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你说什么?”云浅浅一副压根儿不明白两个大男人在说什么的表情。“浅浅,原来是你叫浅浅啊,名字真好听啊,你这么善良真诚,可不也可以放过我婕儿啊?就这一次好好?”楚千帆过尽说话的“浅浅,原来你叫浅浅啊,名字真好听,你这么善良,可不可以放过婕儿啊?就这一次好不好?”楚千帆说话的语气特别狗腿,甚至微微弯腰来将就云浅浅的身高。。...

“嗯?你说什么?”云浅浅一副压根不知道两个大男人在说什么的表情。

“浅浅,原来你叫浅浅啊,名字真好听,你这么善良,可不可以放过婕儿啊?就这一次好不好?”楚千帆说话的语气特别狗腿,甚至微微弯腰来将就云浅浅的身高。

“我的名字好不好听,和可不可以放过徐婕儿,有什么关系吗?”云浅浅眨巴着纯澈的大眼睛,甚是疑惑地问道。

楚千帆满脸黑线,而楚墨宸嘴角的弧度弯得更大了。云浅浅抬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语重心长”地说:“你放心吧,我觉得楚先生是个很懂得尺度的人,应该不会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就取了徐婕儿的性命的。你想想啊,你是龙腾集团的当家明星,徐婕儿又是你的女人,楚先生身为你的老板,最多也就是吓吓徐婕儿而已,你不必担心!”

小事?楚墨宸对云浅浅的话可不敢苟同,莫说谁人让他砸到蛋糕上了,若是谁不小心将蛋糕弄到他的身上,他都不会觉得这是一件小事。更何况,徐婕儿得罪的可是他楚墨宸带来的女人!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

楚千帆朝楚墨宸挤了挤眼睛,一副“你女人都说你不会伤她太过分了,你该适可而止”的表情。楚墨宸则是冷哼一声,拉着云浅浅就走,仿佛此地有多么肮脏一样,不值得他继续逗留!

至于徐婕儿的下场……

因为被陷害的事情找到了真相,离开酒店的时候,云浅浅的心情很好,走路的脚步就跟飘起来差不多,嘴里还哼着歌,像一只蝴蝶走在楚墨宸的前面。

看着这个欢快的小人儿,楚墨宸的唇角勾起了浅浅的弧度,而他自己却丝毫不察觉。

“今天晚上已经结束了,我要回去咯!”走到路边,云浅浅转身与他说再见。

或许,这次之后,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交集。说再见,也不过是出于礼貌罢了!云浅浅可一点都不想和情绪难辨的楚墨宸还有再见的可能!

楚墨宸眯起眼眸冷冷地看着她,“就这样?”

云浅浅皱眉,不是这样,那还是哪样?

“不说谢谢?”

呃呃呃……“我觉得不必要吧,如果不是你把我带到这儿来,我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乌龙,还有啊,今晚你一直搂我腰吃我豆腐,你最后帮我那一下下,我们之间算是扯平了。”哼,帮她一次,就以为她会什么都忘记了吗?这个男人有多恶劣,她又不是不知道,总是吃她豆腐,可恶!

楚墨宸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不好。

“如果你敢就这样离开的话……”

“怎样?”

“我就让人拉你出去狠揍二十分钟,只可能比徐婕儿更加凄惨!”

他的话听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反而很冷酷,云浅浅哆嗦了一下,“已经很晚了,再不回去就没有公交车了!而且我爸妈会担心我的安危!”

“嗯。”

什么?云浅浅看着他拿过来的手机,有些反应不过来,“我爸妈说,好姑娘是要按时回家的,不能这么晚了,还在外面逗留,会显得我不三不四,以后不好嫁人。”

“哦?”楚墨宸挑起了眉梢,现在才几点钟,就很晚了?上次她潜入皇庭国际酒店拍摄视频的时候,怎么不觉得晚?那时似乎比今晚还要晚吧?

“再给你一次机会,给你爸妈打电话,说你晚点回去。”

原来他给她手机,就是为了让她打电话?可是她为什么要晚点回去呢?现在也没什么事情了不是吗?

“我不记得爸妈的电话号码。”她扯谎。

“我看你是不想打。既然这样,就上车。”

他说着,拽住她的胳膊,将她一把扯到了车上,而后,一脚踩上油门,轰了出去,吓得云浅浅立刻扣上安全带!

“慢点开,我还想多活几年!”这家伙发疯了吗?居然把车开得这么快!

“不怕,上次你开得比现在还快。”

云浅浅一阵无语,沉默地跟着他跑了很久,才忍不住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楚墨宸冷笑一声,忽然牛头看她,冷冷的眸子里射出灼人的冷光,“我床上,敢去吗?”

云浅浅脸色一阵苍白,她实在没有想到楚墨宸会说出这样的话,“大流氓!”她下意识出声控诉,俏脸涨红。楚墨宸见了,心情忽然变得很好。

“丫头,长这么大,还没有恋爱过吧?”

云浅浅不理他,没有恋爱过怎么了?有很多人追求她啊,只是她看不上罢了,她云浅浅喜欢的男人,得必须比她厉害才是,一般人她压根看不上!

“你也不见得恋爱很多次了啊!还说我!”

楚墨宸的心情愈发好,弯唇浅笑着,不说话。

“再这样兜下去,我都要疯了,你到底要去哪儿啊?我困了,想回家睡觉,行不行啊?”云浅浅没好脾气了,这样绕来绕去,她头很痛的!

