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山的山顶,啊个绝妙之地。曲径通幽,竹林深处走去,一汪清泉,不知道何处而来。清泉边上,满地的野菊花,开得正旺。风一吹,一抹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但是,大都都以曲径通幽,竹林深处走去,一汪清泉,不知何处而来。。...

枫叶山的山顶,真是个绝妙之地。

曲径通幽,竹林深处走去,一汪清泉,不知何处而来。

清泉边上,遍地的野菊花,开得正旺。

风一吹,一抹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

不过,大多都以为这竹林深处没什么看头,没什么人来,正好陆一讨了个清净。

脱了鞋,陆一光着脚丫在青石板上愉悦的跳着跑着。

她有多久,没这么开怀笑过了。

流连忘返之地,最终还是有些乐极生悲。

猛然间脚下一滑,陆一轻呼一声,下一秒整个人身子都往泉水里面仰面躺去。

惊魂一瞬间,陆一只觉得一道熟悉的身影一跃而来。

是顾北吗?

不等她得知,人就没入了水中,清泉甘甜,却也不能贪心。

咕咚咕咚几下,陆一就失去了知觉。

那头,等了许久的江月,不见陆一回来,循着先前的方向来找。

不见人影,江月慌了,连忙又打了陆一的电话,关机状态。

这……

赶紧告诉周庭。

“喂,阿庭,陆一她……”

“月儿,我今晚就能回来沣西,你这,可不可以不要老叫我阿庭,搞得我跟个娘们似的。”

“陆一她不见了!”

“在枫叶山不见的!”

那头周庭很不满的抱怨江月对他的称呼,总是改不了这个习惯。

江月急得一下跳起来,尖叫道。

“什,什么?!”

周庭的声音戛然而止,脸色黑了一片,下一秒几乎怒吼出声。

“报警啊,赶紧跟枫叶山的警务处打电话!”

“我,我现在就去飞机场!”

陆一那身体,又突然间消失不见,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得了。

周庭挂了电话,火急火燎的就准备赶往机场。

刚出医院大门,就被顾北给堵住了。

“周庭!你到底把陆一藏哪里去了?”

原以为陆一只是嘴上说说,不敢真离开自己。

三年来,她从来没离开过他的视线,更别说离开顾家。

现在,竟然一整晚加这大半天,不见人影了。

顾北上去一把揪住周庭的衣领,神情有些狰狞的吼道。

“呸,我藏陆一?”

“陆一她有手有脚,爱去哪就去哪,那是她的自由!”

周庭奋力推开,这时候,他懒得跟顾北继续纠缠下去。

这个渣渣,还知道关心陆一的去处呢?

陆一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是怎么对待陆一的?

不是冷暴力,就是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他哪来的脸问的?

“好,就算是你没藏她。”

“那我问你,这次顾家跟你们院的医疗器材供应合同,是不是你要求撤销的?”

这次合作,涉资上亿,如果撤销,顾家公司,将会面临前所未有的一个大损失。

而且,这个原本属于顾家的合作,转手,就成了与陆氏集团的合作。

不是周庭搞得鬼,那又会是谁?

“嘿,顾北,你这次倒是好眼力,一眼就知道是我做的。”

“对啊,就是我做的,而且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周庭冷笑。

这厮,就是个狼心狗肺的畜生。

还当他突然来找自己,真就为了陆一,结果转口就是质问他这件事。

周庭也不逃避,直接承认了。

原本他就警告过顾北,也给过他机会。

是顾北自寻死路,真当陆一身后无人了吗?

“真是你!”

顾北眼神阴冷,怒瞪着周庭,连说两声好字:“行,周庭,既然你一意孤行要跟我作对,跟顾家作对,那我也不会再留情面。”

“违反合约,那可是需要你们周家付出一笔高昂的赔偿款的。”

“那又怎样?为了陆一,就算我周家倾其所有,劳资也愿意!”

周庭撞开顾北,十分霸气说道。

接着撞开顾北,拉开车门,上车,准备离开。

“好一个郎情妾意!”

顾北不甘,接着大声道。

“呸,别以为谁都跟你和宋婉婷那般恶心!”

“顾北,你个人渣,陆一都失踪了,你怎么还好意思在这跟我纠缠顾家和医院器材供应合作的事情的?”

周庭深吸一口气,真心忍不了,狠狠啐了一口,道出陆一失踪的事情。

若他顾北真还有点良心,就该去找陆一,而不是在这里纠结这个。

“陆一失踪?”

不等顾北追上去说完,周庭已经扬长而去。

怎么是失踪?

顾北一瞬间的慌神,随后冷哼一声,那个贱女人失踪跟他有什么关系?

凭什么要担心她?

心里这么想,可行动却不听使唤。

顾北回到自己那辆迈巴赫上面,打通了助理的电话。

“现在,马上帮我查出,陆……不,是太太,她昨晚的行程!”

周庭再怎么隐藏,也做不到滴水不漏,只要顾北愿意查,还是能查出来的。

“你不用查了,我……知道!”

正当顾北准备关上车窗的时候,突然一双手按住了窗口。

“是你?”

阻拦他的是昨晚刚出来的陈潇潇。

“嗯,是我,一一她……”

陈潇潇欲言又止,不知道告诉顾北这些,是不是对的。

但她知道,陆一肯定会怪她。

即便如此,陈潇潇也要赌一赌,因为,她最清楚,陆一心里还装着顾北,她舍不下顾北。

陆一已经快走到了生命的尽头,难道顾北就真的不想为她做点什么吗?

“她去了沣西,另外她执意跟你离婚,那也是因为她子宫癌晚期,没有多少天了,即便是死,她也不想拖累你,给你留余地,你为什么要对她那么残忍?”

陈潇潇鼓起勇气,一口气说出了所有实情。

“什么!”

瞬间,顾北的双眸暗淡无光。

她子宫癌晚期?

活不了多少天……

一字一句,犹如锥子一般,狠狠敲击在顾北心口上。

为什么她不说?

一个字都不肯说!

那一秒,顾北才惊觉,他是爱这个女人的。

只能是爱她,才一直不愿意放手,陆一越是挣扎,他越是不甘心,要折磨她。

“多久了?”

许久,顾北才沉声问道。

想起过往,第一次发现陆一在医院,脸色苍白,自己还嫌弃她脏,说她得了脏病。

“快一个月了,听说只有三个月可活。”

“是,是你们结婚那会就已经种下了病根,是因为你,所以才得了子宫癌的。”

陈潇潇后面的话,顾北已经听不清了。

是因为他吗?

所以他竟对她说出,她脏乱不堪的话。

那他自己……

第2章 来

2021-05-04

第2章 来

2021-05-04

书评(271)

我要评论
  • 这不是&要的答

    这不是陆一想要的答案,但在顾北这里,她连反悔的底气都没有。

  • 记不起&丫头。

    但这时的顾北,俨然记不起,当初那个雪夜被他护送回家的小丫头。

  • 直到二&北出现

    直到二十岁生日那天,顾氏集团董事长,领着顾北出现在自己面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