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轩望着她离开了的背影,皱了皱眉头,这丫头当然是有不喜欢的男人了,要不然也会这样患得患失,而已那个人到底是谁呢?这样心里想,林轩跟了上来。“你怎么跟随来了?现在没意外发现你“你怎么跟着来了?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喜欢学习啊!”云浅浅笑得真心。。...

林轩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皱了皱眉,这丫头肯定是有喜欢的男人了,不然也不会这样患得患失,只是那个人究竟是谁呢?这样想着,林轩跟了上去。

“你怎么跟着来了?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喜欢学习啊!”云浅浅笑得真心。

林轩抬手,像往常一样,想要揉揉她的脑袋,云浅浅见状,忽然想起楚墨宸就喜欢揉她的脑袋,还有揽她腰身,下意识的她就避开了林轩的手。

“怎么,还不允许我碰了?”

“是啊,你拿我怎样?”云浅浅终究是底气不足,只好说道:“男女有别,懂不懂?”

“哟呵,真的是有喜欢的男人了,还男女有别了呢!”林轩说不心酸是假的,就是因为在乎她,所以才比她更确定,她有喜欢的人了。而且那个男人并不是他!

云浅浅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坐下来拿出了书本,大有不再开口说话的意思。林轩在她旁边坐了一会儿,知道她在逃避,终究是忍不住,“浅浅,你知道吗?刚刚你避开我触碰时候,所想到的那个人,就是你心里的人。”

“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喜欢……”楚墨宸?!这根本就是不可续的嘛,她和他可是敌人!

“谁?”林轩认认真真地看着她,云浅浅却忽然紧闭嘴唇,不再说话,恰好这时教授到了,正式开始上课,林轩也就没有了再开口说话的机会!倒是云浅浅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课堂结束之后,也是以最快的速度溜了。

第二天早上没课,云浅浅选择去公司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却没想到,总编陆永柯见到她的时候,眉开眼笑的,好像赚了多少钱似的。

“总编,你发财啦?笑得这么开心!”

“浅浅,你真是太能干了。”陆永柯也不说什么事,就只是称赞云浅浅能干,弄得云浅浅一愣一愣的。

“上次楚先生来我们公司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云浅浅听到这里的时候,正在喝水,她点点头,表示记得,能不记得吗?那天的楚墨宸就是个大混蛋,吃了她豆腐!

“浅浅,你脸红什么?还是你和楚先生之间有什么?”细心的陆永柯一下子发现了云浅浅的脸色,揶揄起来。他觉得也是,如果云浅浅和楚墨宸之间没有什么的话,这件事怎么能成呢?

“噗……”云浅浅将口里的水全部喷了出来,“我和楚墨宸之间什么都没有!”

陆永柯笑得一脸的高深莫测,“行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也不参与了,不过呢,浅浅你当真是好样的!上次楚先生来我们公司,和你谈论的关于留守儿童的项目,楚先生已经答应赞助了。”

“什么?!”云浅浅也一脸的不可置信,兴奋得忘记了陆永柯先前说了什么,只记得说楚墨宸答应出资赞助她提出来的项目,“真是太好了!”她激动得差点跳起来!

所有人都疑惑地看着她,难道她不知道这个事情吗?还以为她是最先知道的呢?现在看来,应该是楚先生想要给她一个惊喜!

“浅浅,先不要激动。”陆永柯说:“虽然我们是做实事报道的,但是关于楚先生这样大手笔的事情,还是可以报道报道的,我想……关于楚先生的采访,你应该可以拿下来吧?我们这次要做一整个版面!”

呃呃呃……

云浅浅惊悚地看着陆永柯,他这个算盘也打得太响了吧,拿下楚墨宸的采访,简直要轰动整个平城的好吗?到时候《都市报》岂不是成了第一中的第一?再也没有哪家报纸能够追得上!

“我们都相信你一定能够做到!”陆永柯拍了拍她的肩膀,一副“我委你以重任,你千万不能辜负我的表情”。

就这样,云浅浅被整个公司寄予的厚望,推到了采访楚墨宸的大道上。紧握着手机,看着那串陌生的号码,云浅浅有些……

这种感觉不知道怎么说,有点害怕,又有点紧张!

那天晚上分开之后,她就没有想过还要和楚墨宸之间有交集啊,更没有想过竟然会是这样的交集!

手机响过六声之后,就在云浅浅觉得他不会接电话的时候,手机那边忽然传来了他“嗯?”的询问声。

呃……他就这样接电话的?

“楚先生你好,我叫云浅浅,《都市报》的实习记者,是这样的,我们公司非常感谢您对这个项目的大力支持,为了倡导更多人像您这样有爱心,《都市报》请求给您做一个人物专访,不知道楚先生,您是否愿意?如果您愿意的话,什么时候有时间呢?”

云浅浅一口气把话说完,她来《都市报》这么久了,从来没觉得这么紧张过。

可能因为……楚墨宸的手段向来狠辣吧!

“下午三点过来。”

“好的,谢谢楚……”云浅浅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就将电话给挂断了。我去,也太没有礼貌了吧这个家伙!挂了电话之后,云浅浅心情很是不爽!

奶奶了个腿,有钱了不起啊,居然这么没有礼貌,哼!

想到下午要去见楚墨宸,云浅浅就连午饭都吃不好了,为了能将采访顺利完成,首席记者提议与云浅浅一起去,云浅浅觉得这样实在不错,奈何被陆永柯拒绝了,陆永柯说:“我们要相信浅浅的能力,她的能力可是不容小觑的,如果不是没毕业,她现在哪里还是个实习记者?”

