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一……”顾北背对着林晓,缄默了许久,突然后转身,搂住林晓,声音还带着几分梗咽。林晓呆愣,他主动抱了她……“我们再次去过,好好?”顾北说这话的时候,林晓明显感陆一呆滞,他主动抱了她……。...

“一一……”

顾北背对着陆一,沉默了许久,突然转身,抱住陆一,声音还带着几分哽咽。

陆一呆滞,他主动抱了她……

“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

顾北说这话的时候,陆一明显感觉到他整个人都在颤抖。

重新来过?

这四个字,宛如幻听。

陆一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大颗大颗的往下落。

晚了,这句话来的太晚了,他们中间还隔着宋婉婷,怎么可能可以重新来过?

“顾北,我多想跟你重新来过。”

“可……”

陆一从一开始选择放手,跟顾北离婚,都是因为对顾北的爱,无法割舍。

爱一个人爱到极致,便是成全。

“让我陪你走完最后一段路,可以吗?”

心口一凉,他终究只是因为愧疚,才会说重新来过。

许久,陆一吸了吸鼻翼,无力推开顾北,柔声道:“顾北,我们的感情已经走到了尽头。”

准确来说,只是她单方面的感情,顾北对她没有感情可言。

所以陆一不想在自己临走前,还是带着不甘的。

“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顾北抬眸,从来没发现,原来他是这样爱着陆一的。

直到知道她时日不多,他感觉整片天都要塌了。

他看见陆一跟周庭在一起,他会吃醋,所以愤怒。

他知道她离开了炎城,竭尽全力的逃离自己,所以愤怒……

他什么都知道,只是这份迟来的知晓,让他忘了,该怎么正式对待这份早已变形的爱。

他现在知道自己错了,他希望陆一可以原谅自己。

更希望她可以活下去。

“我原谅你,随时都可以原谅。”

陆一轻轻抚上顾北的面容。

她从来没怪过他,又何来的原谅?

“你是到死都不肯原谅我吗?”

“我跟宋婉婷真没什么,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

但陆一所说的原谅,在顾北看来,就是恨极了他,所以她已经舍弃他,不爱他,不在乎他,所以才会轻易选择原谅。

顾北腾的一下站起来,死死抓住陆一的手。

“你不配戴这个手镯!”

怒极之下,顾北不顾陆一疼痛,硬生生的从她手上夺过那个手镯,砸成了好几小块。

“顾北,你太过分了!”

陆一眼睁睁看着一地的手镯碎片,跑过去捡起,好几次想要粘起来,却都是无用功。

起身,怒瞪着顾北。

真不敢相信,自己爱了许久的男人,竟是这样的。

这手镯,可是顾北她妈妈最最珍视的物品,而她把这份珍视传给了自己。

可陆一却没能好好守护这份珍视。

“我会回去,但我绝对不会回到顾家!”

许久,陆一睫毛轻颤,一字一句道。

说完,她便决然的转身离开了酒店房间。

“陆一……”

顾北想伸手去拉,却拉了个空。

离开后没多久,陆一就买了回炎城的机票。

“周庭,对不起,又让你白忙活一场。”

离开前,陆一给周庭打了个电话。

“没关系,我早就想到了,你会回去。”

周庭莞尔一笑,并没有多加责怪罪陆一。

陆一回去是迟早的事情,她心系顾北,是不可能听他的话留在沣西的。

而且,怕是陆一也知道,自己不回去的话,顾北肯定会鱼死网破的对付他,陆一是怕牵连到周庭和江月。

“嗯,那你不要在去炎城了,好好留在沣西,陪着江月。”

陆一又道。

周庭已经为了自己,在炎城整整呆了三年,这三年他跟江月聚少离多,原本当初要举行的婚礼,都一直耽搁着。

“那你呢?”

周庭心口一疼。

这丫头,交代自己不要去炎城,可她自己呢?

难不成她已经做好了面临死亡的打算,临死前谁也不见?

周庭记得,陆一曾经对他说过,万一,万一等到哪天她不行了,谁也不想见,自己找个安静的地方,挖个坑,自己埋自己,一个人来,一个人走。

想到这些,周庭一个大男人,竟没来由的呜咽起来。

“周庭,我……会自己保重自己的,你放心。”

陆一回答的有些勉强。

“那你一定要保重好自己。”

周庭后知后觉,知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急忙挂了电话。

陆一身为当事人,她比谁都要难过吧。

只是她的难过与生死无关。

有种难过,叫哀莫大于心死。

回到炎城,陆一没有去顾家,而是拖着行李箱回到了先前陆家所住的地方。

看诊眼前冷冷清清的别墅,陆一站在门口许久,都没有伸手推门。

父亲陆霄云死后,她这还是头一次回到这个地方。

想想自己这几年,为了一个顾北,失去的太多太多,包括对她唯一一个亲人的关怀。

即便如今后悔,人已去,后悔都是无用的。

“就算心情不好,也要顾好自己的身体。”

不知何时,身边多了一道修长的身影。

“我说过,不会回顾家,你还来做什么?”

陆一眸子一冷,头也没太一下,冷声问道。

即便顾北不答应离婚,陆一也不想把余下的生命再浪费在这个男人身上。

余下的时光,就让她好好为自己活一次吧。

“我……担心你。”

“先前不辞而别,是我的错,所以……”

所以是来道歉的吗?

并不需要!

“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

陆一抬脚,开门进去,砰的一声,容不得顾北多言,便将他关在门外。

陆一背靠在门上,呼吸又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唇瓣几乎都要被自己咬出血来。

顾北,你真的就不能放过我吗?

即便贪念顾北的温柔,但陆一知道,温柔过后,是她承受不起的折磨。

并没有听见门外顾北离开的脚步声,陆一已经没有力气挣扎,最后身子一软瘫倒在地。

醒来时,人已经在屋内的沙发上躺着。

想必是顾北把她抱进来的,陆一挣扎着起身,头昏昏沉沉的,打开冰箱,并没有可以利用的食材。

屋内似乎比外面还要空荡荡的。

刚转身准备回到沙发上,外面门铃却突然响了。

该不会又是顾北吧?

陆一眉角皱得老高,还真是怎么逃都逃不过他的手掌心。

打开门,并不是。

来的只是外卖员,陆一这才想起,昨天她对顾北说的狠话。

她不想在见到他……

第2章 来

2021-05-04

第2章 来

2021-05-04

书评(179)

我要评论
  • &十岁生

    直到二十岁生日那天,顾氏集团董事长,领着顾北出现在自己面前。

  • 一样,&失在自

    之后的好些年,陆一都没在遇到过顾北,陆一以为他会像母亲一样,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自己世界里。

  • 一自作&,照顾

    且这些都是陆一自作自受,心甘情愿的,只为她的丈夫能多看她一眼,照顾她,体贴她。

  • 的一把&拽起,

    顾北毫无征兆的一把将陆一拽起,然后扫开办公桌上所有物件。

  • 记不起&丫头。

    但这时的顾北,俨然记不起,当初那个雪夜被他护送回家的小丫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