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北费了那么大劲,更有甚者都不顾忌她的感受,让宋萱搬入这栋,他们结婚了时买的新房子,这才几天,居然不舍得让她走?林晓较为明显不信,左右看了几眼。家里好像还真完全恢复了早先的模家里似乎还真恢复了先前的模样,更没有属于宋婉婷的东西在这里。。...

顾北费了那么大劲,甚至都不顾及她的感受,让宋婉婷搬进这栋,他们结婚时买的新房子,这才几天,竟然舍得让她走?

陆一明显不信,左右看了一眼。

家里似乎还真恢复了先前的模样,更没有属于宋婉婷的东西在这里。

先前宋婉婷进来后,这里的陈设就有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大改变,全部出自宋婉婷之手。

“这里是我们结婚时,买的房子,婉婷她不想住这,所以……所以我重新给她安置了一套房子,自己住。”

额,她说顾北怎么就抽风,竟然还知道这是他们结婚时买的房子。

感情怕宋婉婷住着扎心了。

“额,那是你自己的事情,跟我并没多大关系。”

陆一爬起来,态度冷淡。

然后就若无其事的从顾北身边经过,上楼。

“……”

看着陆一的背影,顾北怒极,抓起茶几上的杯子,一下就砸在地上。

哐当一声响。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得寸进尺,没看出来,他已经做出让步,在哄她吗?

陆一只是顿了一下,没有回头。

接着就听见顾北蹬蹬蹬的脚步声,应该是被自己气走了。

想想都可笑,从前陆一是怎样悲悯的祈求顾北留下来,哪怕留在这栋房子里面过一个晚上。

但现在,机会摆在眼前,陆一却排斥的很,甚至不惜将顾北气走,气到宋婉婷那个女人身边去。

“哎,太太,少爷他,他其实等了整整一个上午。”

顾北走后,张妈出来收拾碎玻璃渣,忍不住跟陆一提了一嘴。

那又怎样?

昨晚顾北还不是照样陪宋婉婷睡了一晚上。

陆一没有回话,径直去了房间。

忙了大半天,身体实在吃不消,她需要休息。

来不及换身衣服,陆一躺在床上,直接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十点,顾北一去不复返。

迷迷糊糊,陆一扒拉了一下手机,这才发现,上面多了十多个未接电话。

不是顾北打来的,也不是宋婉婷,而是潇潇,陈潇潇。

陆一身边,真心待她的没几个,但陈潇潇绝对是其中一个。

只是最近这几年,自己结婚了,一心扑在顾北身上,都快差点忘了,她也是有朋友,有闺蜜,有自己圈子的人。

陈潇潇是陆一的大学同学,也是她最要好的闺蜜。

当初陆一大学还没毕业,只读了一年,便退学嫁给了顾北,从此日夜追着顾北。

中途陈潇潇有联系过一次自己,也就闲聊,听说她过的挺好的,而且跟她的初恋男友,马上就要结婚了。

就是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看着电话上陈潇潇的名字,陆一心情好了不少。

按下回拨建。

“潇潇,你不在家老实跟邹勇生个娃,怎么还想起跟我打……”

念及陈潇潇,陆一的话便多了起来。

“您好,这里是炎城西区分局,请问您是陈潇潇她家人或者朋友吗?”

话音未落,那头陌生的声音传来。

西区分局?

那陈潇潇……

陆一来不及听后面的,翻身坐起,随手抓起边上的包,下楼,开车,前往炎城西区分局。

“潇潇!”

见到陈潇潇的时候,她一脸的泪痕,双手还被拷着,关在局子里面,只等审讯完,就要被送去看守所。

三年未见,没想到再见,她竟这般狼狈。

一身的着装,不能在朴素,连鞋子都是破的。

“一一!”

在陆一冲过去要抱陈潇潇的时候,陈潇潇也站了起来,想要过来,却被人拦在中间。

“一一,我,我杀人了,救救我,我不能在这里面,一天都不能!”

陈潇潇泪流成河,凄凄惨惨的向陆一求救道。

杀人?

怎么可能!

她所认识的陈潇潇,连踩死一只蚂蚁都不敢,怎么会杀人?

“我是她朋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可以保释她吗?”

陈潇潇的情绪很不稳定,陆一听着她的喊话,一知半解,便转身问边上的工作人员。

“陈潇潇她涉嫌故意伤人罪,怕是不能保释。”

边上工作人员回答道。

竟然是真的!

“除非,你去找陈潇潇所伤的那个人,找他们商量,如果对方答应撤销起诉的话,或许能有机会。”

其实陈潇潇并没有杀人,只是伤到了对方手臂,陆一来的前一秒,已经被送去了医院救治。

陈潇潇也是可怜,工作人员迟疑了一下,便多说了两句。

“好,谢谢你。”

之后在陆一的疏通下,工作人员给了两人谈话的机会。

陆一这才得知,陈潇潇这几年过的并不好,先前那都是为了不让自己担心,骗她的。

在自己退学嫁给顾北没多久,陈潇潇的初恋男友邹勇便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那会,对于两人的恋情,陆一也知晓不少。

就像童话故事里面写着的那样,陈潇潇是个孤儿,受人欺凌,有一天邹勇出现了,从此便成了保护她的那个勇士。

甚至之后,邹勇退学,打工供陈潇潇上大学。

陈潇潇还说过,等她毕业后,就会嫁给邹勇。

结果就是这么令人艳羡的一对,之后邹勇在一次去接陈潇潇放学的路上,遭遇了车祸。

当时肇事司机,撞完人就跑了。

邹勇的家境其实也不好,家里只有个瞎子奶奶,没人照顾邹勇。

陈潇潇毫不犹豫的选择退学,照顾邹勇。

只等他醒来,然后娶她。

这三年来,陈潇潇都是靠摆地摊为生,一边照顾邹勇还有他的奶奶。

苦的不能再苦。

今天陈潇潇跟往常一样去出地摊,结果就遇到了当初那个撞邹勇的肇事司机。

对方跟没事人一样,陈潇潇气急之下,用摊位上的水果刀刺过去。

后面就被抓了。

陈潇潇被抓,邹勇便无人照料,情急之下,便联系上了陆一。

“一一,我知道你这些年过的也很煎熬,听说那个顾家少爷,对你并不好。”

所以她才一直没叨扰她。

但这次……

“这次,我是没办法了,一一,你一定要救救我!”

“那个顾家少爷,现在不是炎城有名的律师吗?”

“你能帮到我的,对不对?”

陈潇潇紧紧抓着陆一的手,整个人都在抖。

她是真害怕了,害怕到了极点才会如此。

“潇潇,别怕,我去找他,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陆一抱着她安慰道。

想要救陈潇潇出来,就必须得主动找上顾北。

第2章 来

2021-05-04

第2章 来

2021-05-04

书评(103)

我要评论
  • 进了浴&什么不

    说完这些的时候,顾北已经一头扎进了浴室,像是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 ,如今&第三个

    一语成箴,十年过去,如今已是陆一嫁给顾北的第三个年头。

  • &那个雪

    但这时的顾北,俨然记不起,当初那个雪夜被他护送回家的小丫头。

  • 去,顾&嫁,都

    也对,三年过去,顾家靠着陆家,生意蒸蒸日上,就连她的陪嫁,都全部掏空,用在了顾家生意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