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点,秦风被转租车司机直接拉到就地的古潼区分局。被带进再次询问室。转租车司机看上来是个非常质朴的人,谁曾想说到鬼话来,就连秦风都要毫不逊色他几分,不一会儿功夫被带到询问室。。...

...

凌晨两点,秦风被出租车司机直接拉到就近的古潼区分局。

被带到询问室。

出租车司机看上去是个十分朴实的人,谁曾想说起鬼话来,就连秦风都要逊色他几分,不一会儿功夫,把秦风描绘成一个正在潜逃的犯人。

“卧槽...”秦风当场爆粗口,又冲两名警察说道,“警察叔叔,你们要还我清白,我没有不给钱,只是想刷卡而已!”

坐出租车你刷卡...脑子不会被进水了吧!不过看秦风脑袋湿漉漉的样子,的确像一个脑子进水的人!

司机义正严辞的说道,“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没钱还装阔老板,不是拿卡就是拿名片,分明就是想逃单!”

“你...”秦风总觉得自己现在有种跳入黄河都洗不清的感觉。

司机喋喋不休的说道,“两位警官,我叫陈精明,做了不少好人好事呢,你们警察局都有备案,上个月我就替你们抓了两个️坏人呢,你们还送了我一面锦旗呢!”

两名警员听到司机的名字后,眼前一亮,起身和陈精明握手,说道,“原来是热心市民陈先生啊!我们代替广大民众谢谢您!”

随后,陈精明拍拍胸脯,说道,“民警一家,应该的应该的,你们要相信我的眼光,这货一定不是好人!”

一旁的秦风听到这两句话,已开始在磨牙,要不是有两个警员在,他真有可能上去把这个叫陈精明的混蛋咬死...

“一定一定!”两名警员冲陈精明笑呵呵的说道。

陈精明拽着两名警员的手,笑道,“我家里都挂了一墙锦旗了,不差今天这一面!”

这...

瞬间,讯问室的氛围有些尴尬,最后用笑容化解!

在陈精明再三要求下,两名警员才同意让他在一旁观审。

“秦风,说说吧,你逃单的理由是什么?”两名警员问道。

“我没有逃单!”秦风苦口婆心的说道,就差跪地央求了。

“狡辩...”两名警员还没有开口,陈精明已经开口。

“卧槽...”秦风差点儿骂街。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心里应该清楚,我劝你还是摆正自己的态度,不要从五天变成十天!”两名警员厉声说道。

“你们...”秦风此时要多无语有多无语,简直了。

“说说吧,从什么地方偷渡来的,为什么逃单...”

秦风在海中已挣的筋疲力尽,不想在和两名警员争吵,软弱无力的说道,“你们现在立刻马上去查我的身份,点开莎黎时尚集团的官网去查,去……”

两名警员见状,有些迟疑的点开莎黎时尚集团的官网,陈精明出于好奇,也将脑袋凑到两人中间,看到莎黎时尚集团总经理一职的时候,三人当场瞪目!

莎黎时尚集团在宁海这座直辖市的地位他们心知肚明,而且莎黎时尚背后还有安家,宁海五大家族财团之一...这个集团中即便是普通的高管,在某个领域都是拥有话语权的人物,何况秦风是这个集团的总经理!

两名警员还有陈精明揉揉眼睛,有些怀疑人生...

他们有眼无珠,竟然把一个大佬级人物当犯人给抓起来了!

瞬间,陈精明眉开眼笑的凑的秦风身旁,说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是秦经理大驾光临,我...”

两名警员见状,也是一脸尬色,赶紧把秦风手上的铐子解开。

秦风冲陈精明没有好气的啐道,“一边去,你不是想要锦旗吗?我今天送你一火车皮,如果不够我还送!”

陈精明变脸比翻书还快,呲牙道,“不用不用...”

两名警员知道像秦风这种人的身份,背景雄厚得罪不起,赶紧踢皮球,说道,“两位,这是你们之间的私事,我们就不管了,至于怎么解决,去休息室商量吧!”

两名警员离开。

休息室,秦风双腿搭在桌子上,说道,“腿疼!”

陈精明人如其名,非常的滑溜,双手赶紧从肩️上移在秦风腿上,开始揉捏起来,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秦经理,力量还可以吗?”

“嗯!”

这时,陈精明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终于把这位爷伺候好了!

没过十分钟,秦风又玩儿幺蛾子,说道,“我饿了!”

“您想吃什么?”陈精明满头大汗,冲秦风气喘吁吁的说道。

“随便...”秦风说的到也随意,又补充道,“九菜一汤,荤素搭配要均匀!”

陈精明听到这两句话,差点儿一头磕在桌子上...我勒个去,这是随便?大晚上的去哪里找九个菜?

陈精明为秦风摁着腿,一副快哭了的样子说道,“秦经理,您的标准太高了,何况现在是大晚上,我...”

秦风撩了一下眼皮,有些生气的说道,“这么说你做不到?”

“这...”陈精明结巴,索性一咬牙一跺脚,说道,“秦经理,您惩罚我吧,是我有眼无珠,让您名誉上受损了!”

秦风看陈精明一脸诚恳的样子,气笑道,“你说我是应该把你送到局子里还是应该让你失业呢?”

局子、失业...这两个选择题太难做,就好比一把刀挂在刀子上让你唱我心太软!

陈精明哆哆嗦嗦的说道,“秦...秦经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求求您了,我不想失业,家里面上有老下有小,我真的知道错了!”

秦风见陈精明一副快要跪地哀求的样子,开口道,“我也不是不可以原谅你!”

瞬间,陈精明的双腿不在哆嗦...脸上愁苦的神色散去几分...

“多谢秦经理,多谢秦经理!”

秦风又道,“我话还没有说完,你必须得回答我几个问题,如果答不上来,我今天晚上就找人把你送到局子里!”

陈精明一哆嗦,点头就像拨浪鼓似的。

“是是是...”

“宁海古潼区这边有多少帮会势力?”秦风问道。

陈精明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提醒道,“秦经理,在这里说这些不妥吧!”

秦风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分局待着嘞...为了化解尴尬,笑了笑...

第2章 领证

2021-06-11

第2章 领证

2021-06-11

第6章 打赌

2021-06-11

第6章 打赌

2021-06-11

书评(387)

我要评论
  • 却不是&图纹,

    但...秦风脑海中出现的却不是自己曾经的经历,而是一幅幅闪着金晕的图纹,就像甲骨文似的...

  • 大脑神&法作出

    刺耳的鸣笛声,打乱秦风的大脑神经,无法作出任何躲避动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