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浅浅刚要反驳说也不是,楚墨宸了先她一步张口了,“你说呢?”额……如此模棱两可的回答,对方怎么可能会明白了嘛?云浅浅会觉得自己亏大了,他想什么样的女人也没啊,为什么自认为姿色不输云浅浅的两大美女可怜兮兮地看向楚墨宸,希望他能为她们讨个公道,然而却听楚墨宸勾唇冷笑一声,说道:“我女人说得没错,你们是来进行户口调查的吗?我们怎样与你们有什么关系?”。...

云浅浅正要辩驳说不是,楚墨宸已经先她一步开口了,“你说呢?”

额……如此模棱两可的回答,对方怎么可能明白嘛?云浅浅觉得自己亏大了,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为什么偏偏把自己带来呢?她从小就对这种“高端”的宴会没什么兴趣的说!

“能被楚先生带在身边的,自然不容小觑,不知道这位小姐现在是……”

是什么?小蜜?情人?想到对方可能这样猜测,云浅浅心情更加不好,冷声问道:“你是专门来进行户口调查的吗?”她和楚墨宸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没有!就算她和楚墨宸之间有什么,又与她们有什么关系?

美女面色一赧,实在没有想到云浅浅会这么说话!对于楚墨宸的名声,她们是知道的,却很少有机会见到他,这次她们能来参加楚千亿的生日宴,也是拜了好友徐婕儿的关系。见到楚墨宸,她们就雀跃了。见到楚墨宸身边带了个女孩子,她们更雀跃了,搭讪的心怎么挡也挡不住!以为楚墨宸不近女色这个说法不过是传言而已,不可信!

自认为姿色不输云浅浅的两大美女可怜兮兮地看向楚墨宸,希望他能为她们讨个公道,然而却听楚墨宸勾唇冷笑一声,说道:“我女人说得没错,你们是来进行户口调查的吗?我们怎样与你们有什么关系?”

额额额……云浅浅差点一个踉跄!她真的不是他的女人啊!怒!云浅浅悄然抬手去掐他腰部的肉,却被他捉住了,拉到面前来亲了亲,“宝贝别生气。”

云浅浅脸上的表情啊,说不出来的滑稽,又是抓狂、又是震惊,外加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现在到底是什么鬼情况?

见她表情如此丰富,楚墨宸玩心更起,紧了紧她的纤腰,让她贴离自己怀中的同时,轻轻地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轰……

云浅浅的脑袋再次空白了,尤其是看到他嘴角噙起妖孽般的邪笑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快要溺毙在这样的氛围中,周围是什么情况她完全不知道了,眼里只有他,他他,还是他!

如此强烈的脑部冲击,让云浅浅成功忽视了周围所有人震惊的目光,纷纷猜测她的身份……跟着楚千帆一起进来的徐婕儿也看到了这一幕,扯了扯他的袖子问:“她丫头是谁啊?从来没见过她,倒是有点手段,竟然能拿下你二哥。”

楚千帆眨了眨眼,没有说话,因为他也很好奇……

云浅浅缓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楚墨宸带到大厅里坐下了,她环顾了周围一圈,深知这种上流圈子一般都是面上尊贵,暗地里不知道都忙着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于是拿起桌上的糕点吃起来,当真是饿了。

“嗨,美女你好,刚刚和你一起的楚先生去哪儿了?”突然,一个打扮清纯的女人端着一杯红酒走了过来,自来熟地坐在云浅浅的身边。

云浅浅目光发直地看着她,现在和她搭讪的不是被她曝光的徐婕儿又是谁?凑近一看,才发现她也化了好浓的妆啊,不过……她也不知道楚墨宸去哪儿了。“你找他有事?”

徐婕儿有些微愣,这个女孩子看起来二十岁的样子,年轻又干净,不过她惊讶的不是这个,而是她居然不认识她徐婕儿?不然怎么表现得这么淡定?她笑了笑,“那倒没有。只是见你一个人坐在这里,担心你会孤单,特意过来和你聊聊天,不介意吗?”

