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找了,我会帮你救她!”“并且你也不是要跟我复婚吗?我也没这个义务和责任帮你救孩子。”正聊着,不明白顾北什么时候就会出现了。而已,他怎么会来这里!林晓回过头,便撞上了一正说着,不知道顾北什么时候就出现了。。...

“不用找了,我不会帮你救她!”

“而且你不是要跟我离婚吗?我没有这个义务帮你救人。”

正说着,不知道顾北什么时候就出现了。

只是,他怎么会来这里!

陆一回头,便撞上了一脸冷意的顾北。

“她伤的人是婉婷!”

什么?!

不等陆一询问,顾北就主动说出了陈潇潇所伤之人。

这是陆一做梦都没想到的事情。

陈潇潇伤的人是宋婉婷,那么当初撞邹勇的,也是宋婉婷咯?

“顾北,你混蛋!”

“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

陆一咬牙,发了狂的冲上去,揪住顾北的衣领,就开打。

即便是为了自己,陆一也从未有过这样一次。

可陆一怎会是顾北的对手?

“你是才知道我吗?”

顾北轻轻松松抓住了陆一的手,靠近,危险的气息十分浓郁。

嘴角的笑意慢慢散开,最后幽幽说道。

陆一踉跄一步,是啊,她不是才知道顾北混蛋。

他一直都很混蛋,无所不用其极的报复自己。

“是宋婉婷先伤的人!她都把人撞成植物人了!”

“现在竟连潇潇也不放过,为什么!”

她不是顾北的对手,只能怒吼,怒吼是唯一的发泄方式。

“陆一!”

顾北怒意突然上升,将陆一的手腕捏的生疼,咬牙切齿的瞪着陆一冷冽道:“婉婷,她不可能,绝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当初邹勇不是她撞的,刚才我已经问过了。”

跟陆一在一起的,都他妈疯子!

宋婉婷无故被陈潇潇这个疯子伤了手臂,现在还在医院接受治疗。

两个疯子,竟然还好意思诬陷宋婉婷。

“问过?呵呵,是不是她说什么,你都愿意相信?”

陆一神情悲凉的看着顾北,一步一步退到墙角。

她爱了她十年,整整十年,结婚三年……

可她所有的执着,所有对顾北的付出。

只要宋婉婷出现,一切都土崩瓦解。

“是!”

顾北眉心微微跳动了一下,但后一秒给出的回答,依旧不是陆一心中所期待的。

不是相信宋婉婷,而是顾北宁愿相信一条狗,也不会去信陆一。

毕竟,三年前,他原本娶的人是宋婉婷,是陆一,陆一一手操作,让顾岩松逼迫自己娶了陆一,还逼走了宋婉婷。

在顾北看来,恶毒,机关算尽的人只有陆一!

“一一……”

陆一终究还是没能承受住,手撑着墙面,险些倒地。

陈潇潇惊呼一声,急忙上前扶住。

她只知两夫妻感情不和,却不曾想,顾北对陆一凉薄至此。

抿抿唇,陈潇潇说道:“一一,咱不求他,不就坐牢吗?”

“人是我伤的,我愿意承担后果。”

“只是……一一,我还是想求你帮我一个忙,替我照顾好邹勇。”

陈潇潇每一个字都说的极其艰难。

他不是害怕坐牢,也并不是后悔伤了宋婉婷,而是担心自己坐牢后,邹勇便没人照顾。

“哼,你们两少装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真正的受害者是宋婉婷!”

陆一越是这样,顾北便越发厌恶,说完一甩手转身离开,不愿多留一秒。

“噗……”

终于,在顾北走后,陆一一口血,喷涌而出。

“一一!”

“你怎么了?”

陈潇潇惊恐不已,吓的不轻,死死搂住陆一。

不过才三年的时间,怎么陆一抱着就跟个纸片人一样,一点重量都没有。

这个傻瓜,她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痛,才会伤及肺腑,到了吐血的地步?

