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浅浅正了一下脸色,严肃认真地望着他,“再不放开手,我会不客套的!”刚确实是她慌了神儿,可她现在的反应时回来了,这个男人的话再不停手,她那真会很不客套!楚墨宸嘴角牵起一“我很,期待。”。...

云浅浅正了一下脸色,严肃地看着他,“再不放手,我会不客气的!”

刚刚的确是她慌了神儿,可她现在反应过来了,这个男人如果再不收手,她当真会很不客气!

楚墨宸嘴角牵起一抹冷笑,“哦?”他倒是很期待,她会怎么个不客气法?

“不相信?”云浅浅一边说,原本抵着他的手从他的胸膛上拿开,缓缓地往下移。

“我很,期待。”

他当真一副很期待的神情,奈何,下一瞬,他脸色骤然变沉,甚至倒吸一口冷气,她的手……放哪儿呢?

云浅浅很不客气地挑了一下眉梢,“你吃我豆腐,我占你便宜,我们两清了!”

没错,他握住了她软雪,然后她毫不客气地捏住了他的命根子!

此刻,楚墨宸的脸色,比锅底还黑!

“放手!”他沉声命令!

“你先!”

“我再说一遍,放手!”

“我也再说一遍!你先!”

楚墨宸额上的青筋不断地跳动,这还是第一次,有个姑娘和他杠上了,很好!

“看来,这树林真的很适合你!”他一把扣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捏,云浅浅吃痛,松开了他的命根子,然后,被他双手扛了起来,往窗户那边走去——

完蛋!她刚刚在老虎上拔毛了!云浅浅双手紧握成拳,逼迫自己镇定下来!

“楚先生,欺负手无寸铁的小姑娘,你这样做真的太没品了。”

呵……都走到这一步了,她居然还能如此镇定,真不得不说她心理素质不错!

他将她放在窗子处,窗子距离地面不过一米高,他直接将她推了出去,然后拿了一根铁棍扔到她的面前,“这回手上有铁了!”

“云浅浅嘴角抽了抽,抡起铁棍就往楚墨宸的脸上砸,楚墨宸身子一闪,铁棍又回到了屋子里。

“把她带到树林深处。”他淡漠的话语传来,不给云浅浅任何反应的机会,弋阳就带着两名保镖出现了。

“混蛋!”被带走之前,云浅浅留下了一声怒吼,将弋阳震得脚步踉跄了一下。

“云小姐,奉劝你一句,和楚先生杠上,不是什么好事。”

“那是当然,这个混蛋仗着自己有权有势有保镖有树林,就将我带到这儿来虐待,和他杠上当然不是什么好事!”云浅浅很认可弋阳的话,“不过呢,他如果和我‘单打独斗’却未必是我的对手!”

嘿嘿,想到昨晚亲他时,他脸上的震惊,以及刚刚捏他时,他黑如锅底的脸色,她心里就升腾起小小的兴奋,哎哟,她云浅浅居然将享誉国际的龙腾的总裁,楚墨宸给得罪了个彻底,公司和学校都该给她颁个女英奖好吗!

弋阳只好闭嘴,楚先生那是不出手,一出手保准对手没活路,她,等会儿就可以见识了!

“树林里,会有什么?”走着走着,云浅浅终于想起来问这事儿了。

“这片树林,面积有三千平方米,楚先生喜欢在里面养些豺狼虎豹,顺便养些蛇鼠虫蚁。”弋阳语气淡淡的,像是在说一件多么平常的事儿。

“豺狼虎豹都是驯服过的吧?”

“没有。楚先生说了,原始的,才是最真的。”

“云浅浅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这不是要她小命么?

“云小姐不必担心,只要云小姐能够从这片树林里逃出去,楚先生就会对云小姐过往所做的一切不再做任何追究。”

“人都死了,他还想追究?云浅浅哆嗦着问:“可不可以……再和楚先生商量商量,让我不要进这树林?”

