法和趣味她丝毫不关心。

“你的真实名字是顾念,你之前是一家公司的珠宝设计师,在业内也算是小有名气,你之前有个谈了八年的男朋友叫苏景冉,你们从高中时候就认识,大学时候也是校友,你供他出国留学,他却在事业刚刚崭露头角的时候甩了你,攀上了高枝,结婚当天被你撞见出轨你的闺蜜,世代集团总裁的千金袁姗,事后房子也被他们据为己有,你母亲因为这件事情,心脏病突发离世……”

钟少铭漫不经心地讲述着,字字句句却再次扎在了顾念的心上,这一切宛如昨天亲历,令她心绪难平,愤恨无比。

“钟少铭!你是故意来取笑我,看我此刻如何卑微如泥土的是吗?”顾念咬牙切齿,一字一句说道。

“你先不用着急,听我把话说完……”钟少铭突然一顿道。

顾念努力平复了一下想打人的情绪,勉强道:“那你继续说!”

“你父亲因为贪腐问题,遭人栽赃陷害,目前还在监狱服刑。”钟少铭把话说完之后,定定地注视着顾念。

“钟少铭,你把我的底细查的这么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顾念发现自己平复不了!

“我并不是故意要查你,而是为了查清楚你到底是不是夏晚晴,顺带着查出了这么多东西,所以,对于这一切你没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你想要我说什么?”

“你难道不想报仇吗?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对害你的渣男贱女,逍遥快活,你却只能忍气吞声,委曲求全?”

钟少铭这几句话再次地刺痛了顾念的心,让她眼里盛满了愤怒。

“我当然想报仇。可是……”

“可是,以你目前的能力,也不过就是想想而已……”

“钟少铭,你……”

“先不要着急,你把这份协议看完,我们再谈接下来的事情。”

说话间,钟少铭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早已经打印好的协议,扔到顾念的面前。

顾念略有些迟疑,但还是捡起了那份协议,然后尽量平复着狂跳的心,逐字逐句地看起来。

“这是你最好的机会,你可以考虑一下,再做决定。”钟少铭似乎已经吃定了顾念,口气一如既往地云淡风轻。

书评(165)

我要评论
  • “她可&”

    “她可是今天婚礼的新娘啊,如果这些话被她听到,不知道她会怎么想呢?”

  • 姗,大&的心机

    眼前的这个袁姗,大学时候跟苏景冉一起的校友,跟她的心机和手段比,自己还是太过于稚嫩了。

  • “哟,&口看了

    “哟,看得出来,她倒是挺会心疼你的,只可惜啊,从一开始你就是我的……”袁姗故意挑衅似的向门口看了一眼道。

  • 活即将&开始,

    她和苏景冉恋爱长跑八年今天终于修成正果,理想中的幸福生活即将开始,在接受亲朋敬酒祝福时便不免多饮了几杯。

  • 时间,&愕中的

    与此同时间,门被砰地一声撞开,顾念浑身颤抖着站在门口,目光恰好与惊愕中的苏景冉撞在一起。

  • ,本来&?”

    “随她怎么想,本来我也没想这么早跟她结婚,再说今天宾客敬酒的时候,她可是替我挡了不少酒,哪有这么快就醒?”

  • “早就&这句话

    “早就在一起了?那他为什么还要答应跟我结婚?”顾念虽然这句话是对袁姗说的,目光却直直地盯着躲在袁姗身后的苏景冉。

  • 袁姗却&冉身前

    袁姗却是匆匆遮掩一下,雪白的大长腿往前一迈,抢先一步挡在苏景冉身前。

  • 中的是&道,就

    首先映入她眼中的是那张女人的脸,那是她的闺蜜袁姗,也是她今天婚礼指定的伴娘,男人不用看也知道,就是今天婚礼的新郎苏景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