徐婕儿说话的声音清清的,也轻轻的,如风中摇摆的风铃一样清脆悦耳,但云浅浅是见过她火热那一面的人,说什么也不会相信她的清纯。再说了,她吃东西吃得好好的,怎么会孤单?分明是她想过来问什么吧!

云浅浅眨了眨眼睛,对她笑了一下,没说话。——她这是不愿意和徐婕儿说话的意思。

但她的样子在徐婕儿看来,却不是那样。她轻轻抿了一口红酒,“你叫什么名字呀?什么时候和楚先生在一起的呀?”她真是很好奇云浅浅的手段!

呀来呀去,云浅浅又抖落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云浅浅正了一下脸色,“我并没有和他在一起呀,是他强吻了我呀,说我是他的女人呀,我也很没办法的呀。”哈哈哈,这徐婕儿明明已经和楚千帆那样了,居然还觊觎楚墨宸,真是够那什么的!

徐婕儿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她扑哧一声笑了,完全不掩饰对云浅浅的鄙视,“你在开玩笑呢吧?所有人都知道楚先生从来不碰女色,他怎么会强吻你?要是说你用了什么手段骗到的楚先生,我还会相信呢。”

唉,云浅浅看着她,不得不感叹,演员就是演员,说话挖苦人的时候,还是一副白莲花的模样!她耸了耸肩,“你要是这么认为呀,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呀,我要吃东西了呀,麻烦你到别处去玩呀。”

见她这幅乖张的模样将自己赶走,徐婕儿的脸色沉了沉,哪里来的野丫头,居然敢如此目中无人,她以为身后有楚墨宸撑腰就很了不得了吗?正要发作,余光瞥见一抹傲然身姿走了过来,徐婕儿抬眸看去,正是楚墨宸!她心情万分庆幸,幸好自己刚刚还没有开口训斥眼前的丫头!

“楚先生,实在难得看到你将一个女人带在身边,她对你来说一定很特殊吧?不介意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吗?”她扬唇浅笑,温柔细细。

云浅浅往嘴里塞了一块糕点,鼓着脸颊看着楚墨宸,本来是想看看他怎么应付徐婕儿这个女人,却没想到他食指伸过来,刮掉了她粘在嘴角的糕点屑,“慢点吃,小心噎着。”

“咳咳……”云浅浅内心一震,呛住了,糕点屑粘在嘴巴里,咳不出来也咽不下去,这滋味让她急得不行,脸蛋瞬间涨红,忙乱地去找水杯,楚墨宸已经端着水贴到了她的唇边,嗔怪道:“这么不小心!”

额额额……谁能告诉她,今晚楚墨宸到底吃错了什么药?!

书评(113)

我要评论
  • &的心情

    “诶诶,对了!再激烈点儿,再激烈点儿!”双眼虽然冒着星子、面色酡红,云浅浅却止不住激动万分的心情。

  • &云浅浅

    “嗯嗯,这个姿势不错!”云浅浅瞧着里面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姿势,兴奋得不行,“这个姿势也不错哟!加油加油!再换个姿势!明天的头天给你两了!”

  • 之前,&!

    一声脆响,将云浅浅的思绪拉回来,见好就收,在楚墨宸反应过来对她动手之前,她率先将他推了一把,而后,撒丫子就跑!

  • 拿到的&出点手

    云浅浅打了个哆嗦,却将摄像机抓得更紧了,好不容易拿到的独家资料,她会轻易拿出去?这个男人想拿走,也该拿出点手段来才是!否则……她就只能甩他一脸呵呵哒了!

  • 下,他&跑?

    好兴致?楚墨宸的眉梢几不可见地挑了一下,他刚刚是给她机会将摄像机交出来,她倒好,竟想着要逃跑?

  • 还因为&,于是

    目光定在房间里交缠着的二人身上的云浅浅,本还因为对方换了新的姿势而雀跃,却蓦然感觉身边的气压忽然变得很低,她自认为自己是个记者——虽然还是实习期,但该有的敏锐度还是有的,于是,她微微侧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