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浅浅瞪大双眼看他,半晌后问:“请问您,楚先生,你现在的在演什么角色?”“毕竟是角色好好男朋友的角色啦!”他朝她眨了眨眼睛,电力十足。怎奈,对云浅浅来说,一点儿作用都奈何,对云浅浅来说,一点作用都没有。。...

云浅浅瞪大双眼看他,半晌后问:“请问,楚先生,你现在在演什么角色?”

“当然是扮演好好男朋友的角色啦!”他朝她眨了眨眼睛,电力十足。

奈何,对云浅浅来说,一点作用都没有。

“我不需要男朋友,也不需要像你这样的男朋友,所以,楚先生从哪里来,还是回哪里去吧!”

“没关系,我可以等到你需要的那一天!”

太有挑战性的东西,男人大都喜欢,尤其是像楚千帆这种从未遇到过坎坷的男人,他就需要一座类似云浅浅这样难度高的高山去翻越!

云浅浅扶额,决定不再理会他,自顾自地下床洗漱换衣服,也不跟他说话。然后就一个人打算去食堂吃午饭,却没有想到楚千帆居然如影随形。

“你能吃得下这里的饭菜?”她端了一份饭菜放在桌面上,让楚千帆看得清清楚楚,真的是很普通的饭菜,没什么特色。

“我可以带你去吃好吃的,你想吃什么?”

云浅浅笑了,“我就喜欢吃学校食堂里的饭菜,简单便宜还营养。”

楚千帆嘴角抽了抽,这是什么怪异的喜好?他见云浅浅吃得很香,食指大动,也去买了一份回来吃。

“噗……”一口菜下去,他直接吐了出来,倒不是因为饭菜不好吃,而是因为……

“为什么会有头发?”他从菜里边挑出一根长发来,脸色苍白,胃部涌动,几乎要克制不住呕吐!

云浅浅耸耸肩,“没有人告诉过你,这是学校食堂的一大特色吗?你刚刚还埋怨说没特色,这会儿不是被你品尝到了?”

睨了楚千帆苍白的脸色一眼,云浅浅极力压住想笑的心情!

楚千帆整个人都不好了,嘴角蠕动了好几下,愣是没有憋出一句话来。这……压根不是人吃的好么?

“哎,像你这种有钱人家的孩子,肯定是吃不惯这种粗茶淡饭的,你还是回去吧,不要再跟着我了!”云浅浅以此为借口,下了逐客令!

楚千帆听了之后,苍白着脸勉强地笑了一下,没有再吃饭,但是也没有离开,就那样安静地坐在云浅浅的对面看着她吃饭,云浅浅索性不理会他。饭后,直接去了图书馆。

楚千帆那个抓狂啊,他从小到大最不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书。真是没想到如云浅浅性格这样活泼好动的姑娘,居然也能在图书馆一直一直泡……

楚千帆本来以为她去一会儿就离开,谁曾想她进去之后就没个休止,楚千帆饿得不行,耐性也几乎要用完了,没办法,他决定先去吃东西,等会儿再回来……

“就这点耐性还要追求姑娘?”云浅浅在他后边出现,语气颇为不屑。

晚上八点,楚千帆出现在楚墨宸的办公室里,见他依旧埋头在电脑前忙碌,就忍不住吐槽,“二哥,工作是做不完的,你就不能歇会儿吗?”

“不能。”楚墨宸头也不抬。

楚千帆嘴角抽了抽,屁股一歪,坐到了他的办公桌上,煞有介事地问:“二哥,你是用什么方法让浅浅那个丫头那么听你话的?你说我今早给她送早餐,可是等了她两个多小时她才起床,可真是半点面子都不给我啊,还有吧,我说要带她去外面吃好吃的,她居然带我去她学校食堂吃饭!”

“这些也都算了,关键是我陪她去图书馆,结果我才离开一会儿,回来她就不见了!”楚千帆有些恼火,又有些伤脑筋,这是他第一次遇见一个不买他账的姑娘!

终于,楚墨宸的目光缓缓从电脑屏幕上移过来,最终冷冷地落在楚千帆的脸上。

“所以?”

“所以,我就赖找二哥你了啊,上次你带她去参加大哥的生日宴会,她可是很乖地跟在你身边啊!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没有。”他继续低头工作。

“怎么会没有?她上次很听你话的!”楚千帆急了。

“你最近是不是太闲了?明天我让人给你接两部戏。”

“别别别,二哥,我才闲了几天而已,钱是赚不完的,我要多多享受生活!”

楚墨宸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楚千帆自讨没趣,只好起身离开,却在走到门边的时候,忽然停下来,回头看向还在埋头工作的楚墨宸,出声道:“二哥,你不愿意告诉我如何才能让浅浅听的话,是不是因为你其实喜欢她呀?”

云浅浅是他二哥这么多年来,唯一触碰的女人,由不得他不怀疑!

楚墨宸看向他的目光,比刚刚还要冷上很多倍,楚千帆心中警铃大作,这回他可能真的踩到了二哥的尾巴,还是……逃吧?

可是……既然问了,还是拿到一个答案再走吧!他,很想知道二哥心中关于云浅浅的想法。

等了许久,终于,楚墨宸冷嗤一声,嘲讽道:“你觉得我会喜欢她?”

楚千帆挠挠后脑勺,“我也不是很确定,二哥你从来不碰女人,你知道的,很多人都以为……嘿嘿!”自知说错话的楚千帆打了个哈哈,“你突然亲近云浅浅,会让大家都误以为你喜欢她呢!”

