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萱,你若还想我娶你,就切记再次插手我跟她之间地事情!”“别忘了,你也答应下来了我的事!”顾北一把捏住宋萱的下巴,恶狠狠的地说。“额,我就,我是看不过眼,随“额,我就,我就是看不过眼,随口说说。”。...

“宋婉婷,你若还想我娶你,就不要继续干涉我跟她之间地事情!”

“别忘了,你也答应了我的事!”

顾北一把捏住宋婉婷的下巴,恶狠狠的说道。

“额,我就,我就是看不过眼,随口说说。”

“行吧,既然你都跟她提出离婚了,那我不说就是。”

对上顾北那双嗜血的眸子,宋婉婷瞬间服软。

身为律师,一个离婚手续,对顾北来说,不要太简单。

都不用去政务中心,顾北这边就把文件送到了陆一面前,陆一只需要直接签字就可以了。

看着文件上,顾北已经签下的大字,陆一手一直在颤抖。

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从前顾北一直都不肯答应,现在却是由他主动提出。

只要他决定了,自然就快。

快到陆一都有些恍惚的觉得,眼前这一幕这么地不真实。

顾北刚才说那件大衣不是他的?

是因为她珍藏过,所以,才会嫌弃到不肯承认吗?

呵呵……

“一一,签就签,就不信,没他顾北,咱还活不下去了。”

“就是,这种渣男,又不是五行缺渣,离就离,谁怕谁!”

一旁的周庭和陈潇潇你一句我一句,愤慨不已。

陆一这么好地女人,竟然都不能得到顾北的珍视,简直太可恶了。

也不知道顾北和宋婉婷之间有什么样的承诺,反正离婚地事情,宋婉婷倒是没有在出现掺和其中。

不仅宋婉婷没出现,顾北也没出现。

来送文件的只是顾北的委托人。

“呼……”

陆一深吸一口气,终于一狠心,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斩断了她与顾北之间的三年婚姻,也斩断了,她爱顾北十来年的最后一丝情意。

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她与顾北便是陌路。

顾北的委托人走后,陆一终究还是没能支撑住,身形一晃,朝后仰去。

“一一!”

好在周庭和陈潇潇及时扶住。

看着陆一没有一点血色地面容,两人看在眼里,痛在心里,陈潇潇哑着嗓子柔声道:“一一,走,咱们回家吧。”

以后她的家就是陆一的家,只要有她在,陆一的家就在。

“好。”

陆一嗤笑,紧紧抓着陈潇潇的手,久久不肯松开。

看着三人带着行李离去的身影,不远处地一颗老槐树旁。

像极了顾北的身形。

“丫头,对不起,一直都是我没有勇气面对,才害你受了这么多地伤害。”

“可你……是我的弟媳,我又怎能对你有其他想法。”

树荫下,男子呢喃自语道。

不同于顾北,连眉眼都是温柔的。

电话响起。

“顾楠,既然来了炎城,是不是先去看看爸爸。”

电话那头,顾北冷漠的声音传来。

他与顾楠,一个早生一分钟,一个晚生一分钟。

顾北是弟弟,顾楠是哥哥。

当年顾岩松与董华清离婚后,顾楠便跟了董华清,而顾北留在了炎城跟随顾岩松。

可就是这个哥哥,却对他地妻子虎视眈眈!

对于这一幕,陆一毫不知情,回去睡了整整一天一夜,才缓过劲来。

睁开眼,便是周庭和江月,陈潇潇三人地身影。

“你们怎么都来了?”

陆一无奈叹息道。

“你若一开始就肯跟我们走,我跟月儿又怎会担心你,千里迢迢的两个人都跑来炎城。”

周庭佯装责备道。

不回来的话,也不至于继续受这样的伤害。

可陆一的倔强,谁又能劝动她半分?

“一一,周庭说的没错,这次婚也离了,你还是跟我们走吧。”

江月柔声道。

就连边上地陈潇潇也忍不住劝:“一一,虽然我舍不得你,但我还是希望你离开炎城,眼不见为净。”

陈潇潇的话语里面明显有掩饰不了的气愤。

“哎,你们呀!”

“是顾北和宋婉婷要结婚了吧?”

不是如此,他们怎么会全都这样守着自己,苦口婆心劝着她离开呢?

这话那日在陆家别墅门口,宋婉婷就提过,说什么顾北答应要娶她的事。

“你,你知道了?”

陈潇潇连忙捂嘴,是不是她又给说穿帮了?

“嗯,意料之中。”

陆一的情绪并没有太多起伏。

“哎,你是不知道,这两人有多可恶!”

既然知道了,陈潇潇就没办法沉住气了,一口气说出了所有。

“顾北真不是个人,才跟你办完离婚手续,三天不到,就宣布要娶宋婉婷,而且还是在炎城最好地酒店。”

“虽然没当年娶你的阵仗大,但也几乎通告了炎城所有人!”

压根就是不知廉耻!

不藏羞不说,还这么的招摇!

“三天吗?”

“那……明天就是他们地婚礼了。”

好快,陆一还是有几分失神。

“对啊,可恶极了!”

“我都忍不住想,去砸烂他们的婚礼现场!”

陈潇潇我这小拳头说道。

“潇潇,你可别……陆一已经够伤心了,你少说两句,别给她添堵。”

陈潇潇心直口快,周庭也是服气。

“一一,我跟月儿在过两天就要回沣西,要不,你也一起吧?”

这不是周庭第一次劝说陆一离开。

即便知道她倔强,他也不嫌累,反复提出请求。

“周庭,我跟潇潇已经打算好了,在炎城开一家蛋糕店。”

“你若日后得空,过来瞧瞧我们就是。”

陆一还是无法舍弃这座让她痛心了十多年的城市。

大概心里还是眷念那份温柔吧。

看看外面地天,日渐转凉,冬天转眼就快要到了,最后地日子,她甚至都有些奢望,当年情形再现。

“我们这次走后,可能就不会再来炎城了。”

周庭皱眉,随后咬牙说道。

“为什么?”

陆一惊讶不已,连忙问道。

“你还不知道吧,这周庭藏得可紧了,人可是沣西周家大公子!”

陈潇潇在一旁接过话茬兴奋道。

要是陆一答应,周庭一定有那个能力,出面扳倒顾北和宋婉婷。

可陆一死活不肯答应跟他们去沣西,真是难搞。

“哦?原来如此。”

陆一这才明了。

这样也好,至少她不用担心,日后顾北和宋婉婷把邪火发到周庭他们身上,去打压他们。

“得,你们也别把他看得太高,什么周家大公子,还不是照样犟不过家里面,这不就催着要他跟什么大小姐结婚。”

“这次我们回去要面对的难题不止一点。”

江月没好气的白了周庭一眼,吐槽道。

第2章 来

2021-05-04

第2章 来

2021-05-04

书评(119)

我要评论
  • 呆一秒&。

    连陆一在他办公室多呆一秒,顾北都觉得污染了他这里的空气。

  • 眼神温&灿烂的

    那年,顾北出现在陆一面前时,一袭白衣偏偏,眼神温暖的如同这世间最最灿烂的阳光。

  • 想着凭&,在律

    虽然顾家的家业也不小,但心高气傲的顾北,只是一心想着凭借自己的实力,在律法系斩头露角,有一番大作为。

  • 切的感&是她的

    她是喜欢,只有这种时候,她才会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顾北是她的,是她的丈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