弋阳没有说话,沉默,是对她的同情。旁边的保镖将云浅浅往前一推,云浅浅眼见要跌倒,连忙扶住树干,转身之际,刚刚还在身边的三人已经跑远了。

她不打算跟上去,因为他们走远的方向是刚刚的别墅,她要是去那边,不是找死?

扫视一眼遮天蔽日的树林,即使是夏天,云浅浅还是感受到了一股阴冷潮湿,哆嗦了一下的她想,老爸会不会知道她被人绑架了啊?

对了,给林轩打个电话!

拿出手机,坑爹的发现,没信号!这是什么破地方啊居然还没信号!

这回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云浅浅蹑手蹑脚地走着,深怕一个脚步重了,就将那个什么带着原始兽性的豺狼虎豹给招惹过来,她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能力还没有办法和这种强大的生物抗衡!

大概半个小时过去,云浅浅提着的一颗心微微放松,嘀咕起来,“也没遇到什么嘛,楚墨宸那个大混蛋肯定是故意吓人的,哼哼!”

话音刚落下,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云浅浅身子一僵,也不敢回头,撒丫子就跑,乖乖,千万要给她留条活路呀!

可是,随着她的狂奔,身后窸窣的声音越来越靠近,逼得她不得不以平生最快的速度狂奔,但……

忍不住,她回头看了一眼,居然是一条蛇!而且有手臂那么大!云浅浅脸色彻底白了,难怪她跑不过呢!

怎么办,怎么办?

此刻,矗立在树林之中别墅内的楚墨宸,冷眼看着视频监控里的画面,这丫头居然和蛇拼速度?也真是够蠢了!

这还只是出现的第一个生物,她就慌成这样,别想着从这片树林里跑出去了!

“啊——”跑着,跑着,居然绊到了一根藤条上,云浅浅摔在了地面上,来不及多想,跳起来继续跑,一边跑一边想,她已经跑了这么久,为什么还没有出树林?不是才三千平米吗?她感觉自己跑了很久啊……

还有,这条蛇不要紧追着她不放啊!

蛇蛇蛇!

对了,蛇是爬直线的!

有了这个认知,云浅浅开始绕着树干左弯右拐地跑,而不是沿着直线去跑了!

十分钟过后,没看到蛇再追上来,云浅浅靠着一棵大树抚着胸口,不断地喘气,幸亏有一个聪明的脑袋瓜子,不然真得成为刚刚那条蛇的腹中餐了!

这么一停下来,刚刚摔倒时,蹭出来的伤口也开始疼了,云浅浅“嘶”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正打算不去管伤口,要早些离开这片树林的时候,她看到了一只凶猛的庞然大物……

书评(107)

我要评论
  • &云浅浅

    云浅浅的眼珠子又转了转,咬唇的样子像是在思考问题,一会儿后她再次看向楚墨宸,“听说,楚先生不喜欢碰女人?”

  • 自然是&的记者

    云浅浅自然是感受到的,但她是谁?《都市报》的记者——实习的!哪能没有胆量?

  • 得不行&哟!加

    “嗯嗯,这个姿势不错!”云浅浅瞧着里面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姿势,兴奋得不行,“这个姿势也不错哟!加油加油!再换个姿势!明天的头天给你两了!”

  • 这个女&怖!

    楚墨宸的手,抬了起来,往云浅浅纤细的脖子掐去——这个女人,他要让她知道,得罪他的下场有多恐怖!

  • 锐度还&——

    目光定在房间里交缠着的二人身上的云浅浅,本还因为对方换了新的姿势而雀跃,却蓦然感觉身边的气压忽然变得很低,她自认为自己是个记者——虽然还是实习期,但该有的敏锐度还是有的,于是,她微微侧头——

  • &个讪讪

    “楚先生,好兴致啊!”她的嘴角咧开一个讪讪的笑来,一边说,一边往后退。

  • &来似的

    云浅浅的双眼睁得大大的,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像是要跳出来似的!

  • &王者之

    “呃……”退着退着,就退到了墙角下,正准备换个方向,却发现楚墨宸已经来到她的面前,并且,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鹰隼般的眸子锁住她的容颜,王者之气在瞬间释放出来,让云浅浅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