“一一,大不了咱跟他离婚,不爱就不爱,下一个更乖。”

“咱不伤心,不伤心啊。”

陈潇潇哽咽着,抱着陆一,一句一句的安抚着。

“潇潇……”

陆一抬手,捧住陈潇潇的脸蛋。

“我要如何才能做到不爱他呢?”

满眼的苦涩,三年来,第一次可以毫无顾忌的跟一个人吐露心声。

是啊,顾北是不爱她的,陆一比谁都清楚。

可是她呢?

要怎样才能做到跟顾北一样,那般绝情凉薄?

“你说你就怎么这么傻呢?”

“顾北他不值当,真的不值当啊!”

他顾北是优秀,但陆一也不差,堂堂陆家千金。

陆一当初的春心,陈潇潇都知道。

只是为了那条格子围巾,陆一便如此的不顾一切,掏心掏肺。

但这些,在顾北面前,却是如此廉价。

“值当也好,不值当也好。”

“至少当初他让我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

陆一淡笑,强撑着身子站起来,复而又道:“潇潇,你等我,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来的。”

“继续去求他吗?”

陈潇潇问道。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不是,我去趟医院。”

陆一摇摇头,随即说道。

“去医院?”

不!

陈潇潇猛然惊醒。

不等她阻拦,陆一已经出去,工作人员也进来了,将陈潇潇重新按在座位上。

顾北想要的,并非陆一开口求他。

所以,这次陆一去找的不是顾北,而是宋婉婷。

“小北,我怕。”

病房门口,陆一站在那,就看见宋婉婷如同受惊的小兽一般,埋在顾北怀里面。

“婉婷,别怕,有我在。”

而顾北则是轻拍着宋婉婷的后背,安抚她,哄她入睡。

多贴心的话,却是对他妻子以外的女人说的。

陆一心口一滞,随后轻唤道:“顾北,婉婷,你的伤……还好吧?”

虽然知道宋婉婷多半是装的,但陆一还是得耐着性子,关切一下。

“陆一姐姐,你怎么来了?”

见到陆一,宋婉婷彷如做错事的孩子般,猛的推开顾北,生怕陆一会因此怪罪于她。

“婉婷,陈潇潇的事情,我在这里代替她跟你说声对不起。”

可惜,陆一并没有太纠结眼前一幕,而是走进来,提起了陈潇潇的事。

她是专程过来给宋婉婷赔礼道歉的,除了顾北意外,难得一次低姿态。

却是顾北想要的,她便这么做了。

“陆一姐姐,陈潇潇是你朋友?”

“我要是早知道是陆姐姐的朋友,肯定会跟她解释清楚,我跟小北的关系,她也不至于那么冲动。”

宋婉婷楚楚可怜的模样,咬着唇瓣,柔声道。

“陆一,你还真是个毒妇,原来陈潇潇刺伤婉婷,是受你指使的!”

顾北眸子一黯,立马站起来,指着陆一骂道。

明明是陆一这个毒妇争风吃醋,才指使她朋友陈潇潇刺伤宋婉婷。

先前在分局,两人竟好意思,演那么一出,说什么三年前宋婉婷撞了陈潇潇的男友!

第2章 来

2021-05-04

第2章 来

2021-05-04

书评(321)

我要评论
  • 自受,&愿的,

    且这些都是陆一自作自受,心甘情愿的,只为她的丈夫能多看她一眼,照顾她,体贴她。

  • 嫁,都&在了顾

    也对,三年过去,顾家靠着陆家,生意蒸蒸日上,就连她的陪嫁,都全部掏空,用在了顾家生意上。

  • 十岁生&,顾氏

    直到二十岁生日那天,顾氏集团董事长,领着顾北出现在自己面前。

  • ,让他&逼走他

    如今的顾家已经完全可以匹敌陆家,她在他眼中,又是那个靠着权势,逼迫他父亲,让他娶了她,机关算尽,逼走他心爱之人的歹毒之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