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这边有周庭开解,心情好了不少。但而已一会地功夫,周庭就接了电话。“逐一,潇潇她,她跟宋萱打出来了!”挂了电话,周庭支支吾吾半响,才说着。“什么!”林晓猛但仅仅一会地功夫,周庭就接到了电话。。...

陆一这边有周庭开导,心情好了不少。

但仅仅一会地功夫,周庭就接到了电话。

“一一,潇潇她,她跟宋婉婷打起来了!”

挂了电话,周庭支支吾吾半响,才说完。

“什么!”

陆一猛的一下站起来,头一阵眩晕,差点倒下,好在有周庭在边上扶住。

“快,快带我去陆家……宋婉婷那边。”

本来想说陆家别墅地,但一想现在那房子已经不属于她了,便改了口。

周庭驱车,与陆一一块马不停蹄地赶往陆家别墅这边。

“妈的,你敢打我!”

等到的时候,陆一就看见宋婉婷一脸的怒意,挽着袖子骂骂咧咧的,转身对着陈潇潇就是一脚。

陈潇潇也是个不服输地,即便被人按在地上,那双眼也死瞪着宋婉婷,:“我何止要打你,我恨不得将你生吞活剥了去!”

“贱人,天底下大概最不要脸的就是你宋婉婷!”

“……”

刚骂完,啪地一声,脸上又挨了一巴掌。

“敢骂我,看我不把你嘴给撕烂了!”

两方都是气势汹汹的。

陆一脸色一白,急忙冲过去,:“潇潇……”

“你怎么样了?”

陆一推开按住陈潇潇的人,急忙检查她的伤势,腿上被宋婉婷用高跟鞋踢了好几块青紫,脸上也有巴掌印。

“一一,你怎么来了?”

“我没事,就是宋婉婷她竟然要检查你的行李,我气不过,所以……”

陈潇潇满心愧疚,没讨到便宜,还又给陆一惹了一堆地麻烦。

“潇潇,我知道了,你安心去周庭那边。”

不等陈潇潇把话说完,陆一将她交给周庭后,面色瞬间冷了下来。

周庭和陈潇潇则是一脸担忧,也不知道陆一这是要干什么。

陆一抬头,冷眼看着宋婉婷,一步一步走近:“宋婉婷!”

伤她可以,但陆一绝对不会允许宋婉婷在伤她身边人半分!

“啪!”

宋婉婷脸上的得意之色还没来得及散开,陆一已经出手,速度又快又狠。

“你……”

宋婉婷始料未及,抬手指着陆一想骂人。

结果下一秒便被陆一抓住了那根手指头。

手指头传来地痛意,十指连心,瞬间侵袭全身。

可陆一根本就不会给宋婉婷喊疼的机会。

脚下一动,高跟鞋直接钉在宋婉婷脚上。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哈喽猫?

她陆一怎么说也是出生大家,像跆拳道剑术,武术什么的,样样也都精通一点。

还真能被她一个宋婉婷给欺负死了?

“陆,陆一,你,你疯了吗?快放了我!”

宋婉婷一身地冷汗,终于有了害怕地感受。

“放了你?”

“你可曾想过放过我!”

陆一声音冷冽到了极点。

跟顾北呆久了的缘故吧,陆一冷冽起来,气势也丝毫不逊色于他半分。

抬眼,扫了周围凌乱不堪,散落一地地衣物,大概是宋婉婷与陈潇潇争执间弄地。

她的东西,宋婉婷也配碰?

无非是被偏爱才会有恃无恐。

说完,陆一又看了一眼顾北,他也在,却从始至终没有阻拦半句。

也对,以他对宋婉婷的感情,即便宋婉婷已经不屑于伪装,他顾北,照样还是爱着宋婉婷的。

而顾北此时却看着地上的一件衣物失神。

是一件大衣,那晚顾北送陆一回家时,给他披上的。

陆一一直收藏着。

“陆一,不是我不放过你,现在这里地一切都是我的,本来你就不该带走不属于你的东西。”

宋婉婷也注意到了顾北的不对劲,眼中精光一闪,那股得意劲又回来了。

“呵呵,你倒是说说,这里面有那件东西是不属于我的?”

