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离处双眸闪着绿光的灰狼,云浅浅吓得差点儿哭了出,但是之后楚墨宸有说她,树林里会有豺狼虎豹,但……她并不非常我相信,区区三千平米的树林,就能养狼吗?现在的的确云浅浅直直地盯着它,花光了她二十年的智慧,也没想出制服它的方法。倒是双手已经在下意识当中抱住了大树。。...

看着不远处双眸闪着绿光的灰狼,云浅浅吓得差点哭了出来,虽然之前楚墨宸有告诉她,树林里会有豺狼虎豹,但……她并不十分相信,区区三千平米的树林,就能养狼吗?

现在看来,世间的事儿,只要楚墨宸愿意,基本上都可以做到,堂堂龙腾集团的总裁,她这会儿真的发现,自己低估了他的能力以及……狠戾!

他真真实实地在对她进行惩罚啊!

深吸一口气之后,云浅浅看到饿狼往她这边迈出了一大步,那幽绿的小眼神分明就是要将她吞食入腹。

云浅浅直直地盯着它,花光了她二十年的智慧,也没想出制服它的方法。倒是双手已经在下意识当中抱住了大树。

楚墨宸从视频里,见到她抱住大树的惊慌模样,唇角勾了勾。旋即起身到吧台那边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重新回到视频之前。

此时,弋阳从外面走进来,“先生,要不要将狼撤走?会出人命的。”

将云浅浅一个人留在树林之后,弋阳也一直看着她,但凡她走过的路经历的事情,他都看在眼里,这还是第一个被楚先生扔进树林的女子,一下子就将狼给引了出来,她怕是根本斗不过,除非她能徒手将这匹狼给放倒!否则只有一个办法——楚先生将她放了!

在弋阳看来,云浅浅所犯的错,不至于拿生命来偿还,更何况她的身份……

“一条人命,我还是赔得起的。”楚墨宸轻轻抿了一口红酒,语气清冷地出声。若她真的逃不出来,结果只会是——云浅浅不停劝告闯进树林里,不幸遭遇猛兽袭击死亡,和他楚墨宸有什么关系?

弋阳:

也不知道刚刚在房间里,云浅浅和楚先生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竟让楚先生真的将她扔进了树林里。

唉,云小姐,你自求多福吧,谁让你得罪的人是楚先生呢?

此刻树林里的云浅浅,脸色苍白,就差抱着大树大哭了。

她已经极力逼迫自己冷静了,可是面对虎视眈眈的恶狼,她压根冷静不下来。

云浅浅不知道,她那极力忍住哭泣的表情,全部落入了楚墨宸的视线之中,他眉头蹙了蹙,这丫头连飙车都敢,更不怕开车撞进水里,这会儿怎么这么害怕?

胆敢在知道他身份的情况下,将楚千帆不堪入目的视频带走然后上传?呵!他可没有那么好对付!

什么叫吓破胆,什么叫生不如死?他会让她彻底体验!

一念罢,他从显示器前走开,走到窗前,端着红酒,眺望着远处的风景。

“你要是再往前走一步,信不信,信不信我对你不客气?”树林里,云浅浅试图和恶狼进行交流。

但恶狼根本不管她说什么,继续向前走来。

“我是说认真的哦,我可没有和你开玩笑!”

“喂喂,你不要再走了!我可是《都市报》未来的首席记者,能力可不像外表看起来这样娇弱,你再走一步试试看!”

恶狼的脚步忽然停下,目光却依旧直直地看着云浅浅。

但这对云浅浅来说已经够了,“哎哟,真乖,等我离开了这个树林,就带很多很多肉进来给你吃……啊!”

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恶狼忽然一个猛扑,吓得云浅浅蹭地往树上爬去,当真是千钧一发啊,她蹭地爬了一米高,那恶狼便将整棵树木撞到摇晃了好几下,云浅浅没敢停下来,只得拼命地往树上攀爬!

等她找到一支树干站稳身体,距离地面已经有四米的时候,整个人忽然平静了下来。刚刚恶狼那一扑,几乎吓破了她的胆子,可也是因为这么一扑,倒让她没有那么紧张了!

