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妈慈善公益的目光望向情份,接着轻轻摇了摇摇头,长叹道:“夏小姐,才但是半年时间,你真什么都不记得我了吗?”“吴妈,你究竟是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点儿都不明白了……”情份一脸“两年前,少爷不顾一家人的反对,执意迎娶夏小姐您,夏小姐您却在跟在少爷的婚礼上不告而别,这些应该您都清楚吧?您所不知道的是,少爷在后来开车寻找您的过程中,出了车祸,当时差点把命都丢了,我知道少爷最疼的不是身上的伤,而是心里的伤,还有因为您的出走,他在亲戚朋友面前颜面扫地……”。...

吴妈慈善的目光望向顾念,然后微微摇了摇头,叹息道:“夏小姐,才不过两年时间,你真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吴妈,你到底是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点都不明白……”顾念一脸茫然道。

“两年前,少爷不顾一家人的反对,执意迎娶夏小姐您,夏小姐您却在跟在少爷的婚礼上不告而别,这些应该您都清楚吧?您所不知道的是,少爷在后来开车寻找您的过程中,出了车祸,当时差点把命都丢了,我知道少爷最疼的不是身上的伤,而是心里的伤,还有因为您的出走,他在亲戚朋友面前颜面扫地……”

吴妈娓娓道来,就像是在讲述一个并不遥远的故事,让顾念内心微微有些动容,当真看不出来,看起来不近人情的钟少铭,居然也曾为了一个女孩如此痴情?

听吴妈讲完钟少铭跟那个夏晚晴过去的事情,顾念倒是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情绪也没有之前那么反应强烈了。

吴妈以为顾念在自己的点拨之下,记起了过去的事情,甚至内心里开始有所悔悟,于是便退出了顾念所在的房间,想要让顾念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顾念只是短暂地安静了片刻,心情又莫名变得烦躁起来,虽然知道了钟少铭为何恨夏晚晴的原委,但是自己又要如何向他证明自己并不是夏晚晴呢?

难道夏晚晴当初所犯下的错误,都要自己来承担?自己外面可是也还有许多糟心事等着自己呢!总不能就这样心甘情愿的留在这里,代替夏晚晴受过吧?

想到这里,顾念开始给许曼打电话,她觉得这个时候只有许曼能帮自己,让自己先想方设法离开这里。

手机铃音响了片刻之后,电话被接起,那边立时间传来许曼着急的声音。

“念念,你现在在哪儿呢?什么时候能回来?”

“别说了,我被一个神经病强行带进了他的别墅,现在正想着怎么出去呢……”

“嗯?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碰上色*狼了?你现在在哪儿?”

“哎,也算不上色*狼吧,具体我也说不上我现在这是在哪儿,一会我微信给你发送位置共享,你来接应我一下吧!我想方设法从这里逃出去……”

“好,实在不行我帮你报警也行!”

“报警我看就不必了吧?”

顾念想到自己还借了钟少铭五十万,再怎么说,危难时候人家也算是帮过自己的,能和平解决最好,要是真把事情闹到警察蜀黍那里就不好了。

挂断电话之后,顾念将手机切换到微信,顺手给许曼发了一个位置共享,顾念仔细看了一下,从位置上看自己目前所处的位置位于西郊的一片高档别墅区,跟许曼所处的地方,大约有二十公里。

顾念正盘算着,许曼到这里的距离,以及最快的时间,却突然传来几声敲门声,吓了顾念一跳,差点把手里的手机当炸弹扔出去。

开门之后,发现站在门口的是吴妈,她笑得温暖人心,手里还端着一份点心和一杯刚煮好的咖啡。

“夏小姐,您也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吧!少爷那个人我了解,就是嘴上强硬,实则是心里有大善的人,我知道,夏小姐您现在心里也已经有了悔意,我抽个时机再劝少爷几句,我想这个事情会慢慢化解的……”

“呃……吴妈,真是谢谢你了……”顾念嘴上这么说着。

她心里其实就是想应付一下吴妈,然后等着许曼来接应她,自己再伺机离开这里。

想要等到钟少铭那个人回心转意,主动放自己走,那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呢,况且自己本来就不是夏晚晴好不好,自己没事去背这个锅干嘛?这样很好玩吗?还是自己有义务开导钟少铭?

一想到钟少铭的自以为是,蛮不讲理,顾念就气不打一处来。

若是委屈求全,跟这种人生活在一起,时间久了,恐怕自己也会得上什么心理扭曲,极度妄想的病吧?

不行,她一定要想方设法离开这里,珍爱生命,远离神经病!

书评(357)

我要评论
  • 她今天&景冉。

    首先映入她眼中的是那张女人的脸,那是她的闺蜜袁姗,也是她今天婚礼指定的伴娘,男人不用看也知道,就是今天婚礼的新郎苏景冉。

  • 她也不&出这么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说什么她也不会相信,两个自己最信任的人,会在这样的场地场合之下,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来。

  • 因为你&留学时

    “那是因为你当初帮助过他不少,他出国留学时你也接济过他,他对你心里有些许歉疚,想报答你吧?”袁姗双臂挽在胸前,神色飘忽道。

  • 的心机&己还是

    眼前的这个袁姗,大学时候跟苏景冉一起的校友,跟她的心机和手段比,自己还是太过于稚嫩了。

  • 你就是&。

    “哟,看得出来,她倒是挺会心疼你的,只可惜啊,从一开始你就是我的……”袁姗故意挑衅似的向门口看了一眼道。

  • 挑选的&男人正

    那张自己亲手挑选的雕花大床上,男人正伏在女人身上剧烈地运动着,急不可耐的两人甚至衣衫尚未褪尽,就纠缠在了一起。

  • ,本来&想这么

    “随她怎么想,本来我也没想这么早跟她结婚,再说今天宾客敬酒的时候,她可是替我挡了不少酒,哪有这么快就醒?”

  • 为什么&冉,声

    “苏景冉,你既然不想跟我结婚,你早说啊……为什么骗我?!”顾念怒视着苏景冉,声嘶力竭道。

  • “宝贝&多,快

    “宝贝,你今天话怎么那么多,快点给我……”苏景冉似乎是有些不耐,更加加快了运动的频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