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呢?”“后来你在陪宋萱逛夜市。”林晓这才反应时回来。说出,她自己都不我相信,顾北这样的人,居然除了如此温情的一面,陪一个女人逛夜市?!“林晓姐姐,你别……陆一这才反应过来。。...

“所以呢?”

“当时你在陪宋婉婷逛夜市。”

陆一这才反应过来。

说出来,她自己都不相信,顾北这样的人,竟然还有如此温情的一面,陪一个女人逛夜市?!

“陆一姐姐,你别……”

宋婉婷想说什么,却被顾北出声打断:“是又怎样?”

“难道这就可以成为你伤害婉婷的理由吗?”

不仅没有半点愧疚感,还如此的理所当然。

“好,我错了。”

“宋婉婷她要什么样的赔偿,除了让陈潇潇坐牢,怎么样来解决,我都认。”

陆一含着泪水,沉默半响后,一步步走到宋婉婷床前,低头,鞠躬,颤声道。

她若不认错,以顾北的手段,绝对不可能放过陈潇潇。

既然他这么相信宋婉婷的话,认定是她指使的,那就她来承担所有后果吧。

“陆姐姐这是说哪里话?”

“你只是一时冲动,又不是有意的,婉婷怎么可能那么小心眼,跟你计较呢。”

宋婉婷似笑非笑的看着陆一说道。

陆一,你不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的,终于,你也有求我的一天啊。

“那陈潇潇……”

瞧瞧,多识大体。

但陆一一点办法都没有,陈潇潇还被关着,她必须得向宋婉婷和顾北低头。

“小北,这事既然是陆一姐姐犯的,就算了吧,撤销对她们的起诉,好不好?”

宋婉婷没有回答,而是侧头看向顾北,抓着顾北袖口,要了两下,嘟着小嘴道

她就是要让陆一知道,起诉她朋友陈潇潇的,可不是她,而是陆一的丈夫,她一心爱着的人,顾北!

陆一咬牙,脸色变了又变。

即便知道顾北够绝情,够狠心,此时心口依旧是止不住的痛意蔓延。

宋婉婷想要的正是这种效果,心里那叫一个得意。

不过更精彩的还要在后头。

“婉婷……”

顾北转身,当着陆一的面,就一副深情的样,望着宋婉婷:“你何必对这个贱女人如此仁慈?”

“小北,得饶人处且饶人。”

两人你来我往,陆一扭过头去,生怕再看下去,眼睛非得长针眼不可。

“好,我答应你。”

“不过……”

顾北点头,接着便转身走到陆一面前,捏住陆一的下巴,眼神森冷:“这次我看在婉婷的面子上,可以放过你们一次,若是你再敢耍什么花招,伤婉婷半分,我就……”

就怎样?

陆一竟莫名的有些期待,顾北说出更狠的话。

这样,她便能彻底死心。

“滚!”

可惜顾北对上陆一那双期待的眸子,竟然没说后半句。

只是恶狠狠的将陆一一把甩在地上,咆哮道。

刚才那一秒,看着那张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脸,他竟有那么一丝丝的害怕。

害怕他继续说出伤人的话,这贱女人就会消失在他眼前。

他什么时候竟对她有了不舍的想法?

包括反悔离婚的事情,也是如此。

“你们干什么?”

“陆一,你没事吧?”

门却在陆一摔倒后,被推开。

周庭看见眼前这一幕,怒极。

他真搞不懂,为什么顾北明明不爱陆一,却不肯放手,处处折磨她?

这人是得有多变态?

“我没事。”

陆一推开周庭,安慰道。

顾北好不容易答应放过陈潇潇,陆一担心周庭这一出现,又惹恼了他。

“陆一,你的事我都已经知道了。”

“咱不用求他!”

周庭是又气又心疼。

那么高傲的陆一,惊被顾北逼得向自己情敌低头,求情。

真以为这炎城,就是他顾北一手遮天了吗?

