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晚晴,我对你了算够客套的了,切记一次次地全新挑战我的底线……”钟少铭拎着顾念,边走边地说。“等等,我明白你现在受过欺骗和伤害,但是让我替代一个毫不不相干“等等,我知道你以前受到过欺骗和伤害,可是让我代替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受过,我冤枉啊……”顾念表情痛苦地回应道。。...

“夏晚晴,我对你已经算是够客气的了,不要一次次地挑战我的底线……”钟少铭拎着顾念,一边走一边说道。

“等等,我知道你以前受到过欺骗和伤害,可是让我代替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受过,我冤枉啊……”顾念表情痛苦地回应道。

“少废话,安心接受属于你自己的惩罚吧……”

后知后觉的许曼,刚跑了两步,才发现闺蜜顾念已经被掳走,返身快跑几步,直接伸臂挡住钟少铭去路。

“男神,如果你是有施*虐倾向,一定要找一个人凌虐,那么,就请让我代替她吧……”

许曼一副大义凛然,甘愿代替顾念受虐的决绝。

“滚开!哪里来的花痴?我对你毫无兴趣!”钟少铭一副懒得理睬她的样子。

许曼被晾在原地,感到内心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刺痛让她瞬间清醒。

“光天化日之下,居然从我身边公然抢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首先,你要搞清楚一点,所有一切都是她欠我的,都是她理所应当接受的惩罚,至于其它,懒得跟你废话……”钟少铭继续拉着顾念往前走。

“男神,既然言语不能和平解决问题,咱们决斗吧!”不犯花痴的许曼,重新回归了她的侠女本色。

不过,钟少铭似乎并不想跟许曼过多纠缠,直接摸出手机,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韦逸凡,我限你五分钟之内,立刻马上过来!帮我弄走眼前的这个女人!”

许曼瞪眼瞧着他道:“怎么?怕啦?有本事打架别找帮手啊!”

钟少铭摇了摇头,看着许曼,一副你死定了的姿态。

“曼曼,别管我,你快跑啊……这个人不敢把我怎样的!你现在不跑,一会儿指不定他会使出什么卑劣的手段来对付你的!”喘过气来的顾念,对着许曼大喊道。

“念念,这个时候让我放弃你是根本不可能的,你知道我可不是那种重色轻友的人……想动我最好的闺蜜?即便他长得像男神又怎么样!”

就在双方对峙,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里,一辆白色保时捷风驰电掣而来。

车门打开,一个油头粉面,帅的掉渣的男人从车里下来,几乎是飞一般地挡在了钟少铭面前。

“钟少,你所说的……就是这个女人?”

“是的。”钟少铭拉着顾念继续往别墅区走,丢下一句话道:“韦特助,这里就交给你了,怎么做你懂的!”

“钟少,你是知道的,我韦逸凡的座右铭就是,没有我解决不了的事,没有我泡不了的妞!”韦逸凡斜眼打量许曼一眼,一副电死人不偿命的骚包表情。

“滚开!信不信我分分钟打死你!”许曼张牙舞爪道。

“滚什么滚……开什么开,菇凉,大约你还不知道我的江湖名号吧?如果你知道我的江湖名号之后,肯定会迫不及待地想要跟我去喝杯咖啡,然后继续聊聊人生……”

“死一边去!我对你的江湖名号不感兴趣,想要泡妞?你挑错时间了,别耽误我救人!”许曼直接丢给他一个眼刀子,想要让他迫于精神威压退散。

“既然如此,那我就只好自报家门了,我就是那一枝梨花压海棠,江湖上人称玉面琵琶小喇叭的金牌特助,韦逸凡是也……”韦逸凡一副认真脸道。

许曼直接被他的一句自报家门笑喷,终于开始正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你这个人蛮有意思的,你外号是不是还叫韦小宝?不过现在我没功夫陪你玩,赶紧给我走开!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闺蜜被坏人掳走不救!”

“坏人?你知道刚才掳走你闺蜜的那尊大神是谁吗?”

“是谁?”许曼迫不及待,一脸好奇道。

“他就是MG集团的少主,亿万财产继承人钟少铭,没事咳嗽一声市长都会跟着感冒的人。”

“艾玛,念念这不是入了狼窝,而是掉进金窟里了啊!”

书评(113)

我要评论
  • 对自己&的如袁

    苏景冉对自己的这段感情,难道真的如袁姗说的那样,从一开始就是一种利用和被利用的价值?

  • 么还要&的苏景

    “早就在一起了?那他为什么还要答应跟我结婚?”顾念虽然这句话是对袁姗说的,目光却直直地盯着躲在袁姗身后的苏景冉。

  • 人身上&可耐的

    那张自己亲手挑选的雕花大床上,男人正伏在女人身上剧烈地运动着,急不可耐的两人甚至衣衫尚未褪尽,就纠缠在了一起。

  • 开始,&免多饮

    她和苏景冉恋爱长跑八年今天终于修成正果,理想中的幸福生活即将开始,在接受亲朋敬酒祝福时便不免多饮了几杯。

  • “景冉&,你说

    “景冉,你说我好啊,还是顾念好呢?”袁姗故意娇媚道,一双勾人的桃花眼不经意间往门口瞟了一眼。

  • 的场地&来。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说什么她也不会相信,两个自己最信任的人,会在这样的场地场合之下,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来。

  • &我也没

    “随她怎么想,本来我也没想这么早跟她结婚,再说今天宾客敬酒的时候,她可是替我挡了不少酒,哪有这么快就醒?”

  • 你想的&听我解

    “念念,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你听我解释……”从袁姗身上退下来的苏景冉,急忙提上裤子道。

  • 与此同&撞开,

    与此同时间,门被砰地一声撞开,顾念浑身颤抖着站在门口,目光恰好与惊愕中的苏景冉撞在一起。

  • 人的脸&婚礼的

    首先映入她眼中的是那张女人的脸,那是她的闺蜜袁姗,也是她今天婚礼指定的伴娘,男人不用看也知道,就是今天婚礼的新郎苏景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