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明白你曾是也不是也用同样的方法追过男人,却以一次失败收场,因为就看严禁别的女人倒追男人失败。”云浅浅轻声地嘟囔了一句,却被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你说什么?!”少“你说什么?!”少妇顿时就恼羞成怒了,要冲上来和云浅浅干架,幸好被警察给拦住了。“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居然敢说这样的话!”。...

“谁知道你曾经是不是也用同样的方法追过男人,却以失败告终,所以就看不得别的女人倒追男人成功。”云浅浅轻声地嘀咕了一句,却被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

“你说什么?!”少妇顿时就恼羞成怒了,要冲上来和云浅浅干架,幸好被警察给拦住了。“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居然敢说这样的话!”

少妇名为陈珍希,她的反应就好像云浅浅的话戳中了她的伤疤。

警察冷冷道:“不管你是谁,做错了事情就该受罚。”

陈珍希冷笑一声,“你有资格罚我?我要是说出来我的背景,恐怕你都要倒贴钱将我请出去。”

态度恶劣、目无法纪,云浅浅恨不得将这个女人给揍一顿!警察的怒气不比云浅浅少多少,但毕竟是办公,所以他还是耐心道:“这位女士,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将你收买混混打人的真实目的说出来,诚心悔改的人,不会被关太久的。”

“你们想关我?”陈珍希像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表情甚是夸张,“我就是看他们不爽,光天化日之下就抱在一起,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缠绵起来呢?我就是为正民风所以才拉开他们的。”

现在每个人都只想说,正民风不是这样的好吗?

但是少妇显然觉得自己做得很对,而且仗着她背景雄厚,就天不怕地不怕,果然,她下一句就开口说:“龙腾集团,你们敢招惹吗?不怕实话告诉你们,我便是龙腾集团股东之一楚千亿的老婆。”

云浅浅险些吐血,她这阵子倒了什么霉,怎么总是和龙腾集团的人扯上点瓜葛呢?她可是记得楚墨宸那座大尊神正在接受她家总编大人的赔礼道歉呢,一个转身,她又遇上了楚家的人!

“龙腾集团又怎样?不就是有点钱嘛!”云浅浅轻笑,“国家公民有其权利也有其义务,你做错了事情就是做错了事情,拿身份压人不值得骄傲,该被人鄙视了。”合着对楚墨宸的不爽,云浅浅说话就毒舌了。

“你个丫头片子说什么呢!”陈珍希说着又要冲上来,还是被警察给拦住了。但是云浅浅注意到,警察的拦截,居然是好好安抚!聪明如她,顿时就看出来了,他们畏惧于陈珍希的身份背景!

云浅浅怒从心头起,“说你以身份背景压制人,什么破女人,没姿色还不知道好好读书,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街边的泼妇。”

陈珍希一下子挣脱警察的“钳制”,冲上来一把揪住云浅浅的长发,“你这个小蹄子说什么呢?瞧你长得一副狐媚的模样,勾引的男人肯定不在少数!”

“你是被人抢男人抢多了吧?觉得天下间的女人都会去抢你的男人?你放一万个心,我还看不上你这种素质看上的男人。”楚家人,肯定没有一个好东西,楚墨宸就是最好的代表!

“你!”陈珍希发狠地拽着她的长发,扬起手就要甩到她脸上,幸好被一边的林轩给捉住了手,“这位美女,可不可以听我说一句?”

林轩是个明白人,照这样的情势发展下去,云浅浅肯定会被打伤,而陈珍希肯定因为家世背景雄厚,无人敢对她如何,这事也就会这样算了。

陈珍希听到他喊自己一声美女,气焰倒是消了不少,“你要说什么?”

“你先放开她,我们再好好谈。”

陈珍希想了想,放开了云浅浅,林轩立即将她护到自己的身后。

“我想说的,其实……和浅浅想说的没什么差别。”林轩说完,转身拉着云浅浅就跑了出去。陈珍希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的背影已经不见了。

“他们跑了,为什么你们不去追?!”陈珍希怒喝。

警察们摸了摸鼻子,“他们没犯错,而且是记者,他们有属于自己的自由。”

陈珍希气得胸口不断起伏,脸色一阵苍白,竟扬起手提包打了一下身边的警察,气冲冲地走了。于是,挨揍的情侣只能自认倒霉……

不过,和林轩一起回去的云浅浅,却是越想越气愤,凭什么陈珍希单凭一个身份就能逃脱法纪的制裁?

