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曼这句话故意地说得很大声地,婚纱店内的店员也都听见了,有人就在私底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出来,袁姗登时会觉得脸上有些挂忍不住了。“许曼,我与你往昔无怨,日前无仇,你可“许曼,我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可别故意找事……”。...

许曼这句话故意说得很大声,婚纱店内的店员也都听到了,有人开始在私底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袁姗顿时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许曼,我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可别故意找事……”

“啧啧,你紧张什么?就算顾念和苏景冉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我还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啊?别装什么无辜纯洁白莲花,给谁看呢?”

许曼的话说完之后,袁姗的脸蹭地一下子就红了,眼神飘忽道:“你别太过分啊,非要在这里撕破脸吗?”

“听这话,我好像有多怕你似的!说,你都勾搭过几个男人了?你当年大学里怀了林京的孩子,忘了是谁跟你一起去医院堕胎的?!”

袁姗大惊失色,这个时候可以明显地看到她身后的苏景冉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顾念倒是感觉有些解气,这么些年了,许曼仗义执言的侠女本色依旧没有改变。

“你说什么!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被激怒的袁姗,挥舞着双臂直接扑向了许曼。

许曼也不示弱,迎着扑向自己的袁姗,直接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

“啪——”

耳光响亮,袁姗愣怔在原地,周围传来一阵看热闹的哄笑声,毕竟大体了解了事情经过的人不会站在袁姗这一方的。

“许曼,你这个小贱人,你居然还敢打我?”袁姗嘴上哇哇大叫着。

看到袁姗受了欺负,站在她身后的苏景冉自然也看不下去了,直接迈步上前,就要去打许曼。

即便顾念原来并不想在这种场合下闹*事,但是看到为自己强出头的许曼要受欺负,也自然不能置身事外。

“苏景冉,你居然还想打许曼?长本事了吧?”顾念直接扔了手里的购物袋,扑向苏景冉。

“念念,不要手软,今天我就帮你撕了这对狗男女!”许曼也是情绪激动,直接放弃了这边的袁姗,转而跟顾念一起围攻苏景冉。

苏景冉虽然是个男人,但是也完全应付不了两个打架完全不按照套路来的女人,没占到啥便宜,脸上反而被刮花了几处。

围观的人群只管看热闹,既不劝架也不拉架,最后还是赶来的商场保安把他们分开了。

虽然手上占了不少便宜,许曼却依旧有些不依不饶的,挣脱了保安的钳制,还想要去挠苏景冉,再次被见事不好的保安给抱住了。

袁姗护着苏景冉,从包里抽出几片湿巾,去擦苏景冉脸上的血痕,一边擦还一边气咻咻地骂:“疯子!简直是两个疯子!”

“来呀,狗男女,老娘今天是替天行道!”许曼继续不停地叫嚣道。

袁姗定了定神色,转过脸来先是看了许曼一眼,然后目光落在顾念的脸上道:“好你个顾念,今天你是故意的吧?找帮手来闹*事?”

“闹*事?对于你们俩所做的那一切,你觉得这一点惩罚就够了?后面对你们的惩罚报复只会更加猛烈!”顾念当即也不甘示弱道。

“顾念,你以为以你现在的状况能奈何得了我跟景冉吗?做梦吧!你只配被人踩在脚下!”说话间,袁姗上前一步,用更低的声音对顾念说道:“既然如此,我不妨告诉你一个更令你意想不到的消息,其实……我已经怀了景冉的孩子!已经有两个月了……”

说话间,袁姗故意在顾念的面前,轻轻抚了下小腹,神情中尽是得意。

“你们……”顾念咬牙切齿,正要扑向袁姗。

袁姗却快速闪开,退到了苏景冉身边,而情绪激动的顾念,也被另一个保安抱住了胳膊。

袁姗和苏景冉讨不到任何便宜,也受不了周围围观人群轻蔑的眼神和时不时的哄笑声,则是趁机与她们拉开了距离,避之不及。

“有本事别跑,来呀!互相伤害呀!”许曼挣扎着,几欲挣脱保安的钳制。

袁姗则是挽着苏景冉的手臂,快速离开了商场,上了停在商场外的一辆白色宝马车里。

书评(270)

我要评论
  • 扉,顾&间睁大

    门是虚掩的,轻轻一推,就开了,透过半掩的门扉,顾念骤然间睁大了眼睛。

  • &,本来

    “随她怎么想,本来我也没想这么早跟她结婚,再说今天宾客敬酒的时候,她可是替我挡了不少酒,哪有这么快就醒?”

  • 藉,斜&顾念脸

    婚宴宾客散尽的现场一片狼藉,斜卧在沙发上的顾念脸上还洋溢着一抹幸福的微笑。

  • 新娘啊&被她听

    “她可是今天婚礼的新娘啊,如果这些话被她听到,不知道她会怎么想呢?”

  • 与此同&身颤抖

    与此同时间,门被砰地一声撞开,顾念浑身颤抖着站在门口,目光恰好与惊愕中的苏景冉撞在一起。

  • 那张女&婚礼的

    首先映入她眼中的是那张女人的脸,那是她的闺蜜袁姗,也是她今天婚礼指定的伴娘,男人不用看也知道,就是今天婚礼的新郎苏景冉。

  • 声音钻&好像是

    此时口渴的厉害,原本想起身找水喝,突然一阵愉悦的声音钻入了耳中,让她倏然一惊,那声音好像是从后边的卧室发出来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