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念处理方式完妈妈的后事了是上午的四点钟,从殡仪馆出后,只会觉得身心疲倦,眼睛发涩又酸痛,想哭都也没了力气。她想不到钟少铭随随便便丢给她的一张卡里,竟然有五十万她想不到钟少铭随随便便丢给她的一张卡里,居然有五十万,母亲的丧葬费以及买墓地,前前后后花了差不多有五万,她想着事后把卡还给钟少铭,至于自己花掉的那部分钱,等自己重新找到工作了,再慢慢还给他。。...

顾念处理完妈妈的后事已经是下午的四点钟,从殡仪馆出来之后,只觉得身心疲惫,眼睛发涩又酸疼,想哭都没有了力气。

她想不到钟少铭随随便便丢给她的一张卡里,居然有五十万,母亲的丧葬费以及买墓地,前前后后花了差不多有五万,她想着事后把卡还给钟少铭,至于自己花掉的那部分钱,等自己重新找到工作了,再慢慢还给他。

虽然自己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但是妈妈生前也教导过自己,做人的骨气不能丢。

她伸手揉了揉眼睛,将怀里的骨灰盒搂得更紧了一点,说来讽刺,妈妈的葬礼,她居然想不到应该请谁来参加,顾家因为顾爸爸的贪污入狱,曾经交好的亲戚直接与顾家断了来往,她感到孤立无援。

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嗡嗡作响,顾念掏出来看了一眼,叹了一口气,她本是珠宝公司的设计师,现在却被辞退,这接二连三的短信是在提醒她回去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赶快带走。

顾念打了车去了公司,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开始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她的东西不算多,就在顾念低头收拾的时候,门口开始聚集了几个看热闹的人。

“真是丢脸啊,你说她怎么真的好意思再来公司啊。”

“你懂什么啊,她现在什么都没了,不得宝贝自己这些破烂?真是恶心,平时里看起来不错的人,居然背后这么的浪?”

“难怪顾家变成了一个这样的下场,听说妈妈都被她气死了!”

“你们小声点!虽然人家顾念什么都没了!可是还能出去卖啊!”

原本的窃窃私语变成了哄堂大笑,顾念得动作早已经停了下来,她听到了所有的话。似乎有什么东西堵在了胸口,顾念啪的一声放下了手里的箱子,然后转身看着堵在门口的几个人。

“不想上班了?还是手里的工作都做完了?有闲工夫管别人的私事,不如做好自己手上的事!”顾念紧皱着眉头,看清了眼前的人。

“哟,这是还当自己是个人物呢?来说教起我们了?顾念,你现在看看你自己的身份再来对我们指手画脚!”说话的是公司管人事的吕梦,她之前就跟顾念有过结,这时候正好落井下石。“一个刚结婚就在外面搞破*鞋的女人,还有什么脸来我们公司指手画脚,吆五喝六的!”

“你说什么?”顾念得脸刷的一下变得惨白,“刚刚的话,你有种在说一遍!”

她虽然内向可是不代表好欺负,被人如此的羞辱,她怎么会不知道反击。

“怎么了?还想打人是不是?你以为你是谁啊!我还就说了怎么着吧!你就是个贱人!破*鞋!你这设计师的职称就来的不清不楚,说不定在结婚?前早就跟公司的哪个领导搞过了吧!你怎么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这副……”

啪!

干脆利落的声音打断了吕梦的话,吕梦捂着脸瞪大了眼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顾念,“你!你居然打我!你这个贱人!”

吕梦被激怒,挥舞着手就要朝着顾念打去!

“够了!都给我滚回去工作!都不想下班了对不对!”严厉的声音响起,原本还在看热闹的人群一哄而散,快速的回到了自己工作的地方,只留下了顾念以及被打的吕梦。

“经理,呜呜,你终于来了,顾念居然打我。”吕梦哭哭啼啼,捂着自己的脸求助的看着走过来的陈经理。

“顾小姐,想必你早就知道已经被辞退的消息,既然你不是我们公司的人,我也不会去管教你,只是请顾小姐尽快离开,免得坏了我们公司的风气。”

顾念听懂了陈经理话里的意思,这个顾小姐分明就是赤果果的讽刺,她现在在公司已经变成了人人避讳的灾星,坏了公司的风气?

顾念在心里冷笑,当年如果不是自己的设计稿,公司又怎么会取得前所未有的业绩,现在翻脸不认人,真是好风气啊!

“听到了没有,顾念,这里不欢迎你!赶紧拿着你的东西滚吧!”吕梦恶狠狠地瞪了顾念一眼,心里暗爽。

“怎么还在这里?”低沉又稳重的男声从远处传来,让原本打算鱼死网破的顾念抬起了头,她看清了来人,却有些不解,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书评(143)

我要评论
  • 骗我?&念怒视

    “苏景冉,你既然不想跟我结婚,你早说啊……为什么骗我?!”顾念怒视着苏景冉,声嘶力竭道。

  • 说什么&在这样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说什么她也不会相信,两个自己最信任的人,会在这样的场地场合之下,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来。

  • “她可&会怎么

    “她可是今天婚礼的新娘啊,如果这些话被她听到,不知道她会怎么想呢?”

  • 结婚,&她可是

    “随她怎么想,本来我也没想这么早跟她结婚,再说今天宾客敬酒的时候,她可是替我挡了不少酒,哪有这么快就醒?”

  • 景冉恋&了几杯

    她和苏景冉恋爱长跑八年今天终于修成正果,理想中的幸福生活即将开始,在接受亲朋敬酒祝福时便不免多饮了几杯。

  • 情啊,&无伦次

    “宝贝,她哪里有你懂得风情啊,你才是最懂我心思的那个人啊……”沉浸在欢愉中的苏景冉语无伦次道。

  • 一惊,&那声音

    此时口渴的厉害,原本想起身找水喝,突然一阵愉悦的声音钻入了耳中,让她倏然一惊,那声音好像是从后边的卧室发出来的。

  • 扉,顾&念骤然

    门是虚掩的,轻轻一推,就开了,透过半掩的门扉,顾念骤然间睁大了眼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