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钟少铭,真是狂妄自大狂妄自大到了极点。情份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纠缠,只心里想尽早离开了,眼瞅着着天色就变暗,情份眉头微蹙,今天晚上上住的地方貌似成了一个头痛的问题。与此同时,顾念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纠缠,只想着尽快离开,眼看着天色开始变暗,顾念眉头微蹙,今晚上住的地方倒是成了一个头疼的问题。。...

这个钟少铭,简直自负自大到了极点。

顾念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纠缠,只想着尽快离开,眼看着天色开始变暗,顾念眉头微蹙,今晚上住的地方倒是成了一个头疼的问题。

与此同时,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顾念将手里的箱子放在一旁,掏出了手机,看着上面的短信内容。

“念念,听说你跟苏景冉出事了,你现在在哪里?”

顾念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终于有一个人在关心着自己,发短信的是她大学时期的闺蜜许曼,从大学毕业开始就在日本深造漫画,目前刚刚回国。

她回复了短信过去,很快就收到了许曼发来的地址,顾念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等到了目的地,许曼早已经等到门口,见顾念下车后,朝着她走了过去。

“念念……”她的笑容温婉。

“曼曼,你能不能先帮我垫付一下车费……”顾念抱着箱子站在许曼面前,一脸的为难,许曼抱了一下顾念,交了车费后,带着她进了自己的住所。

“谢谢你,曼曼。”将手中的箱子放在一旁,顾念拉起许曼的手看着她开口。

“念念,你跟我还说什么谢谢,如果我不是有事在国外,又怎么会错过你的婚礼,又怎么连你受了委屈都不知道。”许曼拉着顾念的手坐了下来,她实在是想不到,此时的念念居然沦落到了连打车费都支付不起的地步,“念念,到底发生了什么?袁姗知道我回国,今天上午还给我打过电话。”

原本一脸平静的顾念,在听到袁姗名字的时候,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当年在大学里,她们三个是无话不谈的好闺蜜,可是现在,她只是觉得袁姗恶心。

“我婚礼那天夜晚,袁姗居然爬上了苏景冉的床……”

“啊?念念!你说什么?”正在倒水的许曼被顾念得话震惊在原地。

“曼曼……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无论如何我也不会相信,他们居然欺瞒了我这么久,我像个傻子一样被他们欺骗侮辱……”

“念念。”许曼坐了下来,紧紧地拉着顾念得双手,“这对贱人太不要脸了,放心吧,他们不会有好下场的!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曼曼,怪就怪我看人不清,婚房也是我们家出的钱,现在被他们占为己有……”

“太过分了!还有没有王法了!房产证上写的是你的名字,他苏景冉凭什么!”

顾念摇摇头,抓着许曼的手,怪她当时太单纯,对苏景冉一心一意,房产证上是两个人的名字,到时候打起官司来,再加上袁家这双幕后黑手,她指不定又会被怎么冤枉,“曼曼,我现在无家可去,能在你这里住一段日子吗?”

“当然可以了!我养你一辈子都不是问题啊!可是不能便宜了那对狗男女!气死我了!渣男配贱人!生的孩子没屁*眼!”许曼被气的不轻,在安慰顾念得同时自己在心里把苏景冉全家都骂了个遍,“对了,顾阿姨呢?把她也接过来吧,反正我爸妈都在日本不回来,我们三个人住在一起……”

“曼曼,别说了。”顾念低着头,情绪低落,她也只是个普通人,接二连三的打击也会撑不下去,“妈妈已经……不在了……”顾念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小声的哭泣。

坐在一旁的许曼曼不知所措,只能叹了口气,将顾念抱在了怀里,念念她一个人一定受了不少罪,还好自己回国的恰是时候,她一定不会看着顾念受委屈不管!

书评(140)

我要评论
  • 婚宴宾&藉,斜

    婚宴宾客散尽的现场一片狼藉,斜卧在沙发上的顾念脸上还洋溢着一抹幸福的微笑。

  • 心思的&那个人

    “宝贝,她哪里有你懂得风情啊,你才是最懂我心思的那个人啊……”沉浸在欢愉中的苏景冉语无伦次道。

  • 门被砰&身颤抖

    与此同时间,门被砰地一声撞开,顾念浑身颤抖着站在门口,目光恰好与惊愕中的苏景冉撞在一起。

  • 对于你&不了景

    “念念,看开一点吧,及时退出,对于你和景冉都有好处,况且,以你现在的状况是给予不了景冉事业上更大帮助的。”袁姗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

  • 这句话&就……

    这句话,再次刺中了顾念滴血的心,难道他们从一开始就……

  • ,向着&拖地婚

    她瞬间清醒了大半,拖着沉重的身体起身,向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走去,一袭洁白的拖地婚纱衬出她美妙的身姿。

  • &掩的门

    门是虚掩的,轻轻一推,就开了,透过半掩的门扉,顾念骤然间睁大了眼睛。

  • ,还是&的桃花

    “景冉,你说我好啊,还是顾念好呢?”袁姗故意娇媚道,一双勾人的桃花眼不经意间往门口瞟了一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