陆一笑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那件大衣,不就是吗?”

“顾北,你倒是说句话啊!”

“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宋婉婷笑地阴冷,回头提醒道。

陆一皱眉,顾北答应了宋婉婷什么?

“陆一,放开婉婷,我们一会就去办理离婚手续。”

顾北收回目光,对着陆一一字一句道。

原来顾北答应宋婉婷的是这件事。

陆一抿唇轻笑,离婚是早就注定地事情,可现在顾北说出来,却成了给宋婉婷的承诺,意义就不一样了。

“好,我同意!”

陆一抬头,眼眸竟含着泪花。

“哼,你最好答应,另外顾北的衣服,你也没资格带走。”

宋婉婷甩开陆一的手,然后大摇大摆的踢开陆一的衣物,从中间捡起那件大衣。

“顾北,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更何况陆一为了你付出了那么多,如今你竟为了这么一个女人,当众欺负陆一欺负成这样,你太过分了!”

看着陆一落泪,周庭终于忍不住,冲到顾北面前,大声质问道。

一件衣服罢了,有必要吗?

顾北没说话,只是沉默。

“嘿嘿,周庭,他们马上都要离婚了,而且顾北马上就要迎娶我过门,他的东西,当然都是由我这个老婆保管,陆一什么身份?算个什么?”

宋婉婷抱着大衣,得意洋洋的笑道。

陆一长长的睫毛煽动了一下,那件大衣,是曾经顾北对她嫌少有的温柔,所以她才视若珍宝。

可如今……

仅有的温柔,也留不住了吗?

“够了,宋婉婷!”

沉默过后,顾北终于没忍住,低沉着嗓音吼道。

“怎么?你想反悔?”

先前的娇柔不复存在,宋婉婷现在都能明目张胆的威胁顾北了。

“那件大衣不是我的!”

顾北咬牙。

“另外,我答应你的,自然会做到,但你想以此威胁我?”

“痴心妄想!”

那件大衣确实不是他的,而是另外一个男人的。

一个跟他长了一样的面孔,一个跟他同胞出生的男人。

应该叫他哥哥吧。

从那日看见陆一手上的手镯时,顾北就有所预感。

他出现了!

可陆一是他的弟媳,那个男人竟然敢冒充他,给陆一送上自己的大衣,还带她回去母亲那。

想到这些,顾北一腔怒火,却也没有说明真相。

“哦?不是小北的衣服?”

“那就是另外一个野男人的咯。”

“陆一,你胃口还真大,除了顾北和周庭,你竟还有其他的男人。”

“小北说的一点没错,你就是脏乱不堪。”

宋婉婷一脸嫌弃,跟刚才碰了世界上最恶心地东西一样,一下就把大衣扔到了陆一头上。

第2章 来

2021-05-04

第2章 来

2021-05-04

书评(465)

我要评论
  • 这不是&悔的底

    这不是陆一想要的答案,但在顾北这里,她连反悔的底气都没有。

  • 陆一送&那般,

    雪花纷飞,等顾北将陆一送到家门口的时候,两人已经满头白雪,多像故事里面所描述的那般,一起到白头。

  • 塞运动&对她的

    这一场酣畅淋漓的活塞运动,更像是把她当成一种发泄工具,发泄他对她的不满,发泄他对她的憎恨……

  • 一的千&酒席。

    陆家唯一的千金出嫁,单单是陪嫁就是十个亿,声势之浩大,震撼整个炎城,几乎整个炎城的人都来吃过他们的婚礼酒席。

  • 家靠着&生意蒸

    也对,三年过去,顾家靠着陆家,生意蒸蒸日上,就连她的陪嫁,都全部掏空,用在了顾家生意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