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站在那里,嘴角勾起精致优雅的弧度,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云浅浅愣了一下,他……是在这里等自己吗?“还得在那里站到什么时候?”呃呃呃……她在这里站到什么时候和他什么关系云浅浅愣了一下,他……是在这里等自己吗?。...

他站在那里,嘴角勾起精致的弧度,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云浅浅愣了一下,他……是在这里等自己吗?

“还要在那里站到什么时候?”

呃呃呃……

她在这里站到什么时候和他什么关系?就连上厕所他都跟来,云浅浅愈发觉得楚墨宸有问题了。

与楚墨宸往回走,短短的走廊对于云浅浅来说,竟觉得有些长,就连周围的声音都听不见,安安静静的,她的世界里似乎只有她与楚墨宸行走的声音。

“你不会是对云浅浅感兴趣吧?”徐婕儿的声音忽然钻进耳朵里,如果不是提到她的名字,或许她不会敏锐地听得清楚!

谁谁?谁喜欢她!

“可能你并不知道,她是《都市报》的实习记者,那天晚上我和你的事情就是她曝光出去的。”徐婕儿说:“不管是对我还是对你来说,她都是不能被原谅的,如果不是她,你和我的星途也不会被影响。”

云浅浅有些愕然,她……影响了他们的星途吗?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她只知道徐婕儿与表面上不一样,她发现了这个事实,就要讲真话。既然徐婕儿做出了欺瞒自己形象的事情,就该想到他日她的真面目曝光于人前的后果!

被拉到一边听着徐婕儿这些话的楚千帆有些讶然,他从未将云浅浅与那个曝光他“姿势大全”的那个记者想到一起过,真是没有想到啊,那样一个年轻的姑娘,居然……

呵呵……为什么他一点都不愤怒,反而觉得有点好玩呢?

徐婕儿见他不说话,以为他在思考着如何对付云浅浅,勾唇冷笑一记,“我是不会放过云浅浅的。”

对话到这里就结束了,云浅浅没有再听到什么,反倒是陪在她身边的楚墨宸忽然开口,“是不是感到害怕了?”

“谈不上害怕,就是觉得很麻烦,那个徐婕儿就不是什么好女人,却还以清纯形象示人,实在有点可恶,就算我不曝光她,也会有别人曝光她的。“云浅浅淡淡地说道,似乎并不生气。

楚墨宸挑了挑眉梢,没有再说话。二人再次走进人群当中,宴会前奏已经结束了,大家正拥着楚千亿,服务员推着九层蛋糕到他的面前,而他似乎正等着楚墨宸和楚千帆的到来。

楚墨宸揽住云浅浅肩膀的时候,她挣扎了一下,却被他扣得更紧了,恰在此时,大家的目光都扫了过来,云浅浅只好讪讪地笑了笑,算是给楚墨宸一个面子,没再反抗他了。

一旁的陈珍希冷哼了一声,往徐婕儿那边看了一眼,见到徐婕儿眸中含恨,她笑了起来。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楚墨宸和云浅浅身上,谁都没有注意到其中的暗潮涌动。楚千亿许愿后,大家共同唱响生日快乐歌,接着楚千亿拿起刀子切开了蛋糕。

蛋糕很漂亮,氛围也很欢快,云浅浅本就是个活泼的人,在这样的氛围中,渐渐没了抵触之心。

因为楚墨宸的身份,他便站在楚千亿的身边,而云浅浅因为楚墨宸,距离蛋糕也很近,就站在云浅浅身边的徐婕儿始终在关注云浅浅脸上的表情,现在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会放弃?

云浅浅只是感觉自己被人推了一下,这个时候楚墨宸已经不再扣着她的肩膀,重心不稳的情况下,整个人朝着蛋糕扑去——

苍天,要是她把蛋糕全砸烂了,那可真就将龙腾集团的人得罪得差不多了!

“啊!“众人惊呼一声,惊悚地看着突发状况,怎么……怎么楚墨宸的女人竟然不小心到将蛋糕给砸了呢?谁也没有想过,堂堂龙腾集团股东之一的楚千亿的生日宴上,会发生这样的事……就连她身边的楚墨宸也有些诧然,他发现云浅浅往前砸的时候,伸出去的手已经来不及将她揽住了。

整个蛋糕都被砸烂了,云浅浅就那样狼狈地砸在蛋糕上,接受现场所有人目光的洗礼。

“从来没见过这么迫不及待想吃蛋糕的女人。”人群中,发出了轻蔑的声音。

“浅浅?”到底是楚墨宸反应得快,上前将她扶起来,看着她满身都被蛋糕给弄脏了,眉头几不可见地蹙起来。也不管他人的目光,便要带她离开,却被陈珍希拦住了。

“既然她是你的女人,那你就给个交代吧,把别人的生日宴闹成这样,似乎也说不过去吧?”陈珍希拨了拨头发,语气轻淡,但挑拨的意味十分明显。

“你想要什么交代?”楚墨宸的声音十分清冷,“蛋糕?十个这样的,我都可以给。”

“我们都相信你能给出十个一样的蛋糕,但我们需要现在就给,你可以吗?”陈珍希摆明了就是不放过云浅浅。真实恼火啊,这样一个小人物,居然还有楚墨宸在背后给她撑腰。

云浅浅实在是狼狈极了,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再说了,一个这么大的蛋糕既然被毁了,想要立刻拿出来,哪里是可能的事情?

