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一,你怎么也可以就这样死掉!”“你的手镯我都给你维修好了,还没来及给他你!”“我那样对你,你该找我要债才是!”“怎么也可以……”离处,顾北手里紧紧地抓着一个手镯是上次他从陆一那抢过来,摔碎的那只。。...

“陆一,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死掉!”

“你的手镯我都给你修好了,还没来得及还给你!”

“我那样对你,你该找我讨债才是!”

“怎么可以……”

不远处,顾北手里紧紧抓着一个手镯。

是上次他从陆一那抢过来,摔碎的那只。

顾北找遍了各地的能工巧匠,好不容易才修复成原来地样子。

但在怎么修复,手镯中间依旧有一条很细小地痕迹。

看着那具尸体,顾北垂首噗通一声,埋着头无声地呜咽着,肩膀剧烈地抖动,才知道原来,他是在哭。

可在怎么哭,陆一都已经回不来了。

“顾北!你哭什么哭?!”

“你滚!你没有资格为陆一落泪,她是因你而死的,你要真对她还有半分愧疚,那你就去陪她,也跟着她去死啊!”

江月在一旁小声抽搐着,周庭一双眼眸冷的发寒,看见顾北,冲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你干什么?”

“是她自己要死地,怎么是因为小北死的,你放开小北!”

宋婉婷心里高兴的都快开了花,可看见周庭打顾北,才极力压下那股子高兴劲,冲上来组织周庭。

陆一这个女人,终于死了!

“滚!”

周庭发起火来,宋婉婷怎么可能拦得住他,而且对比顾北,周庭更厌恶眼前的宋婉婷。

直接抬起一脚,将她踢出去老远。

“你,你敢踢我!”

宋婉婷捂着肚子,面色狰狞的瞪着周庭。

陆一到底给这些个男人下了什么药?

人都死了,竟还一个个地为她哭的哭,疯的疯。

看着不远处陆一的尸体,宋婉婷难掩眼中地阴狠,真想把她鞭尸一顿,然后挫骨扬灰。

“顾北,你去死啊!”

周庭懒理宋婉婷,接着又是一拳,顾北嘴角溢出血水,却依旧跪在那,没有反抗,也没有说话。

周庭说的一点没错,陆一是他害死的。

当初因为陆一逼走了宋婉婷,所以在新婚之夜,他狠狠地要了她,揉虐她,整整一晚。

之后,他也没给她任何就医的机会,几乎整整一个月,都是如此度过。

陆一不是爱他吗?不是用尽了手段,都要嫁给他吗?

那么他就成全她!

可能连顾北自己都不知道,他那样的要陆一,只是因为看见他第一眼,他就无法克制住自己。

面对宋婉婷,他可以保持风度,不碰宋婉婷分毫。

可是面对陆一,他始终无法克制那股冲动,他太痴迷于她的身子。

周庭直到打到没有力气,才松开顾北。

两人仰躺在地上,看着灰蒙蒙地天,周庭呢喃了一句:“真搞不懂,你明明还是爱着她的。”

葬礼如陆一所愿,火化,骨灰洒在大海。

可在骨灰撒入大海的前一秒,顾北却哭的跟个孩子一样,疯了一样扑过来,死活抱着那个骨灰盒不肯松手,即便周庭在动手打他,他也没松手。

“顾北,你真的够了!”

“你已经弄丢了陆一,她现在只想要自由,你都不肯给吗?”

周庭咬牙切齿,江月却拉了拉他,让他停手。

现在地顾北,看上去可怜到了极点,不过一夜的功夫,就生出了许多白发,脸庞也消瘦的不成人形,胡子拉碴,一身的酒味。

他就那样抱着陆一的骨灰盒,蜷缩在河道的护栏旁,不说一句话。

“疯子!”

所以周庭还能跟一个疯了的人计较吗?

骂骂咧咧的,最后只能背过身去,眼不见为净。

但,他妈地,怎么就看着顾北这样,周庭觉得更难过更伤心了呢?

最后,堂堂一个男子汉,竟也没忍住,埋江月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对于陆一的死,陈潇潇也好不到哪里去,早就已经哭成了泪人,眼睛肿地剩下一条缝。

陆一死前,明明都是有征兆的,都怪自己没有看住她。

要不是自己任性,一心要去找宋婉婷算账,陆一也不会冲出去。

最后也就不会跳河自尽。

陆一那样的性子,是宁可病死,也是绝不可能选择自杀的,可她最终还是以自己最不喜欢地方式离开了。

离开前,把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蛋糕店陆一买下来了,合同就压在床底下,上面写着她陈潇潇的名字。

还有邹勇地所有康复费用,陆一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跑去给她一次性付清了所有。

“一一……”

陈潇潇嗓子都哑了。

她何德何能,才能遇上这么好的闺蜜?

可怎么喊陆一都已经回不来了。

想想陆一这么好的人死了,而宋婉婷那样卑鄙无耻的女人还活着,陈潇潇连呼吸都是痛的。

最终没忍住,转身,闷着头就朝着宋婉婷冲了过去。

“该死的!”

“明明该死地应该是你才对!”

二话不说,陈潇潇用尽了全力,一拳砸到宋婉婷脸上。

“你,你竟然敢打我!”

宋婉婷的注意力一直在顾北身上,丝毫没料到陈潇潇会跟疯子一样冲过来揍她。

鼻子都给这一拳揍歪了。

“呵,原来还是个整容脸。”

陈潇潇冷笑,紧接着又是一拳。

干多了粗活,她这拳头都是实打实的。

“我,我只是微整,微整你懂吗?”

听到陈潇潇曝光她整容的事,宋婉婷顾不上疼痛,朝顾北那边看了一眼,气急败坏的解释道。

顾北最喜欢她的地方,便是她的天真无邪,纯净无添加的面容。

可她这不是为了讨罗伯特欢心,没控制住,才去做了一下微调吗?

这会宋婉婷还委屈上了,若不是陈潇潇拆穿,谁能知道她整过容。

“我管你微调不微调,反正老娘今天就是要打你!”

陈潇潇可不会在意这些,一拳接一拳的,宋婉婷半点不是她的对手。

没有顾北护着地宋婉婷,惨不忍睹,极其狼狈。

一直到最后打到她跪地求饶,变成猪头,周庭才上去拉住她。

他自然也想揍宋婉婷,可也担心陈潇潇弄出人命。

而顾北不肯放下陆一的骨灰盒,没有人能拿得住他。

三天,顾北靠着栏杆整整三天,最后他体力不支,晕过去了,大家才得以让陆一的骨灰去到该去地地方。

第2章 来

2021-05-04

第2章 来

2021-05-04

书评(301)

我要评论
  • 眼,哪&饴。

    也只有这样,顾北才会认认真真的看她一眼,哪怕是厌恶的神情,陆一也是甘之如饴。

  • ,当初&家的小

    但这时的顾北,俨然记不起,当初那个雪夜被他护送回家的小丫头。

  • 雪花纷&雪,多

    雪花纷飞,等顾北将陆一送到家门口的时候,两人已经满头白雪,多像故事里面所描述的那般,一起到白头。

  • &郎才女

    原本以为强强联手,郎才女貌的两人将会跟婚礼一样,成就炎城的一段佳话。

  • 明白,&连名字

    到现在,陆一都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大男孩起了非他不嫁的心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