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被钟少铭锁进卧房后,有片刻的呆愣,接着她才渐渐地冷静下去。手机提示音再度响了,顾念急忙摸出手机查询,有两个未接电话,除了几条微信上的未读消息,都是许曼发回来手机提示音再次响起,顾念赶忙摸出手机查看,有两个未接电话,还有几条微信上的未读消息,都是许曼发过来的。。...

顾念被钟少铭锁进卧房之后,有片刻的失神,然后她才渐渐冷静下来。

手机提示音再次响起,顾念赶忙摸出手机查看,有两个未接电话,还有几条微信上的未读消息,都是许曼发过来的。

“曼曼,你在哪里?你还好吗?”顾念尽量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对着话筒发了一条语音消息。

“念念,我还好,钟少铭没把你怎么样吧?”很快许曼就回了一条语音消息。

“没有,你在干嘛呢?那个人没有怎么为难你吧?”

“没有。我们在喝咖啡,我现在在洗手间里跟你说话,他这个人虽然有点油嘴滑舌,但对女人还是挺有礼貌的……”

听完许曼的语音,顾念一瞬间有些吃惊,两个人在喝咖啡,这又是什么情况?这是钟少铭故意手下留情吗?还是自己本来就理解错了钟少铭的意思?

顾念还没来得及发语音追问的时候,许曼又发来一条。

“念念,我从韦逸凡这里了解到了关于钟少铭的一些信息,钟少铭表面上是美林医院的外科医生,实际背景则是MG集团的少主,亿万财产继承人,他这人行事有点古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家公子,却偏偏对医学情有独钟……”

顾念还想再问些什么,许曼那边却没有再回话,或许她在忙着约会?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虽然对钟少铭的背景有所揣测,但是知道钟少铭是MG集团的少主之后,顾念还是微微有些震惊,MG集团她当然知道,亚洲最大的商业财团,旗下涉及房地产、电子机械、远洋运输等诸多产业,其掌门人钟怀山也是在财经杂志上经常出现的风云人物。

不过据她所知,钟怀山已经年逾七旬,其独子钟烈在多年前的一次绑票案中被绑匪撕票,中间一辈断档,钟少铭应该是他的孙子。

这样或许也可以解释,钟少铭为什么选择做了美林医院一个小小的外科医生,低调生活,这都是多年前的心理创伤所产生的后遗症啊。

不过,这些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自己只不过就是凭空想想吧……

对于有钱人的世界,以及行为方式,顾念心里并不能全懂,她现在所期望的就是,钟少铭在三天之后最好能验明自己的正身,然后说一句,你不是夏晚晴,你可以走了。

如此一来,她就谢天谢地了。

抱着这样的心态,她后面做事谨慎小心,尽量不再与钟少铭正面交锋,故意去激怒他。

钟少铭的生活作息则是相当有规律,就像是普通的上班族一样,早上九点开车出去,然后下午四五点钟回来。

吴妈则是准确地计算着钟少铭的上下班时间,在他上班或者下班的时候,提前几分钟准备好饭菜,在吃饭这个过程中,顾念则是有幸成了陪吃的那一个人。

不过,她还是习惯于离钟少铭远远的,钟少铭坐在桌子的这一头,顾念则是坐在与他相对立的另一头,她低着头自己吃自己的,既然他不搭理自己,自己自然也乐得清闲。

期间有些时候,钟少铭会经意,或者不经意地看顾念一眼,顾念则是故意假装没看见。

最惊心动魄的则是晚上,顾念常常害怕钟少铭会不会像那晚上一样,突然闯入自己的房间,毫不讲理地对自己施加暴行。

所以,每次临睡前,她除了把房门反锁上,还会将房间里的书桌移到门前,顶住房门,躺在床上也是时刻细心地聆听着门外的动静。

她甚至偷拿了厨房里的一把水果刀,藏在枕头底下,以防钟少铭闯进来强迫她的时候,她可以直接做的更绝一点。

可偏偏这段时间,钟少铭很规矩,在没有验明她的正身之前,并没有再对她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使她的愿望一次次落空。

一夜安睡醒来,太阳透过窗子照进屋里,顾念坐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有那么一瞬间,她自己也不禁哑然失笑。

为什么自己所害怕和恐惧的没有到来,心里反而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呢?

书评(234)

我要评论
  • &跟苏景

    眼前的这个袁姗,大学时候跟苏景冉一起的校友,跟她的心机和手段比,自己还是太过于稚嫩了。

  • ,我们&,其实

    “念念,既然今天你都已经看到了,我们也不用再藏着掖着了,其实我们早就在一起了,景冉爱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 &狗男女

    顾念气的浑身发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一对狗男女,那个口口声声在自己耳边说着爱她的男人现在像个缩头乌龟一样站在袁姗身后。她脸色惨白,手紧握成了拳头,关节泛白。

  • &婚礼的

    首先映入她眼中的是那张女人的脸,那是她的闺蜜袁姗,也是她今天婚礼指定的伴娘,男人不用看也知道,就是今天婚礼的新郎苏景冉。

  • 出的方&洁白的

    她瞬间清醒了大半,拖着沉重的身体起身,向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走去,一袭洁白的拖地婚纱衬出她美妙的身姿。

  • &客散尽

    婚宴宾客散尽的现场一片狼藉,斜卧在沙发上的顾念脸上还洋溢着一抹幸福的微笑。

  • 气血上&人的对

    她的手紧紧地攥着门把手,气血上涌,正欲破门而入时,却听到里面传来两人的对话。

  • “早就&这句话

    “早就在一起了?那他为什么还要答应跟我结婚?”顾念虽然这句话是对袁姗说的,目光却直直地盯着躲在袁姗身后的苏景冉。

  • 血的心&他们从

    这句话,再次刺中了顾念滴血的心,难道他们从一开始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