楚墨宸冷笑一记,“这有何不可?只在于我想不想而已。谁说浅浅错了?我还没怪蛋糕害我的女人这么狼狈呢。”

他自然看出来了陈珍希是在找茬,既然她有意如此,他便奉陪到底,论横?他谁也不怕!

陈珍希脸色青白交替,实在没想到楚墨宸会如此嚣张,可迫于他在龙腾集团的地位,她竟不能对他如何,平日里除了言语刺激之外,她是真的不敢对他怎么样!

云浅浅其实感到奇怪得很,陈珍希是楚墨宸的大嫂,但为什么这两人的关系看起来如此剑拔弩张呢?

“我们走!”楚墨宸揽着她的肩膀举步离去,没打算对这个蛋糕做任何赔偿,正如他所说,是蛋糕害得云浅浅如此狼狈,他还没责怪这枚蛋糕呢,还想要赔偿?呵……

还没走远,议论声又响起来,很是尖锐,字字句句钻入云浅浅的耳朵里,无非都是说她仗着长得好看,被楚墨宸包养了,她实在是无语,这些人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楚墨宸话并不多说,只带她去做了清理,同样还是在这家酒店,等云浅浅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衣服,长长的黑发披散在肩头,虽然不损她的美丽,但楚墨宸还是皱了皱眉,这本该是属于他和她一个美丽的夜晚,却被人破坏了!

“走吧。”云浅浅换了一副轻松的心情,走到他面前,弯唇笑了笑。

“嗯。”

他从沙发上起身,揽住她的纤细的腰身,动作十分娴熟,好像他们之间真的再亲密不过的样子。云浅浅却是愣了一下,侧头看了他一眼,“现在没别人,就不用做戏了吧?”

“啊!”话音才落下,居然被他更紧地搂住了,云浅浅甚至能从他这一搂中感受到了他薄薄的怒气,她吐了吐舌,好吧,今天既然没有过完,就暂且让他搂着,不过,只能是今天,也只能是他!

“咦?我们不是回去吗?”

“就是回去。”

“……我的意思是回家,不是说回到宴会上去!”云浅浅抬高声调,他搞没搞错,她刚刚已经那样丢人了,他还要带她回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楚墨宸唇角勾了勾,眼底闪过一丝冷笑,“交代还没给,怎么能走?”

云浅浅咬唇,是哦,还要去给楚千亿交代,那个男人怎么说也是龙腾集团的股东之一,虽然没有实权,但毕竟是破坏了人家的生日宴,云浅浅望了楚墨宸一眼,有些欲言又止,她其实想说是有人在她身后推了他一把,又觉得还是不要把事情闹大了,也许这次之后,那个人的怨气就会消失。

当他们二人再次出现在宴会大厅的时候,原本热闹的人群,瞬间安静到极致,针落地的声音仿佛都能听得见,云浅浅的心都止不住有些紧张起来,幸好旁边的楚墨宸给了她莫大的力量。说来也奇怪,总觉得他在身边,她就什么都不需要担心,也许……这就是一个强者给人的感觉吧,楚墨宸就是这样的强者,哪个女人被他呵护着,都会有莫大的安全感。

楚千亿此刻正在人群中接受他人的敬酒,场面原本很欢快,也似乎忘记了刚刚那一场乌龙,但因为楚墨宸和云浅浅重新到来,气氛再次冷凝。

“我去跟楚先生道歉吧,道歉之后我们就走。”云浅浅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他微微低头,将耳朵往她唇边贴来。

云浅浅也没想太多,微微仰头,凑近他耳边将话重新说了一遍。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看来楚墨宸和这个女人的关系真的很亲密啊,大庭广众之下,居然耳鬓厮磨起来,真真是……世风日下啊!当然,关于这场“耳鬓厮磨”,云浅浅压根一点知觉都没有,不过这却是楚墨宸要的效果。

徐婕儿脸色很不好,刚刚云浅浅砸在蛋糕上的狼狈样,居然没有让向来有深度洁癖的楚墨宸反感,现在还……凭什么她云浅浅那么嚣张,却还能独得楚墨宸的喜欢?不公平!

书评(312)

我要评论
  • ,还是&。

    “是要我动手,还是你自己拿来。”他声色冷然,如千年寒冰。

  • 换了一&哟!加

    “嗯嗯,这个姿势不错!”云浅浅瞧着里面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姿势,兴奋得不行,“这个姿势也不错哟!加油加油!再换个姿势!明天的头天给你两了!”

  • 要跳出&来似的

    云浅浅的双眼睁得大大的,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像是要跳出来似的!

  • &算了,

    墨黑如漆的眸光落在扯着自己胳膊的那双嫩白的手上,眸子微微眯起来,这个女人……胆子够大!胆敢闯进皇庭国际酒店偷拍也就算了,居然还敢碰他?

  • 也就算&然还能

    拍到影视红星楚千帆也就算了,居然还能拍到他和徐婕儿一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