“这件事情你回去不会是要报道吧?”林轩弱弱地问。

“为什么不报道?我就要报道!大张旗鼓地报道!”

“龙腾集团不会放过你的。也就只有你敢报道龙腾集团的事情,上次报道楚千帆的事情,现在你还吃得消吗?”

云浅浅苦恼地抓了一下头发,楚墨宸的手段十分狠辣,这点她是知道的,可是她身为一个记者,就是要揭穿黑暗的,怎么能有所畏惧呢?否则不是愧对记者这个身份?

“算了,到时候出事你别拉着我垫背。”林轩了解她,当下也就不再劝说她。

云浅浅回去以后,借助很多渠道拿到了陈珍希的资料,她二十二岁的时候,主动追求过一个男人,但是没有成功,而且还遭到了那个男人身边的朋友的奚落,后来她嫁给楚千亿之后,一朝得势,但凡遇到让她不舒坦的事情,她就把人家教训一顿,今天的事情就是最好的例子!尤其,她不能看到姑娘们主动追求心仪的男子!

这种变态的心理让云浅浅心惊,毫无疑问,她在写好新闻稿之后,也犹豫了一下,这个稿件要不要发布?发布的话,又加大了她和龙腾集团的矛盾,一个楚墨宸就够她受得了,再来一个泼妇陈珍希……云浅浅哆嗦了一下,就是这一哆嗦,鼠标键点了发布。

啧啧,云浅浅这回没有心理压力了,不小心都能发布出去,活该楚家大少奶奶的泼妇形象被曝光出去!

向来龙腾集团的新闻是众人关注的,云浅浅写的新闻稿才发出去就多久,点击就蹭到了上万……下面骂评一堆,都说不可思议,龙腾集团的大少奶奶居然是这样的形象!

云浅浅单手支着下巴,忽然很烦忧,上次她曝光楚千帆和徐婕儿的事情,就已经引起行业内外的轰动,这次再曝光陈珍希,恐怕龙腾集团内部即将呈现一场小火山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被她忘记在包包里的手机铃声响了……

书评(351)

我要评论
  • 个记者&是有的

    目光定在房间里交缠着的二人身上的云浅浅,本还因为对方换了新的姿势而雀跃,却蓦然感觉身边的气压忽然变得很低,她自认为自己是个记者——虽然还是实习期,但该有的敏锐度还是有的,于是,她微微侧头——

  • 出点手&段来才

    云浅浅打了个哆嗦,却将摄像机抓得更紧了,好不容易拿到的独家资料,她会轻易拿出去?这个男人想拿走,也该拿出点手段来才是!否则……她就只能甩他一脸呵呵哒了!

  • &楚千帆

    拍到影视红星楚千帆也就算了,居然还能拍到他和徐婕儿一起!!

  • 包里,&边装边

    未免他看到自己的脸,云浅浅将鸭舌帽往下压了压,快速地将摄像机撞进包包里,边装边缓缓地往后退!

  • 考问题&不喜欢

    云浅浅的眼珠子又转了转,咬唇的样子像是在思考问题,一会儿后她再次看向楚墨宸,“听说,楚先生不喜欢碰女人?”

  • 男子无&不住,

    皇庭国际酒店,往来男子无一例外都是西装革履,女子则身穿精致的晚礼服,行走之中皆举着一杯红酒,琉璃灯下,觥筹交错,面上十分高贵的上流圈子,却早已有人按捺不住,扯着自己看上的人儿急急往房间而去。

  • 兴致啊&说,一

    “楚先生,好兴致啊!”她的嘴角咧开一个讪讪的笑来,一边说,一边往后退。

  • 自然是&她是谁

    云浅浅自然是感受到的,但她是谁?《都市报》的记者——实习的!哪能没有胆量?

  • 挑了一&像机交

    好兴致?楚墨宸的眉梢几不可见地挑了一下,他刚刚是给她机会将摄像机交出来,她倒好,竟想着要逃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