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浅浅惊疑地望着他,“但是我也没给你发自身定位啊!”林轩赠了她一记白眼,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本少爷这么很聪明怎么会找将近你,笨蛋!”说着,跨过她看见了她身后的那匹狼“我……”林轩又看了云浅浅身后虎视眈眈的那匹狼一眼,这才“羞涩”地将手中的武器拿了出来,顿时,云浅浅连骂娘的心都有了!。...

云浅浅狐疑地看着他,“可是我没有给你发定位啊!”

林轩赠了她一记白眼,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本少爷这么聪明怎么会找不到你,笨蛋!”

说完,越过她看到了她身后的那匹狼,“那,那是什么?”

他那指着恶狼的手都在哆嗦,“看起来……很像狼!”

“不是像,它就是狼!”云浅浅将他的手按下去,“武器呢?”

只要带了武器,再加上林轩,她觉得应该可以灭掉这匹狼。

“我……”林轩又看了云浅浅身后虎视眈眈的那匹狼一眼,这才“羞涩”地将手中的武器拿了出来,顿时,云浅浅连骂娘的心都有了!

“我看到你的短信,担心你出什么大事,身边又没有什么刀枪棍棒,只有将凳子砸烂,拿了凳子腿就……”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完,恶狼就已经朝他们扑来了,两人反应极快,撒丫子就跑!

林轩其实还想说,凳子腿也是武器啊!他哪里知道他们要面对的是一匹狼啊!他哪里知道平城这个大都市里,居然会有一匹狼啊!!

幽深的夜里,两人在树林里狂奔,身后跟着一匹凶猛的恶狼,恶狼双眸闪着绿光!

“我……我我我是真的跑不动了!”终于,二十分钟过后,林轩停了下来,单手撑着树木,身子微弯地大口喘气。

他们停下来,恶狼也跟着停下来!

云浅浅站在他的身边,也喘了几口气,脸色苍白无比,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她深知如果就这样跑下去,根本跑不过这匹恶狼!

可是该死的,不是说只有三千平米吗?为什么总是跑不出去!还是他们迷路了啊!

可看着林轩手中的“武器”,云浅浅就怒火升腾!

她戳了戳林轩的心口,没好气地说:“去吧,拿你手中的武器去对付它吧,如果你觉得凳子腿也算是武器的话,应该能够赢得了这匹狼的!”

林轩嘴角抽了抽,想说点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行了,我来应付它,你趁机跑出去!”林轩扬起手中的凳子腿,往前一步就将云浅浅护在了身后!

“你?行吗!”云浅浅对他嗤之以鼻。

“怎么说哥哥也是一英俊潇洒的男人,保护你还是可以的!”林轩拍了拍胸脯。

“我看你过去是为了喂饱它吧?”云浅浅哼了一声,压根不相信他。

林轩也不生气,从小他就跟这丫头不对盘,可损着损着就长大了,关系好得跟铁哥们似的!就差穿一条裤子了!

林轩握紧手中的凳子腿,缓缓地朝恶狼走去,边走还边说:“你还站着干嘛?赶紧滚!”

云浅浅哼了哼,转身走了!

听见她离去的脚步声,林轩嘀咕了一句,“真是没良心的丫头,就真的这么走了!”话虽然是这样说,他心里虽然也害怕,可云浅浅的离开还是让他微微放心下来,即使他出了什么事儿,她还可以活着离开不是吗?

可是,当他走近恶狼的时候,才发现凳子腿是有多么的“弱小”!一下子砸在狼头上,恶狼压根就没什么反应,目光倒是很鄙夷地看着他!林轩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一下!

恶狼可没功夫和他扯淡,见他手无缚鸡之力,当下就朝他猛扑过来,林轩也不退却,直接就伸出双手掐住了恶狼的咽喉!

一人一狼,两相对峙,林轩显得十分狼狈,他已经用了十二分的力气,可眼前的恶狼却还对他呲牙咧嘴的,仿佛下一瞬就能将他给生吞入腹!

“砰!”忽然,一个红影奔了过来,双手捧着一块尖锐的大石,猛地往恶狼的头上砸去,“我砸,我砸,我砸死你!”

