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我林晓离开了前没多久,顾北还拼命地要过她一次。那晚,自己走后,林晓的脸色就更差,她依旧只字未提。呵呵,林晓说的恨他,半点不假。刻意隐瞒他所有,始终要等她死了,才能让自那晚,自己走后,陆一的脸色就更差,她依旧只字未提。。...

记得陆一离开前没多久,顾北还拼命要过她一次。

那晚,自己走后,陆一的脸色就更差,她依旧只字未提。

呵呵,陆一说的恨他,半点不假。

隐瞒他所有,一直要等她死了,才会让自己知道真相吗?

这无疑是最恶毒的报复!

顾北一脚油门,车子直奔机场方向。

陆一醒来的时候,就发现顾北坐在床边上,一脸姨母笑的看着她。

“丫头,什么事过不去?竟没事学人跳水。”

顾北肆意的揉着她的小脑袋。

跳水?

“你才跳水呢!”

她那是不小心滑下去的。

话语中尽带着些许委屈。

若是顾北从前这样温柔待她,该多好。

低头间,陆一这才发现,身上盖着的被子,眼前的房子,一切好像都不是自己所熟悉的。

“这……是哪儿?”

沉默片刻后,陆一抬头偷瞄了顾北一眼,见他没有之前那样的不耐烦,才敢问出口。

“哦,这里是我老家,沣西古镇。”

顾北抿唇笑道。

他是那么爱笑,从前竟没发现。

顾北的老家在沣西古镇?

这还是陆一第一次知道。

其他还好,只是掀开被子,身上的衣服也换了。

即便跟顾北做了三年夫妻,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但陆一还是忍不住闹了个大红脸。

“额,衣服是我妈帮你换的。”

“你昨日落水后,衣服全部失掉了,我只能带你回这里。”

顾北一眼看穿了陆一的心思,急忙解释道。

接着一妇人从屋外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个瓷碗。

“丫头,你醒了?”

“来,把这姜汤喝了吧,可以去去寒。”

“这天,被水泡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妇人一袭粗布麻衣,但气质却是极佳的。

想来她应该就是顾北的母亲吧?

顾北那俊俏长相多数都是随了他妈妈。

“谢了,妈。”

陆一接过姜汤,顺嘴唤了一声。

顾北的妈妈跟顾岩松很早就离了婚,虽说是第一次见面,陆一理应跟着顾北叫她一声妈妈。

“嗯?”

两人都是愕然。

但很快董华清便喜上眉梢,靠近坐到陆一旁边,亲昵的握住了陆一的手,眼睛都笑的眯成了一条缝。

原本站在一旁的顾北抿抿唇,想要说点什么的,但见董华清心情这般好,也就缄口不言了。

“真是个懂事的丫头,第一次见面,妈也没有给你准备什么像样的礼物。”

“这个手镯,就当是我给你的见面礼吧。”

董华清将手上一个碧玉的手镯取下,然后亲自替陆一戴上。

“妈,这怎么好意思呢?”

陆一为难的看了顾北一眼。

这手镯一看就价值不菲,是董华清珍爱之物,却就这样送给了自己。

万一顾北因此又恢复从前,跟她生气怎么办?

“既然是妈送给你的,你就收下吧。”

“好吧。”

顾北都说这话了,陆一也不在矫情,收下手镯。

可能是因为在自己妈妈面前,顾北才难得的对她温柔一番。

难得如此和谐相处,陆一也不拆穿。

没呆多久,董华清有意要给两人独处的空间,便借口要去买菜,出去了。

“我,我想给他们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陆一小心翼翼的说道。

这样的要求不过分吧。

“嗯?”

顾北皱眉,有些不解。

“我朋友。”

陆一解释道。

“哦,好。”

“你先前的那个手机进水了,这是我早上去给你买的新手机,你将就着先用着吧。”

顾北这才明了。

他之前很介意陆一提到她那些什么朋友的,比如周庭,陈潇潇,都是他所不喜的。

这次竟然转了性子,不仅答应了,还特意给陆一准备了一个新手机。

说完,顾北便留下陆一一个人在房间,自己转身出去了。

“什么时候这么知趣了?”

陆一嘀咕了一句,先给陈潇潇打了个电话。

“一一,对不起,你的事情我跟顾北说了,他应该去沣西找你了。”

电话那头,陈潇潇满心歉意。

没有经过陆一的同意,就跟顾北说了陆一的去处。

“我知道。”

陆一并不怪陈潇潇。

她现在就在顾北妈妈家里面,要不是陈潇潇说,顾北怎么会出现?

这一点陆一早就猜测到了。

“一一……”

电话那头,说着说着,陈潇潇就哽咽起来:“你生病了,为什么都不跟我说一声?”

“你个傻瓜,怎么可以这样。”

陈潇潇一边哭一边接着道。

“哎呀,潇潇,我没事的,别哭。”

“就是怕你这样,我才没敢告诉你。”

陆一叹息一声,安慰道。

人终归一死,黄土一堆,对于自己生病,时日不多这件事,陆一原本没什么好在意的。

但这会,被陈潇潇这么一闹腾,陆一竟也没忍住,开始落泪。

不用想,想必都是周庭那大嘴巴告诉陈潇潇的。

“还说没事,你都快要……”

似乎觉得后面那个字有点晦气,陈潇潇话到一半,便没有说出口,改成了:“这事,我也一并告诉顾北了。”

“他这次想必应该能好好珍惜你一点。”

是因为她要死了吗?

所以顾北才突然转性,对她那么温柔。

陆一这才明白过来,看了一眼屋外,背对着自己的顾北,惆怅不已。

之后,又跟陈潇潇聊了一阵,两人才挂了电话。

接着又给江月打了个电话,周庭已经到了沣西。

陆一没说自己落水一事,只说想要清静两日,让他们不要担心,不要找自己,过两日自会回去。

周庭和江月也就没再多问。

几通电话打完,顾北才重新进屋。

“想要出去走走吗?”

顾北看着陆一,带着几分期待的问道。

“嗯。”

在床上躺了一晚上,陆一也觉得该下床走走才是。

顾北妈妈家就在古镇里面,外面的街道古色古香,别有一番风味,陆一很喜欢。

说喜欢这个地方,还不如说陆一是喜欢现在跟她和谐相处的顾北。

大概是怕这样的时光太短,稍纵即逝。

“顾北,我们如果能一直如此,该多好。”

走到一半,陆一突然转身,拥住顾北,如此近的距离,贪婪的感受着顾北身上每一寸气息。

“丫头……”

面对突如其来的拥抱,顾北双手一僵。

第2章 来

2021-05-04

第2章 来

2021-05-04

书评(379)

我要评论
  • 的格威&酒店举

    他们的婚礼现场选在炎城最为豪华的格威酒店举行,十天,足足进行了十天!

  • 只为她&的丈夫

    且这些都是陆一自作自受,心甘情愿的,只为她的丈夫能多看她一眼,照顾她,体贴她。

  • 她才会&是她的

    她是喜欢,只有这种时候,她才会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顾北是她的,是她的丈夫!

  • 一样,&己世界

    之后的好些年,陆一都没在遇到过顾北,陆一以为他会像母亲一样,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自己世界里。

  • 满头白&像故事

    雪花纷飞,等顾北将陆一送到家门口的时候,两人已经满头白雪,多像故事里面所描述的那般,一起到白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