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早在工地上磨炼出一层二皮脸,并且但是贱道大尊师,这先年来,他始终笃信一句话,人仅有够贱,才能无人能敌于天下,特别是像他这倒插门,不掏出点儿真本事还不被老婆家来了莎黎时尚集团三天,和三个部门的部长钢枪...女的给气哭了,男的晚上下班后,直接找人拉到小胡同给揍了一顿...而且揍到途中,还要唱就这样被你征服...。...

...

秦风早在工地上磨练出一层二皮脸,而且还是贱道大尊师,这先年来,他一直信奉一句话,人只有够贱,才能无敌于天下,尤其是像他这入赘,不拿出点儿真本事还不被老婆家的人欺负死啊!

他已受尽欺负,所以要尽可能的要保护自己,别人有一身正气,而他却是一身贱气。

来了莎黎时尚集团三天,和三个部门的部长钢枪...女的给气哭了,男的晚上下班后,直接找人拉到小胡同给揍了一顿...而且揍到途中,还要唱就这样被你征服...

安琪看着三位部长联名递上来的联名书,看的是又气又好笑,怎么也没有想到,秦风竟是这样一个人。

黄盈盈见有三位部长联名反应,借机会反应道,“安总,我总觉得这个家伙靠不住,您要不然...”

踢了他吧...后半句有些说不出口!

安琪将手中的联名书放在一旁,说道,“将他是我丈夫的信息在集团公布!”

“啊...”黄盈盈目瞪口呆,一副我没有听错的样子吧!

安琪不在多言,黄盈盈只能照作!

十多分钟后,秦风和安琪的关系公布在莎黎时尚...

十多名高管当场原地爆炸!

竟...竟特妈是姑爷!

当龚雨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一口咖啡差点儿噎死。

柳如烟原本在化妆,看到总裁秘书办公室发出的通告后,口红被震的划断,惊的是说不出话来。

总经理办公室,秦风同样收到一份邮件,看到后秦风乐的就像喝了假酒似的,这个安琪还是挺仗义的嘛!

不错呦...

刘小萌得知秦风的身份后,惊的结巴道,“秦...秦经理,您...”

秦风在电脑屏幕后面偷笑,听到刘小萌的惊声后,露面说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问题...”

刘小萌被问懵了,一脸尴尬。

众所周知,安琪是安云龙的女儿,年纪轻轻,继承父业,近几年将集团发展的是风生水起,名誉宁海,是宁海各界人士公认的女神,更是不少大少们日思夜想的人,而今竟然结婚了...而且还是和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

消息一出,宁海仿佛发生十八级地震似的,各种舆论像大雪花似的砸向莎黎时尚,莎黎时尚不作回应,舆论也像潮水似的,来的快去的同样快,因为还没有一家媒体公司敢得罪莎黎时尚。

一夜之间,宅男们的梦破碎了!

总裁办公室,安琪正拿着一把剪刀修剪插花,完全没把坐在一旁的秦风当一回事儿,就像对待空气似的...

平时秦风冷落旁人,他可到好,也被比他高一截的人冷落,不过秦风并不在意,因为他知道安琪的冷是刻意的,就像刺猬似的,遇到危险的时候首先亮出背刺!

咔嚓...

安琪一剪子下去,牡丹花的头被齐齐的剪断...

秦风见状,起身拍手叫好,说道,“这一剪子剪的好!”

安琪冷哼了一声,将剪子搁在桌子上,不冷不热的说道,“在我这里拍马屁不管用!”

秦风整个人趴在安琪的桌子上,目光时不时的向白色西装包裹的浅沟望去,然而安琪并做躲避,且目光死死的盯着秦风...如此僵持了十多分钟,秦风揉着眼睛,一副被打败了的样子...垂着脑袋坐下...

秦风看着面前的大美人感叹道,“名义上是自己的老婆,可只能是远观不能亵玩,这有什么意义呢?”

“……”

安琪双手怀抱,没有说话。

秦风见安琪不理会自己,索性亮出杀手锏,说道,“老婆,你也知道我是个雏,还没有经历过那种事情,我可不想在死之前,还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

“我不知道...”

安琪美眸射出两道冷光,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在安琪这里他可以说半点儿便宜都占不到。

秦风被喝了个狗血喷头,瞪眼道,“老婆,你知不知道我给你干活危险系数太高了,那天晚上差点儿交代在安星手中,五百万太少了,这活我干不下去了!”

直到秦风说出这些,安琪才用正眼看秦风,问道,“怎么回事儿?”

秦风没有好气的说道,“还不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为了你出头,我能让那个小白脸欺负吗?我还要给你提供一个情报,这个集团里面还有安云山的人...”

安琪愣了愣,又道,“你怎么确定还有安云山的人!”

切...还不相信我!

秦风没有好气的说道,“我亲爱的老婆,你是高智商人材,你说我刚出现在古玩街,他们派去的人就找到了我了,你敢说这个集团里面没有奸细吗?”

这...

安琪一时说不话来,如果事情真像秦风这样说的,那集团中一定还有安云山的人。

秦风整张脸就像大苦瓜似的,又道,“得罪安云龙这种人,我还有活命的机会吗?老婆...不...安总,你给我点儿钱让我赶紧跑路吧!我可不想死!”

安琪知道秦风是一个比鬼都精的人,今天说这些话自然是带着目的的,说道,“你想要什么,尽管说!”

“我想要你...”秦风瞬间眉开眼笑,呲牙咧嘴的说道。

“不可能...”安琪十分果断的拒绝。

秦风脸上的精光瞬间消散,闷闷不乐,垂头丧气的低着头。

这时,安琪从抽屉中拿出一张镶嵌金边的黑卡,推到秦风面前,说道,“你是我安家的女婿,更是我安琪的老公,你的名头和身份应该不比安云山和安星差,拿这些钱适当的交些朋友,这不就是你今天来找我的目的?”

秦风没有想到安琪竟这么聪明...不过他毫不掩饰见钱眼开,直接从安琪手中拿走黑卡,脸上挂着贱兮兮的笑容,问道,“老婆,这里面有多少钱啊!”

安琪面无表情的应道,“一个亿!”

啪!

“卧槽...”

秦风手中就像端着金砖似的,一个不小心没拿稳掉在了桌子上,满面惊容,一个亿...是他搬三十辈子砖都挣不下的财富。

安琪已习惯秦风这副土老帽的样子,说道,“这段时间你的任务就是,将安云山父子安排在集团内的奸细查出来!”

“好嘞!”

...

第2章 领证

2021-06-11

第2章 领证

2021-06-11

第6章 打赌

2021-06-11

第6章 打赌

2021-06-11

书评(191)

我要评论
  • 岸喝咖&的落日

    “老婆,我要带你去塞纳河畔的左岸喝咖啡,去威尼斯看最美的落日,去浪漫的土耳其和东京还有巴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