周庭倔强的没有退步,强行将陆一扶起。

然后恶狠狠的瞪着顾北,一字一句道:“顾北,我已经警告过你一次。”

“你偏偏不听劝,不愿意离婚不说,还要如此伤害陆一!”

“这次说什么,我也要带陆一走,不惜一切代价!”

周庭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狠戾。

“是吗?那我拭目以待!”

“走着瞧!”

两个男人之间的对决。

而宋婉婷是既羡慕又嫉妒。

凭什么?

凭什么她陆一可以让这些个男人发了疯般的为她争斗?

“周庭!”

这样的周庭,陆一看着都有些害怕。

想要出言劝阻,却被周庭拉着,往外走。

无法,陆一只能跟着他走。

“周庭,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一直被周庭带到他的办公室,陆一这才气恼的甩开他的手,怒道。

这么一闹,顾北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那陈潇潇怎么办?

周庭简直太鲁莽了!

“一一!”

“你不要在执着了好不好?顾北他不爱你,不爱你!”

“你难道就还没对他死心吗?”

周庭发了疯一样,第一次对着陆一吼。

“我……”

“死心了!”

可那又如何?

如今的陆家不同往日,她斗不过顾北。

而且还会连累到周庭。

陆一欲言又止,苦笑连连。

“好,既然死心了,那你明天就跟我走,去沣西!”

这次说什么,陆一都得听他的。

“可……”

陆一抿抿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周庭倔强起来,绝对不亚于顾北。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

“陈潇潇,我帮你救,陆氏集团,我帮你护!”

“只要你愿意相信我!”

周庭走到陆一面前,双手搭在她肩膀上,沉声道。

“好吧,我跟你走。”

沉默许久,陆一点头。

她太累了,炎城……这座伤心之城。

或许换个城市,换个心情,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当晚,陆一没有回顾家,而是乘坐了去往沣西的航班。

周庭没有食言,在陆一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陈潇潇就打来了电话报平安。

“一一,我出来了,听说你去了沣西?”

“也好,这样顾北和宋婉婷就没办法伤害到你了。”

陈潇潇的话语中带着几分哽咽。

“潇潇,我没事的,你放心好了。”

抬头,望着沣西的漫天星空,陆一微微笑道。

这座城,果然,比炎城要美好许多。

陈潇潇出来,她也就放心了,另外陆一还给陈潇潇留了一张银行卡,是她这几年,自己的积蓄。

“一一……那你在那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电话那头,陈潇潇终究还是没忍住,哭成了泪人。

陆一真是这天底下最大最大的傻瓜,病成那样,却只字未提。

她什么时候才能为自己想想?

第2章 来

2021-05-04

第2章 来

2021-05-04

书评(273)

我要评论
  • 在顾北&有。

    这不是陆一想要的答案,但在顾北这里,她连反悔的底气都没有。

  • 年过去&一嫁给

    一语成箴,十年过去,如今已是陆一嫁给顾北的第三个年头。

  • 就是十&,几乎

    陆家唯一的千金出嫁,单单是陪嫁就是十个亿,声势之浩大,震撼整个炎城,几乎整个炎城的人都来吃过他们的婚礼酒席。

  • ,什么&都没有

    哪怕退一步,相敬如宾也好,然而没有,到头来,什么都没有……

  • 一起到&白头。

    雪花纷飞,等顾北将陆一送到家门口的时候,两人已经满头白雪,多像故事里面所描述的那般,一起到白头。

  • 心甘情&愿的,

    且这些都是陆一自作自受,心甘情愿的,只为她的丈夫能多看她一眼,照顾她,体贴她。

  • 领着顾&面前。

    直到二十岁生日那天,顾氏集团董事长,领着顾北出现在自己面前。

  • 子上的&。

    白雪皑皑,顾北就这样温柔且轻柔的将脖子上的格子围巾解下,替陆一戴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