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起了个大清早,抱着电脑就页求职网站,连续投了几份简历后,许曼端着做好的早饭从厨房走了出,放到了餐桌上。“心心,我昨天陪你回去去走走吧,画稿在月初之后交就行“念念,我今天陪你出去走走吧,画稿在月底之前交就行,我在家里也没事。”。...

顾念起了个大早,抱着电脑开始浏览求职网站,连续投了几份简历后,许曼端着做好的早饭从厨房走了出来,放在了餐桌上。

“念念,我今天陪你出去走走吧,画稿在月底之前交就行,我在家里也没事。”

“谢谢你了,曼曼。”顾念接过许曼递来的牛奶,余光注意着自己的手机,现在网上投简历的效率要高很多,不出意外,半个小时左右就会收到面试的邀请。

果不其然!放在手边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顾念放下了杯子,打开看着短信上的内容。

“夏晚晴,既然你不肯认错,我就陪你一错到底!”

“神经病!”顾念骂出了声音,顺手删掉了短信,这个混蛋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手机号的,这算是威胁吗?

“念念,你在说谁神经病?”

“没什么,一个自以为是的男人而已。”顾念将手机放在了一旁,吃完早饭后,收到了两家公司发来的面试通知,在许曼的建议下,顾念简单的化了个妆,与许曼一起出了门。

顾念在许曼的陪同下,先去了第一家,面试官对顾念的整体印象相当满意,顾念皮肤白皙,气质娴静,一米七的身高,个人简历也是让面试官对她的能力有更深的认知。

毕竟顾念以前的那些珠宝设计样稿,摆在哪个有经验的人面前,都能看出她的才华来。

两万底薪,外加奖金,一个月试用期,明天就可以入职。

Boss也是求贤若渴,迫不及待地想要将顾念揽入自己麾下。

顾念对于薪资也算是满意,原本想回去休息调整一下,明天就入职,尽快工作,又被许曼拉着去了市中心的购物广场。

按照许曼的话来说就是为了辞旧迎新,把以前不好的通通扔掉,整个人先焕然一新迎接新的生活,顾念摆手说自己没钱,换来了许曼大气的一句,我养你!

两人在最新的春装区开始闲逛,在许曼的热情怂恿下,顾念开始一件一件的试着衣服,许曼想在顾念入职新公司之前,把顾念重新捯饬一番。

“曼曼,你确定这么大的,你能撑得起来嘛?”

“喂,顾念!你别小看我!我好歹,也是有一点的!”

两人藏在更衣室里,看着手里的内衣开始了探讨,顾念嘿嘿一笑,盯着许曼扁平的胸部,“曼曼,说真的,你前面跟后面我还真的分不出来。”

“去你的!”许曼哼哼了两句,费力的挺着自己的胸,然后一把夺过了顾念手里的胸罩,“出去结账,然后我们去吃午饭了。”

“好好好!”顾念跟在许曼身后,结完账后,两人朝着餐饮部走去。

两人有说有笑的商量着中午应该吃什么的时候,被前面围观的人群吸引了过去,女人刺耳的声音让顾念脸上的笑意开始消失,她拉着许曼的手打算离开这里的时候,被许曼拽着朝着人群走了过去。

这个声音!她两同时听了出来。

“知不知道,你们这个破店,我随时都可以出手买下来,去叫你们这里的总经理过来!我非要让你们统统滚蛋!”这个声音太过于刺耳,许曼伏在顾念耳边说了句话,她两今天,就要在这里看热闹了。

“是是是!袁小姐,是我们没有处理好事情,还请袁小姐大人不记小人过,袁小姐想要的婚纱款式我们这种小店实在是无能为力……”

“我知道你们废物!不必说出来!”

“姗姗,你消消气,我们婚纱在国外买就好了,好不好?”这个低声下气的声音让顾念的一颗心,砰砰砰的直接乱撞,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袁姗和苏景冉两个人,更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带着袁姗来试婚纱……

“哟,我以为是谁呢,刚抢了别人老公,就在这里颐指气使,作威作福啊……”许曼上前一步,侧目打量着袁姗道。

袁姗有些愕然,看清了来人是许曼,再看她身后的顾念,她有些心虚地急于转身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如果是叙旧,改天吧……”

“别急着走啊,我正想采访一下你,勾搭别人老公有啥经验心得呢,你这倒好……”许曼眼疾手快,上前拉了袁姗一把道。

书评(299)

我要评论
  • 这句话&就……

    这句话,再次刺中了顾念滴血的心,难道他们从一开始就……

  • ,报答&”顾念

    “是啊,报答,这就是最好的报答啊……”顾念冷冷一笑道。

  • 透过半&扉,顾

    门是虚掩的,轻轻一推,就开了,透过半掩的门扉,顾念骤然间睁大了眼睛。

  • 这句话&姗说的

    “早就在一起了?那他为什么还要答应跟我结婚?”顾念虽然这句话是对袁姗说的,目光却直直地盯着躲在袁姗身后的苏景冉。

  • 姗故意&一眼道

    “哟,看得出来,她倒是挺会心疼你的,只可惜啊,从一开始你就是我的……”袁姗故意挑衅似的向门口看了一眼道。

  • 白的大&前一迈

    袁姗却是匆匆遮掩一下,雪白的大长腿往前一迈,抢先一步挡在苏景冉身前。

  • &你心里

    “那是因为你当初帮助过他不少,他出国留学时你也接济过他,他对你心里有些许歉疚,想报答你吧?”袁姗双臂挽在胸前,神色飘忽道。

  • 她的手&话。

    她的手紧紧地攥着门把手,气血上涌,正欲破门而入时,却听到里面传来两人的对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