此人,除了云浅浅还能是谁呢?

林轩愣了一下,这丫头居然没走?

恶狼也愣了一下,由于被忽然袭击,它很愤怒,竟然一下子就将林轩给甩开了!

“啊——”惊呼一声,林轩落在两米开外的地面上,此时,恶狼正与手拿石头的云浅浅凶残对峙。

刚刚那一砸,导致灰狼的头上已经渗血,此刻,鲜红的血液正顺着它灰色的毛发往下流淌,一滴一滴,甚是扎眼。

它往前一步,云浅浅就往后退一步,直到后背抵在一棵树木上,她,退无可退,只好迎面盯住灰狼的双眸!

用尽全身的气势,与灰狼对峙!

三秒钟后,云浅浅有些错愕,这灰狼被她盯住之后,竟停顿了下来,它这是要干嘛?莫非臣服了?

“嗷……”灰狼一声嚎叫,声音悲切,那瞬间树林里仿佛刮过一阵冷风,云浅浅打了个哆嗦,然后就看到灰狼闭上眼睛,在她的面前倒下了。

云浅浅一下子跳到林轩面前,“它它它不会死了吧?”

林轩从地上跳起来,“死不死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只知道你还活着就好了!”他一把拉住云浅浅的手,“还不快走,等它醒来活吃了你吗?”

云浅浅打了个寒颤,跟在林轩身后一起往外面奔跑起来!

一路上没有再遇到什么猛兽,但跑出树林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二人所站的地方颇为荒芜,根本不是他们走进树林之前的地方。看来,他们到了另外一个方向。

林轩看见草地就躺了下去,显然是累坏了。

云浅浅踹了他腿部一脚,“你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

感动啊感动,他居然大半夜跑到树林里来救她!

“定位。”林轩白了她一眼,是真的累了,一夜没睡也就算了,居然这一夜都在跑路,他可真的很久没有这么累了!事实上他在收到云浅浅的短信之后,没怎么在意,后来一直没等到她的定位,就电话打了过去,居然表示不在服务区,顿时他就多了个心眼,觉得这丫头肯定又闯祸了。

只好打开手机定位,他就知道这丫头没事总能折腾出一些事来,为保她出事时他找不到她,早些时候就在自己手机和她手机里特别安装了个跟踪服务系统,嘿嘿……这事他先前可没告诉她,不过他也没拿这个跟踪系统骚、扰她什么的!也就觉得没有告诉她的必要了,否则她还得以为她的隐私遭到侵犯了呢!

云浅浅也没多想,在他旁边躺下来,早晨的空气真是好,这里又远离闹市,累惨了的她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书评(471)

我要评论
  • ,她双&开口,

    “刚刚那场戏,有没有让楚先生心中有种火烧火燎的感觉?”说话间,她双眸带着笑,像星星一样,晶亮晶亮的,不等楚墨宸说话,她又开口,“譬如,找个女人?”

  • 换个方&经来到

    “呃……”退着退着,就退到了墙角下,正准备换个方向,却发现楚墨宸已经来到她的面前,并且,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鹰隼般的眸子锁住她的容颜,王者之气在瞬间释放出来,让云浅浅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

  • 会轻易&能甩他

    云浅浅打了个哆嗦,却将摄像机抓得更紧了,好不容易拿到的独家资料,她会轻易拿出去?这个男人想拿走,也该拿出点手段来才是!否则……她就只能甩他一脸呵呵哒了!

  • 生,好&,一边

    “楚先生,好兴致啊!”她的嘴角咧开一个讪讪的笑来,一边说,一边往后退。

  • &,还是

    “是要我动手,还是你自己拿来。”他声色冷然,如千年寒冰。

  • 的总裁&慌个什

    云浅浅,镇定,镇定!不过就是龙腾集团的总裁站在你面前吗?又不是阎王索命,慌个什么劲儿!有点出息啊!

  • 过来对&将他推

    一声脆响,将云浅浅的思绪拉回来,见好就收,在楚墨宸反应过来对她动手之前,她率先将他推了一把,而后,撒丫子就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