就这样,云浅浅悲催地被送往了“孤军奋战”的道路上,而且面对的对象,还是阴沉不定的楚墨宸!她只觉得头皮发麻啊发麻!

走进龙腾集团的瞬间,云浅浅才发现以前自己见到的公司都是小儿科,龙腾集团每个角落的设计,基本上都能够讲得出名堂来,是真正的美景无限啊,难怪历年来都有这么多求职者挤破脑袋,也想到这儿上班!

七拐八绕的,终于在一点五十七分到达楚墨宸的办公室前,“啧啧,真是大得不像样子,也太奢侈了吧?”云浅浅觉得,楚墨宸拿出的那一百万给支持她的项目,实在太小儿科,几乎可以说是九牛一毛啊!太小气了!

不知不觉的,云浅浅就将心里的话嘀咕了出来。

“你的项目要不了五百万。”一道陈冷的声音忽然钻进她的耳朵里,云浅浅打了个寒颤,抬头向他看去,见他逆光走来,身姿显得愈发高达,面容俊冷,轮廓刚毅,当真是帅得不要不要的!

“要不了五百万,你还给五百万,显得你钱多?”云浅浅回神之后,很不服气地回了一句。

楚墨宸勾唇冷笑一记,却没有说话,而是跨步走进了办公室里,云浅浅站在门口,不晓得是进去呢还是站在门口!话说,像他这样大人物的办公室,如她这样的小人物,不能随意进去吧?嗯,还是在这里站着好了!

“进来!”楚墨宸进去之后,等了很久,却见她傻愣愣地站在门口,眉头不悦地皱起来。

可,喊了很久,她还是安静地站在门口,他蹙眉回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想什么?”

云浅浅抬头,奇怪地看着他,“没想什么呀?”

没想什么?他喊她,她怎么会听不见?

“我的时间很少!经不起你浪费!”

“嗯,我知道,我不会浪费你的时间的,我最多只需要半个小时!”云浅浅连忙保证。

楚墨宸的脸色愈发难看,“刚刚是谁一直站在门口不动的?”

“云浅浅惊讶了,“我以为你喊的是别人……”

“这里还有别人?”

云浅浅看了一眼周围,发现的确是没有人,呃呃呃……怎么会这么奇怪,总裁办公室门前居然没有人?要是他有什么需要,他的助理怎么及时回应?这个设计真是不合理啊不合理!

见楚墨宸再次进了办公室,这回云浅浅乖乖地跟进去了,但是她发现这家伙一点接受采访的自觉性都没有,反而是开始工作……

云浅浅曾试图提醒他,她来找他,是为了采访来的,可好几次都被楚墨宸给忽视了,他看起来真的很忙,也很用心,心无旁骛,陷入工作状态中之后,就好像她压根不存在似的。云浅浅很无奈,只好坐到一边的沙发上,等他!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这话果然一点都没错。虽然他对她做过那么多恶劣的事情,但他认真工作的样子,真的很迷人。云浅浅想不出来,到底还有谁能比他更好看!

下午两点钟,人脑常常发昏,云浅浅也不例外,坐下来就想睡觉,所以,面对着楚墨宸,她是看着看着,就睡着了,身体也缓缓地在沙发上倒了下来。

时间在一点一点流逝,办公室里一片宁静,偶尔有清风吹过,如涤荡在心间的清泉,让人十分舒畅,与此同时,日光也在从一个方向坠落到另外一个方向……

有那么一瞬间,云浅浅感觉自己嗅到了阳光的清甜味道,她嘴角弯弯,轻笑着醒了过来,入眼的却是西斜的夕阳,红彤彤的挂在天边,煞是美丽!

“啊!”她低呼一声,从沙发上跳起来,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是来采访楚墨宸的,怎么就睡着了?还有,那家伙……”去哪了?

书评(270)

我要评论
  • ,镇定&面前吗

    云浅浅,镇定,镇定!不过就是龙腾集团的总裁站在你面前吗?又不是阎王索命,慌个什么劲儿!有点出息啊!

  • 嘿,我&一边扯

    云浅浅重重地点头,顺便腾起右手,重重地拍在对方的胳膊上,“有眼光!很激动吧?震撼吧?没想到吧?嘿嘿,我也没有想到啊!”一边问还一边扯对方的胳膊,“过来过来,这里的视线更好!让你大饱眼福!”

  • 微眯起&来,这

    墨黑如漆的眸光落在扯着自己胳膊的那双嫩白的手上,眸子微微眯起来,这个女人……胆子够大!胆敢闯进皇庭国际酒店偷拍也就算了,居然还敢碰他?

  • 云浅浅&通地跳

    云浅浅的双眼睁得大大的,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像是要跳出来似的!

  • 包里,&缓缓地

    未免他看到自己的脸,云浅浅将鸭舌帽往下压了压,快速地将摄像机撞进包包里,边装边缓缓地往后退!

  • ,如千&年寒冰

    “是要我动手,还是你自己拿来。”他声色冷然,如千年寒冰。

  • 了那么&。

    “我也觉得这个姿势不错。”忽然,旁边响起一道低沉、却颇具磁性的嗓音,语调之中似乎还带了那么一点点的戏谑。

  • 了,居&然还能

    拍到影视红星楚千帆也就算了,居然还能拍到他和徐婕儿一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