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黎时尚,材料部办公室。龚雨即使化上精致优雅的妆容,也无法掩藏美容下的那层郁色。她在莎黎时尚那可是响当当的人物,更是总裁身边的红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素龚雨即便化上精致的妆容,也难以掩饰美容下的那层郁色。。...

...

莎黎时尚,材料部办公室。

龚雨即便化上精致的妆容,也难以掩饰美容下的那层郁色。

她在莎黎时尚那可是响当当的人物,更是总裁身边的红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素有铁娘子之称,而今却被一只断手模具吓的是梨花带雨,颜面尽失...

想到这些,就气的直哆嗦!

她可是一部之长,管着上百号人,如果不想办法找回场子,那以后还怎么开展工作?

于是,心中开始盘算,怎么样才能给秦风穿小鞋...

咔!

龚雨还在思索算计,办公室们被推开,而后整个人呆在椅子上,双手情不自禁的捂在嘴上,偶买噶!

秦风,上身衬衣就像被切割机粉碎过,断断续续,破麻一样,下身穿着大裤衩,套着一双拖鞋,而且腰部还挂着那只曾把她吓哭的断手,就这样直挺挺的立在龚雨三米开外!

莎黎时尚是注重外在形象的集团,而今一个堂堂总经理竟然是这副装扮,惊的龚雨是目瞪口呆,这...

秦风见龚雨还在发呆,上前一步站好,而后双手将那只断手奉上,说道,“龚部长,我是来道歉的!”

龚雨看到那森白的模具后,吓的又向后撤了撤,吞了吞咽喉,说道,“秦...秦经理,您...言重了!”

秦风听到这句话后,一本正经的面容瞬间消失不见,变的吊儿郎当,轻挑无比,将挂在腰部的断手取下,放在龚雨的办公桌上,顺势也就坐了下来。

“我就说嘛...您龚部长你大人有大量,怎么会和我这种人一般见识呢?我真服那个安总了,非得让我给你道歉,你说她是不是有病!”

秦风坐姿一副抠脚大汉的模样,扯开嗓子咧咧着。

龚雨原本已有原谅秦风的意思,但是看到他现在这副样子,一股厌恶感从心底生出,对秦风是一个不冷不热的态度。

秦风本就是个人精,早已看出龚雨对自己的态度,但就是坐在龚雨对面软磨硬泡,说着些龚雨听了肚子胀痛的话!

“秦...秦经理,你的道歉我已经收下,我要工作了!”龚雨实在是受了秦风这个神棍,开始下逐客令。

秦风有心捉弄龚雨,故意把断手拿起,在龚雨面前晃了几下,笑道,“龚部长,断手还没收到您的原谅呢!”

龚雨看着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断手,心中又开始砰砰跳个没完...最让她气愤的是,面前这个混蛋竟然想让她和断手握手,这不是明摆着在涮她吗?

看一眼都吓的死去活来,现在竟然要让她去握!

秦风脸上挂着贱兮兮的笑容,说道,“龚部长,我都端着半天了,您难道还不和我握手言和吗?”

“你...”龚雨美眸瞪的老大,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词穷的时候。

“唉...看来是龚部长看不起我!”

“大老远的来负骨请罪,没有想到人家不搭理我!”

秦风喋喋不休的说着,把龚雨绘声绘色的说成罪人。

面对秦风的声讨,龚雨最终低头...与其说是向秦风低头,到不如说是向总经理这个头衔低头,而后颤微微的伸手,用尽全身勇气和断手相握,期间龚雨手脚是冰凉的!

秦风见状,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撒开手,笑道,“这个礼物就送给您啦,龚部长!”

龚雨听到这些,一个激动就把断手模形甩在了地上,当场四分五裂...

吓的又后跳了几步!

一旁的秦风,乐的已是梨花带雨,那叫一个贱呐!

“秦风,你...”

当场,龚雨气狠狠的咆哮。

秦风还像个没事儿人一样,调侃道,“堂堂的铁娘子竟然怕一个模型,这要是传出去还不笑掉大牙?”

“你...”

这几句话好像说到龚雨的心坎上,整个人瞬间消停了不少。

秦风见捉弄的差不多了,准备离开...

办公室的门竟自动开了,下一秒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出现,穿着妖娆性感,短裙上的蕾丝边看的人当真是血脉喷张,容貌更不用说,绝对是上上佳,最惹人注意的是那双狐狸眼,勾人心魂儿呀……

秦风都呆了,他都有些怀疑莎黎时尚究竟是不是做服装生意的,美女一个接着一个,是不是太多了?

柳如烟见到形象邋遢的秦风后,眼窝中深深的闪出一抹震色,龚雨办公室中怎么会有衣衫不整的人,这不像她的工作作风啊!

不过,心中的震撼并没有带到工作上。

柳如烟不在多看秦风一眼,冲龚雨说道,“龚姐,我是来取资料的!”

龚雨听到取资料心头就窝着一团火,没有好气的说道,“资料不在我这里!”

“那在哪里?”

柳如烟面带笑容,温和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在哪里!”

龚雨说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不在多言,明显是在生气。

柳如烟和龚雨的私交很好,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秦风,再看看龚雨,笑呵呵的说道,“怎么?男朋友和你吵架了?”

男朋友!

龚雨和秦风听到这个词差点儿晕死在厕所,你瞎啊!

龚雨抱着脑袋,她感觉自己已被秦风折腾的精分,用手指指着秦风所在的方向,说道,“你要什么东西,去找你身后那个混蛋!”

啊!?

柳如烟愣了一下,匪夷所思的看着秦风。

秦风一听龚雨骂自己混蛋,冲柳如烟说道,“龚部长提前更年期了,你有什么需要就跟我走!”

“你?”柳如烟眨巴了眨巴魅眼,心中倍感诧异。

突然,龚雨捶胸顿足的说道,“秦风,你不就是个总经理吗?老娘从今以后和你死磕到底,今后集团有我没你!”

秦风看到龚雨的样子后,瞬间乐了,应道,“更年期,你放马过来啊!”

此时此刻的柳如烟,一脸懵逼...最让她震撼的是,面前这个衣衫不整的家伙竟然是集团的总经理,偶买噶!

切!

秦风丢下狠话头也不回的离开!

柳如烟得知秦风的身份后,只能紧步跟随。

...

第2章 领证

2021-06-11

第2章 领证

2021-06-11

第6章 打赌

2021-06-11

第6章 打赌

2021-06-11

书评(113)

我要评论
  • 到那团&的太阳

    秦风飞起的那一刻,仿佛自己伸手就能触到那团放着柔和光线的太阳。

  • 带你去&畔的左

    “老婆,我要带你去塞纳河畔的左岸喝咖啡,去威尼斯看最美的落日,去浪漫的土耳其和东京还有巴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