“我不喜欢她!”楚墨宸斩钉截铁地说,就怕有一丝犹疑,就会让楚千帆以为他在撒谎。

楚千帆像个孩子一样,开心地笑了。

“二哥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你不喜欢,我就可以毫无顾忌地追求她了,我可不想和自己的二哥争抢一个女人呢,嘿嘿!”说完,他激动地溜出了办公室,完全忘记了来找楚墨宸的初衷!

原本就只有他一个人的办公室,瞬间变得空旷起来,楚墨宸的目光在房间里扫视一圈,想着,如果这里再添一个人,应该不会那么无趣了吧?只是,添加的那“一个人”是任何人都可以吗?龙腾集团可从来不缺挤破脑袋想要进来的人啊!

他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扣着桌面,再无心继续工作,半晌后站起身端了一杯红酒站到落地窗前,望着远处的霓虹闪烁……

……

“咦?去哪儿了呢?”云浅浅将整个房间翻遍了,就是没有找到咖啡色的日记本,俏脸上写着焦灼,今天她哪儿都没有去啊,怎么会将妈妈留给她的日记本弄丢了呢?

她从不认为什么东西对自己重要,就数这本日记本!里面记载着她的成长记录,是妈妈留给她的唯一东西!

“哎……”云浅浅难得的沮丧起来,双手托腮在床边坐了很久。

第二天一大早,云浅浅就去了学校,想着日记本是不是落在学校宿舍里了,结果在宿舍里也没找到,她只好起身去往公司,却没有想到在半路上竟然被人给拦住。

来人一身白色长裙,白色凉鞋鞋跟高高,气质高雅,黑直长发随风飘飘,带着一只巨大的墨镜,遮住半张脸。然而云浅浅还是能够感受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冷气息,或者说是……恨!

眼前的女人恨她,可她一时间想不起来她是谁。

“呵……”女人冷笑一记,颇为嘲讽地说:“莫非伤害了别人,就不记得自己做过的坏事了?”边说边将墨镜摘下来。

徐婕儿!

她来这里做什么?

“原来楚先生并不是二十四个小时分分秒秒都守在你身边呀?”徐婕儿捋了一把鬓边并未乱掉的发丝,勾唇嘲讽地看着云浅浅。

“为什么要他分分秒秒守在我身边?”云浅浅疑惑地真诚发问。

徐婕儿冷笑,“少装傻了,楚先生当初那样护着你,此刻不也不在你身边吗?”若不是刚刚看到云浅浅垂头丧气的样子,她才不会这么耐心地跟她说这么多话。能多讥讽她一句话,她断然是不会放过的!

云浅浅蹙眉,她实在不明白,她好好的一个人,干嘛需要楚墨宸守在身边呢?

“我还有事,先走了。”

徐婕儿以为云浅浅不反驳自己,是因为自己说中了她的心事,楚墨宸怎么可能会对她长情呢?呵……

“想走?没那么容易。”她伸手将云浅浅拦住,想到楚墨宸已经对云浅浅不感兴趣了,徐婕儿愈发肆无忌惮。云浅浅一旦没有楚墨宸在背后撑腰,她想将她揉扁搓圆就揉扁搓圆。

“你想干什么?”云浅浅看着挡在身前的两个黑色西装的保镖,声音冷了下来。

“也没想干什么,就是将你先前加诸在我身上的疼痛和耻辱全部还给你而已。”徐婕儿笑意盈盈地说道,她此刻实在太开心了,奈何说出来的话却极尽狠辣,“如果你知道我当时以及现在我有多恨你,你就该知道你当时做的事情有多么过分!”

哦,是来报仇的。云浅浅了悟。

“有因就有果,你做了什么事情,就该知道后果。如果不是你先害我,你又怎么会被楚先生惩罚呢?”

云浅浅不想将事情闹大,她还有事情要去做,所以决定和徐婕儿讲讲道理。

“呵……”徐婕儿冷笑,丝毫听不进去云浅浅的话,表情狰狞起来,“我是不会放过你的,现在,未来,都不会!”

“神经病!”云浅浅也恼了,打算从她身边绕过去,却又被高大的保镖拦住了去路。

书评(229)

我要评论
  • 的云浅&里面两

    于是——蹲在草丛里的云浅浅,望着房间里面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花白肉体,双眼几乎都要冒出星子来了!她将手中的摄像机握得紧紧的,深怕一不小心就被人夺了去!

  • 面的人&油加油

    “嗯嗯,这个姿势不错!”云浅浅瞧着里面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姿势,兴奋得不行,“这个姿势也不错哟!加油加油!再换个姿势!明天的头天给你两了!”

  • 正准备&王者之

    “呃……”退着退着,就退到了墙角下,正准备换个方向,却发现楚墨宸已经来到她的面前,并且,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鹰隼般的眸子锁住她的容颜,王者之气在瞬间释放出来,让云浅浅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

  • 要让她&得罪他

    楚墨宸的手,抬了起来,往云浅浅纤细的脖子掐去——这个女人,他要让她知道,得罪他的下场有多恐怖!

  • 压,快&往后退

    未免他看到自己的脸,云浅浅将鸭舌帽往下压了压,快速地将摄像机撞进包包里,边装边缓缓地往后退!

  • 只是冷&冷气全

    楚墨宸不语,只是冷冷地看着她,全身的冷气全部释放出来。

  • ,对了&!”双

    “诶诶,对了!再激烈点儿,再激烈点儿!”双眼虽然冒着星子、面色酡红,云浅浅却止不住激动万分的心情。

  • 人!第&润的…

    楚墨宸心中的堡垒坍塌,这是第一个吻上他的女人!第一个,不要命了,胆敢吻上他的女人!他感受到她的嘴唇软软的,润润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