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少铭拎着情份再度回别墅,任情份怎么反抗意识都是无济于事,他好像在心里了打定主意了如何惩罚情份的决心。“你个神经病!你要不然敢造成伤害我闺蜜许曼,我就算死都会放过我你的!“你个神经病!你要是敢伤害我闺蜜许曼,我就算死都不会放过你的!”顾念知道自己逃跑无望,反倒关心起许曼的安危来了。。...

钟少铭拎着顾念再次回到别墅,任顾念怎么反抗都是无济于事,他似乎在心里已经打定了如何惩罚顾念的决心。

“你个神经病!你要是敢伤害我闺蜜许曼,我就算死都不会放过你的!”顾念知道自己逃跑无望,反倒关心起许曼的安危来了。

“至于你闺蜜会不会受到伤害,这要看你接下来如何配合,配合的程度又是如何!”钟少铭故意对她施压。

“你,你想干嘛……”顾念护着胸口,紧张道。

“我想干嘛?不是也早已经都干了吗?”钟少铭低下头去,贴近顾念的脸,灼热的气息喷到她的脸上,弄得她痒痒的。

“人渣!臭流氓!”顾念低声咒骂着。

“夏晚晴,逞一时口舌之快,换来狠狠的惩罚,可不是你的风格哟!”钟少铭漫不经心地说道。

说话间,钟少铭已经开了门,听到开门声,吴妈急急忙忙走上前来。

她紧张地看着钟少铭道:“少爷,对,对不起,是我没有帮你看好夏小姐……”

“这里没你的事了,吴妈,你先下去吧!”钟少铭内心毫无波澜地吩咐道。

“少爷。”吴妈看了一眼钟少铭,转而又看了一眼满脸愤恨和委屈的顾念道:“我看得出,夏小姐心里已经有悔意了,就请你不要再惩罚夏小姐了。”

“嗯?她对你说了什么?”钟少铭盯着吴妈问。

“没,没什么……”吴妈轻声开口。

“好了,我知道了。”钟少铭语气平淡道。

待吴妈走后,钟少铭转过脸来看着顾念道:“夏晚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关于你跟夏晚晴过去的事情,我从吴妈那里都知道了,我同情理解你,不过,我再次重申一点,我不是夏晚晴,我是顾念,这个名字我已经用了二十六年,打从生下来开始就没有改变过,如果是我自己犯下的错误,我甘愿接受惩罚,但是代替别人受过,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顾念说这话时,迎着钟少铭的目光没有一丝畏惧。

“还有呢?”钟少铭盯着她的眼睛看了足足有几秒钟。

“不信,你可以看我身份证,这个假不了吧!”顾念的语气开始加重。

“拿来。”钟少铭伸手道。

“不过,我身份证我没带在身上,放我闺蜜许曼家里了,但是,我可以出去给你拿!”顾念认真道。

“呵。”钟少铭轻哼道:“夏晚晴,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呢!想逃跑找个这么弱智的理由来骗我?”

“我没有骗你,我是认真的。”顾念一脸肯定地看着钟少铭,却瞥见了他嘴角有些讽刺的笑意。

“夏晚晴,你既然膜都可以作假,身份证当然也可以作假,毕竟那个成本似乎更小一些,街头贴满这种小广告。”钟少铭态度轻飘道。

“你无耻!”顾念挥手一巴掌甩向钟少铭。

想到那夜他对自己蛮不讲理的掠夺和占有,顾念就感到心中一阵愤恨,本来记忆已经淡化,却没想到他今天能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来。

然而巴掌还未落下,手臂就被钟少铭中途捉住,钟少铭咬牙道:“想打我?敢打我的,你是第一个!”

“我已经受够了你的侮辱和自以为是,我现在总算能体会到夏晚晴当初为什么会离开你了,因为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别人去爱!内心自私自利,只是生了一副好皮囊,有钱又怎么样?你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混蛋!”顾念言辞激烈道。

她今天是真有点被惹怒了,她对这个疯子,已经失去了任何耐心。

“夏晚晴,你在说什么?有胆你再说一遍!”钟少铭的怒火已经被点燃。

“你根本就不配拥有真爱!”顾念没有丝毫的胆怯,针锋相对道。

钟少铭手上一用力,直接将顾念逼到了墙角,手指紧扣她下巴,目光如同一只被激怒的野兽。

“夏晚晴!你让我心痛!”

“钟少铭,你对我的暴力不会让我屈从,只会让我更加恨你!”顾念脸色涨红道。

“夏晚晴,三天……三天为限,我会彻底查清楚你的身份,让你死个明白,这三天之内,你也不要妄想离开这里!”

钟少铭说话间,手上的力道放松,反手擒住顾念的手腕,直接拖拽着她回到了楼上的卧房,然后干脆将她锁进了卧房内。

书评(87)

我要评论
  • ,那是&道,就

    首先映入她眼中的是那张女人的脸,那是她的闺蜜袁姗,也是她今天婚礼指定的伴娘,男人不用看也知道,就是今天婚礼的新郎苏景冉。

  • 却直直&的苏景

    “早就在一起了?那他为什么还要答应跟我结婚?”顾念虽然这句话是对袁姗说的,目光却直直地盯着躲在袁姗身后的苏景冉。

  • &果,理

    她和苏景冉恋爱长跑八年今天终于修成正果,理想中的幸福生活即将开始,在接受亲朋敬酒祝福时便不免多饮了几杯。

  • 卧在沙&上还洋

    婚宴宾客散尽的现场一片狼藉,斜卧在沙发上的顾念脸上还洋溢着一抹幸福的微笑。

  • 点给我&了运动

    “宝贝,你今天话怎么那么多,快点给我……”苏景冉似乎是有些不耐,更加加快了运动的频率。

  • 时间,&撞在一

    与此同时间,门被砰地一声撞开,顾念浑身颤抖着站在门口,目光恰好与惊愕中的苏景冉撞在一起。

  • 声音钻&从后边

    此时口渴的厉害,原本想起身找水喝,突然一阵愉悦的声音钻入了耳中,让她倏然一惊,那声音好像是从后边的卧室发出来的。

  • 既然不&你早说

    “苏景冉,你既然不想跟我结婚,你早说啊……为什么骗我?!”顾念怒视着苏景冉,声嘶力竭道。

  • 啊……&”顾念

    “是啊,报答,这就是最好的报答啊……”顾念冷冷一笑道。

  • ,既然&都已经

    “念念,既然今天你都已经看到了,我们也不用再藏着掖着了,其实我们早就在一起了,景冉爱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