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此景,秦风居然想不到任何一个词语描绘出这种境地,没办法用黑来二字来。他自从倒插门安家落户,才真正的明白了什么叫黑。十多人此外亮出自己刀具,砍向张阳。这已他不在是报仇雪恨那么简单的十多人同时亮出刀具,砍向张阳。这已不在是报仇那么简单,完全是一副杀人灭口的架势。如果不是张阳有几把刷子,恐怕早就倒在血泊中。直到现在,秦风才真正明白什么叫西装暴徒。。...

...

此情此景,秦风竟然想不到任何一个词语描绘这种境地,只能用黑来形容。他自从入赘安家,才真正明白什么叫黑。

十多人同时亮出刀具,砍向张阳。这已不在是报仇那么简单,完全是一副杀人灭口的架势。如果不是张阳有几把刷子,恐怕早就倒在血泊中。直到现在,秦风才真正明白什么叫西装暴徒。

张莉莉哭喊道,“哥...小心你后面,小心你左面...”

张阳赤手空拳,和十多个手持刀具的壮汉交锋。不得不说张阳的武术并不是花架子,每一招一式都蕴有很强的攻击力。在他手中抢下一把单刀后,不显败迹。

姜云见状,冲张阳怒喝道,“张阳,把你手中的刀子扔掉,否则我一刀捅死张莉莉!”

威胁!

这是最为纯粹的威胁!如果你不按我说的做,我就要杀了你妹妹!

秦风见状,胸腔中火气蒸腾...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够人渣了,没有想到竟然还有比他更人渣的人,好气!

张阳面对姜云的威胁,只能将手中的刀子扔掉,刀子刚从手中脱落,四五把锋芒已向他横劈而来,身形矫健的他,躲开四把后,最终没能躲开第五把!

臂上被划出一道血痕,整个人踉跄的后退几步...

姜云见状,脸上挂着激动的声色,说道,“兄弟们,灭了他!”

听到命令,十多人攻击越来越猛。

张阳一只胳膊受伤,战力已大打了折扣,从之前的上风转变为受制于人,一次次踉跄的躲避着刀茫。

“住手!”

秦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冲一群人走去,双手插兜,一派嚣张模样,

姜云见到突然出现的秦风,整个人愣了一下,而后还不忘叮嘱手下,“兄弟们,速战速决,灭了他!”

秦风站在不远处,指着姜云喝道,“你知道张阳是谁的人吗?就敢口出狂言说灭了他,你想死吗?”

姜云被秦风这样一喝,瞬间暴脾气上头,怒道,“你特妈谁啊!用得着你多管闲事,信不信老子让人把你也砍了!”

秦风听到这两句话,面带笑容,直接向战圈走去,双手插兜...脸上挂着嚣张的神色,其实心中已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手心出了一把又一把的冷汗...

秦风的突然闯入,让这场灭杀张阳行动受阻……

张阳见状,冲秦风感恩道,“先生,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还希望您不要插手,您已经帮助过我一次了,这里危险,您还是离开吧!”

秦风突然笑道,“你是我的人,我怎么能看你置身水火坐视不管?”

“先生...”张阳感激涕零,他终于找回做人的自信。

姜云见状,心中盘算一番,白少要的是张阳的妹妹,至于张阳死活根本不在乎,只要他把张莉莉抓回去,一样能邀功请赏,才不管什么人张阳出头呢,喝道,“全部给我砍了!”

十多人刚准备动手...

秦风喝道,“好一个白家,我想问一下你们,宁海还有没有王法,难不成养一群人就敢乱来?何况宁海恐怕不只一个白家!你们这狗可当的真痛快!”

姜云满脑子邀功请赏,吼道,“动手,灭了他们!”

这时,张阳挡在秦风面前,说道,“先生,我掩护您!”

秦风推开张阳,不动声色的说道,“我到要看看白家的人有什么胆子敢向安家人动刀子,让他们来砍我!”

姜云听到安家后,心中狠颤一下,仿佛受到猛烈的撞击似的,他在白家当雇从,自然听说过宁海顶级家族安家...

张阳愣在原地,安家的能力他不是不清楚...对于安家而言,灭像白家这种二流家族,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姜云神情呆滞,有些怀疑的问道,“你怎么确定你是安家的人?”

秦风从口袋拿出一张名片,直接扔在地上,冷笑道,“它能证明!”

姜云冲一旁的手下眼神示意,一旁的手下拿起名片,送到姜云手中,当姜云看到莎黎时尚集团字样还有那名片上的照片后,整个人呆在原地,总经理三个字,足够威胁整个宁海!

姜云手中拿着名片,胳膊颤抖着,有些怀疑人生,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得罪安家的人!

这不是蚂蚁腿和大象腿在搏斗吗?

秦风面无表情,冷冷的说道,“姜云,还不放人吗?”

姜云...

这两字对他而言,真是叫到了灵魂深处。整个人一哆嗦,吓到刀子都掉在了地上。哆哆嗦嗦,仿佛被冻的似的。

踉跄后退!

张莉莉见姜云松开自己,瞅住机会,梨花带雨的奔到张阳怀中。

张阳见自己妹妹平安无事,长舒一口气。此时此刻,对秦风更加感激。

已将他视为救命恩人!

秦风冲张阳兄妹说道,“你们两人先到车上去!”

“先...先生!”

“你们走!”秦风的态度非常决然,又道,“我到要看看这个叫姜云的能拿我怎么样!”

张阳兄妹见状,退出小区。

此时,姜云感觉自己轻飘飘的,浑身上下已被冷汗打湿,双腿更是不住的打颤,上下牙咯噔着……

“秦...秦经理!”

秦风脸上挂着笑容,瞬间变脸,怒喝道,“秦经理是你叫的?”

咚...

当场,姜云跪在地上,所有手下也是如此,异口同声的求饶道,“秦...爷...我们不知道是您大驾光临,求您网开一面,放了我们吧!”

直到现在,秦风才真正体会到安家在宁海的份量...他不知道如果自己说出自己是安琪老公这一消息他们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按秦风自己脑补的画面,一定非常精彩。

秦风眯着眼说道,“你们刚才不是要杀了我吗?”

“没...没有!”

“秦...爷,您就把我们当屁放了吧!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是我们有眼无珠!”

这时,姜云磕头就像捣蒜似的,苦苦的哀求着。

...

第2章 领证

2021-06-11

第2章 领证

2021-06-11

第6章 打赌

2021-06-11

第6章 打赌

2021-06-11

书评(285)

我要评论
  • 趣的看&...

    安琪视周围人如空气一般,饶有兴趣的看着秦风,说道,“你的请求我可以答应你...”

  • 秦风飞&放着柔

    秦风飞起的那一刻,仿佛自己伸手就能触到那团放着柔和光线的太阳。

  • 海鲜披&喜欢的

    “带你吃你最爱吃的海鲜披萨和西冷牛排,还有买你最喜欢的包包和口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