“砰”的一声,恶狼又开始拿身子撞树,云浅浅紧紧地抓住树丫,差点就被摇了下去!一次不成,又连续撞了好几次,云浅浅脸色苍白,死死地咬住下唇,却没有再惊呼出声。

几次之后,恶狼似乎也累了,缓缓地从树下走开,走到另外一棵树下蹲下来,双目炯炯地看着树上的云浅浅,这节奏是要守株待兔了。

云浅浅望了它好几眼,抿了抿唇,只好在树丫上坐下来,紧紧地抱住树干,恐怕这个夜晚她要在树上睡觉了!

楚墨宸的耐心也是极好,见到这一幕之后,嘴角勾了勾,云浅浅坚持得越久,他就觉得越好玩,如果她真的败得太迅速的话,还真是一点都不好玩呢!

天色很快黑下来,坐在树下的恶狼压根没有离开的意思,夜晚的树林里除了潮湿之外,还有很多很多的蚊子,云浅浅一边要强忍住蚊子叮在自己身上的痒意,还要忍住远处飘来的饭菜香!

这个楚墨宸是真的太过分了,她都一天没吃东西了,他居然还故意将饭菜香给飘进来!哼!等她出去势必要好好挖他的暗黑史,也让他瞧瞧欺负一个未来的首席记者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半夜,云浅浅是被蚊子叮得过分了,才醒来的。目光往下一瞟那只恶狼,居然……还在!说内心不喷火是不可能的!

忽然,她想起中学时候学过的那篇古言,不是说屠夫将两只狼给杀了吗?既然一个屠夫能杀了两匹狼,她也一定能搞定眼前这匹狼!

趁着那个家伙在假寐,云浅浅偷偷从树上溜了下去,她手中没有刀,所以她决定还是逃跑比较好。

可是,刚刚迈开脚步,身后那匹狼忽然睁开了幽绿的双眸,显然是……早就醒了,只为等她下来呢!

好狡猾啊!

云浅浅连哭的心都有了,不管了,跑吧!

说来楚墨宸也真是变态,竟然在树林里挂有灯泡,不过不多,很暗,却足够照亮夜行的路!

云浅浅这边才准备逃跑,却在转身的时候撞上了一堵“墙”,吓得她尖叫一声,即刻与那堵墙拉开距离!

“喊什么喊,是我!”林轩脸色不好地看着她,刚刚也被她吓了一跳!

“怎么是你?”云浅浅看着来人,“莫非你也被抓进来了?”

“不是你让我来的吗?”林轩没好气地道:“还说了什么要带武器,这不是担心你出事,我只好赶来了!”

说这话时,林轩还没看到云浅浅身后的那匹恶狼……

书评(457)

我要评论
  • 楚墨宸&头,居

    楚墨宸身子逼着她,浓眉浅浅蹙起,好大胆的丫头,居然敢这样和他说话?

  • 居然还&能拍到

    拍到一起也就算了,居然还能拍到两人滚—床—单的画面?!

  • 的眼珠&儿后她

    云浅浅的眼珠子又转了转,咬唇的样子像是在思考问题,一会儿后她再次看向楚墨宸,“听说,楚先生不喜欢碰女人?”

  • &笑,像

    “刚刚那场戏,有没有让楚先生心中有种火烧火燎的感觉?”说话间,她双眸带着笑,像星星一样,晶亮晶亮的,不等楚墨宸说话,她又开口,“譬如,找个女人?”

  • 摄像机&握得紧

    于是——蹲在草丛里的云浅浅,望着房间里面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花白肉体,双眼几乎都要冒出星子来了!她将手中的摄像机握得紧紧的,深怕一不小心就被人夺了去!

  • 然还是&——

    目光定在房间里交缠着的二人身上的云浅浅,本还因为对方换了新的姿势而雀跃,却蓦然感觉身边的气压忽然变得很低,她自认为自己是个记者——虽然还是实习期,但该有的敏锐度还是有的,于是,她微微侧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