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顾北的冷傲,自然而然会再会出现。但是这份外卖平台所以是顾北为她点的,也不明白他想玩什么把戏。更有甚者还让很贴心的让外卖平台员转达她,让她安心养身体,其他的事情切记去想。陆一并没不过这份外卖应该是顾北为她点的,也不知道他想玩什么把戏。。...

以顾北的冷傲,自然不会再出现。

不过这份外卖应该是顾北为她点的,也不知道他想玩什么把戏。

甚至还让贴心的让外卖员转告她,让她安心养身体,其他的事情不要多想。

陆一并没有吃多少,不是不想吃,而是吃不下。

回来后,病情似乎比先前更严重了许多。

即便有药物维持,头发依旧大把大把的掉。

身上腿上,到处都是莫名出现的乌青。

陆一起身,将房间内所有的窗帘都拉上,屋内漆黑一片,她就蹲在角落,一动不动,直到最后累到不行,昏睡过去。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陆一现在是越发的不喜阳光。

大概是从沣西回来后吧,一见阳光,脑海里全是那日顾北陪她看落日的情形。

她和顾北两人,温馨的回忆并不多,就那几个画面,却久久挥之不去,来回在脑海里面巡回着。

一直关在家里面三天,陆一越发的虚弱不堪,最后连开门的力气都没有了。

后面还是每天给她来送外卖的外卖员,发现不对劲,这才打了报警电话。

晕过去的次数越来越多,陆一这次醒来,是在医院。

睁开眼,便是顾北一脸怒容的盯着她。

“陆一,你想死也不用这么着急吧?”

“这次若不是那个送外卖的打电话,你知不知道很有可能你就醒不来了!”

顾北红着眼眶,并没有顾及陆一才刚醒来,抓着她的领口,发了狂一般,咆哮道。

“顾北,你放开她!”

陈潇潇也在,眼睛大概是哭久了,肿的只剩下一条缝。

陈潇潇上前拉开顾北,他这才松开陆一。

“陆一,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对自己?”

顾北埋着头,带着哭腔道。

他竟然也会哭!

这是陆一第一次看见他这一面。

似乎陆一折磨的不是自己,而是他。

“你该高兴才对。”

陆一轻笑。

她早点死,顾北也好早点解脱,不是吗?

“混,你可真混,陆一,你以为我愿意守着你吗?哼!”

顾北起身,一双眸子跟染了血似的,最后大概是拿陆一没办法了,一甩衣袖,转身出了病房。

“一一……”

“其实,顾北已经守了你一天一夜没合眼了,他还是关心你的。”

一旁的陈潇潇坐到陆一床边上,握着她的手,小心翼翼道。

“嗯,我知道。”

陆一点头。

她什么都知道。

只是这份关心来的太迟。

“知道,你还……”

“哎,你们两个,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

“明明相爱,却硬要相爱相杀。”

陈潇潇是看不太懂顾北和陆一。

从前陆一那般爱着顾北,顾北却正眼都不肯瞧陆一一下。

现在好了,换成顾北追着陆一,陆一不想见他了。

这叫什么?

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吗?

可这是以陆一的生命作为代价,陈潇潇止不住叹息。

她能怎么说?

无非都是顾北活该吧。

“好了,看你这样子,是不太愿意提起他。”

“咱不提就是。”

见陆一撇开脸不说话,陈潇潇急忙安抚道。

提及顾北,陆一心口都是伤。

陈潇潇细心的帮着陆一按好被角,嘱咐她好好休息,然后就去给陆一弄吃的。

医院说了,陆一这次是营养不良才会晕过去。

病房外,顾北握着拳头坐在椅子上。

这个女人,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偏偏倔强的跟头牛似的,还不肯回顾家。

至少在顾家,有张妈照应着。

正生着气,宋婉婷就打来了电话。

“小北,啊,救命啊!”

“小北,快来救救我!”

电话那头,传来宋婉婷尖锐的求救声。

陆一刚好爬起来,准备出去走走,结果到门口就听见这通电话。

紧接着顾北说了一句,马上过去,人就走了。

陆一的一颗心哇凉哇凉。

关心她?

呵呵,即便顾北再怎么关心她,也比不过一个宋婉婷。

瞧瞧,宋婉婷不过一通电话,顾北就把她抛在脑后,奔往他的小情人宋婉婷那头。

两头跑,不嫌累吗?

陆一苦笑。

“咦,一一,你怎么下床了?顾北人呢?”

陈潇潇回来时,就看见陆一光着脚丫站在门口,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禁问道。

“去找宋婉婷了。”

陆一无力回答道,转身回到病床上躺下。

“什么?!”

陈潇潇一听,都快要气炸了,亏她还在陆一面前替顾北说好话。

敢情这丫的,想着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呢。

陈潇潇一直以为顾北知道陆一生病后,真心悔改,与宋婉婷断了联系。

“我去找他!”

陈潇潇气呼呼的,把饭盒放下,就要冲出去找顾北。

看她不撕了这两个不要脸的狗东西。

“潇潇,行了,没用的。”

陆一一把拉住陈潇潇的手。

这丫头平时做什么都很稳重,唯独遇到她的事情,总是不要命的往前冲。

难道她忘了先前差点因为宋婉婷,顾北给她弄进去了吗?

“一一,我就是生气嘛。”

“这顾北可真够渣的,竟然脚踩两条船。”

可恶。

陈潇潇鼓着腮帮子,极其不满道。

“知道你是为我好,但……其实这也怪不上顾北。”

若不是因为她执意嫁给顾北,大概顾北娶的就是宋婉婷。

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现在由她自己来承受。

“潇潇,你来照顾我,那你家邹勇呢?”

“有没有醒过来?”

陆一将陈潇潇拉到身边,安抚一番后,便转移了话题。

“上次你去沣西后,第三天,邹勇就醒了。”

“得亏你的那三十万,不然还不知道邹勇什么时候才有钱动手术,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一一,我真的很开心,能有你这样的好姐妹。”

“可你也不能总为别人着想,该多为自己想想。”

陈潇潇说着说着又哭了。

邹勇已经醒了,而且经过调理后,目前能做一些简单的动作,比如每天醒来,都要抱抱陈潇潇,不然就不肯吃饭。

醒来后,就跟个孩子似的。

可邹勇是好转了,陆一却……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傻瓜,快别哭了,这让邹勇知道,不得撕了我。”

陆一打趣道。

虽然他们没钱,但邹勇以前好的时候,可是把陈潇潇宠的跟公主一样,哪里舍得让潇潇流半滴眼泪。

第2章 来

2021-05-04

第2章 来

2021-05-04

书评(200)

我要评论
  • 一语成&顾北的

    一语成箴,十年过去,如今已是陆一嫁给顾北的第三个年头。

  • 经各在&在离婚

    他还不知道,陆一跟顾北已经各在在离婚协议上签署了名字。

  • 有这种&她才会

    她是喜欢,只有这种时候,她才会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顾北是她的,是她的丈夫!

  • 进了浴&东西。

    说完这些的时候,顾北已经一头扎进了浴室,像是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 的男人&推到他

    陆一看着桌对面,一脸淡漠的男人,并将一份离婚协议推到他眼皮子底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