“嗯。”

他轻轻地应了一声,却是不放她下来,云浅浅恼了,却又不想和他其冲突,多项事实证明,这个男人惹不得,反正她都打算以后不和他有任何交集了,现在还是不惹他生气为好。

“可能你心情不好,而我呢,向来心地善良,就再陪你兜兜风吧。”她故作大方地说道,事实上,她真的很想快点远离这个危险的男人!

“你心地善良?”楚墨宸说:“心地善良的你,还眼睁睁看着徐婕儿受罚?”

“犯错,就要受罚,天经地义。”

“嗯,我觉得也是。”他点点头,表示赞同。

可他这样的态度,又让云浅浅摸不着头脑了。

……

楚墨宸将车停下来的时候,云浅浅还在感叹这一路的风景好像回家的路!

“舍不得?”

楚墨宸出声,望着前方,却是对云浅浅说这话。

“啊?”云浅浅回过神来后发现,居然已经到了自己家门口,他他……他怎么知道她的家在这里?

她一下子跳下车,往家里跑去,跑了几步,却又停下来,发现楚墨宸还没走,她原地返回来到他的车窗前,“那个,谢谢你送我回来。”他今晚的举动,就如一场清风从她心尖上扫过,痒痒的,不知道为什么,想要抓住但却什么也抓不住。

比如,此刻,她竟然觉得这一路走得太快了,她还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呢!

楚墨宸只是看着她,并不说话,清淡的眸光和往日没有任何不同。

云浅浅挥了挥手,“我回去了,你,早点回家休息。”

她离开之后,楚墨宸在原地停了一会儿,才开车离开。却没有发现,从他车旁路过的一个女子将他的面容看得真真切切。

林轩再次见到云浅浅,是在三天后,当时她叼着狗尾巴草躺在草地上,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蓝天。

“一个姑娘家,你就不能有点形象吗?”他在她旁边躺下,双手枕在脑后。

云浅浅看都不看他一眼,继续看着蓝天。

“你说你怎么了?这么多天都不跑新闻,也不出去野了,这可真是不像你啊!”等了一会儿,还是没听见云浅浅说话,林轩禁不住揶揄起来。

“喂,哥跟你说话呢!”他拍了拍她。

云浅浅这才侧头看他,眼神清冷,“说什么?”

林轩嘴角抽了抽,“你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精神这么萎靡?”

“那倒没有,就觉得做什么都没有意思!”

林轩跳起来,“哦……我知道了,你大姨妈即将降临,所以你心情不好,要不要我请你吃好吃的去?”

云浅浅赠了他一记白眼,“姑娘我的大姨妈不会这么快到来!我就想这样躺着,什么也不说!”

“我明白了,这叫间歇性抽风,呵呵呵,没关系,我不会嫌弃你的,为了表达我对你比千尺潭水还深的感情,我就在这儿陪你躺着。”

云浅浅冷嗤一声,没说话,却站了起来。

林轩看着她喜怒无常的样子,狐疑地跟着她起身,“我说你不会是谈恋爱了吧?这模样!”

云浅浅回头瞪他一眼,“你才恋爱了,你全家都恋爱了!”

林轩摸摸鼻子,“你不用这么激动吧?你都二十岁了,初恋都还没送出去,你不害臊啊?”

“和你有什么关系?我愿意留着,怎么了?”

“你今天真是吃了炸药了,早知道我就不来找你了!”林轩故作恼火地离开了。

云浅浅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沉吟片刻,往相反的方向走去。林轩不淡定了,只好跑回来,狗腿地问:“云浅浅,你这个样子,莫非是有喜欢的人了吧?”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她问。

林轩被问住了,脸色竟有些不正常的红晕,“大概就是……时时刻刻想见她,见不到她就会关心她,见到了她,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是这样吗?”云浅浅歪着脑袋想,“幸好我没有时时刻刻想着那个人,这样算来,我也不是喜欢他,嘿嘿!”

她重重地拍了林轩的肩膀一下,笑得开心,“谢谢你解了我的困惑!”

林轩脸色不大好,“你有喜欢的男人了啊?是谁啊?”

“没有啊,我没有喜欢的人啊,快要上课了,我先走咯!”

书评(174)

我要评论
  • 只是冷&着她,

    楚墨宸不语,只是冷冷地看着她,全身的冷气全部释放出来。

  • 云浅浅&?

    云浅浅自然是感受到的,但她是谁?《都市报》的记者——实习的!哪能没有胆量?

  • &得更紧

    云浅浅打了个哆嗦,却将摄像机抓得更紧了,好不容易拿到的独家资料,她会轻易拿出去?这个男人想拿走,也该拿出点手段来才是!否则……她就只能甩他一脸呵呵哒了!

  • 一颗心&,像是

    云浅浅的双眼睁得大大的,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像是要跳出来似的!

  • 子够大&?

    墨黑如漆的眸光落在扯着自己胳膊的那双嫩白的手上,眸子微微眯起来,这个女人……胆子够大!胆敢闯进皇庭国际酒店偷拍也就算了,居然还敢碰他?

  • 到了墙&且,居

    “呃……”退着退着,就退到了墙角下,正准备换个方向,却发现楚墨宸已经来到她的面前,并且,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鹰隼般的眸子锁住她的容颜,王者之气在瞬间释放出来,让云浅浅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

  • 来,她&贴到了

    然而,他伸出去的手,忽然被她的双手捉住了,没等他反应过来,她已经踮起脚尖,将水润的唇贴到了他紧抿的薄唇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