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了后的林晓,直接去了公司。再次长期经营出来的陆氏集团一堆的疑难杂症,林晓埋头处理方式了一下午的文件。顾云松便电话中了电话。“林晓,跟爸……一同吃个中饭吧。”顾云松的语气重新经营起来的陆氏集团一堆的疑难杂症,陆一埋头处理了一上午的文件。。...

离开后的陆一,直接去了公司。

重新经营起来的陆氏集团一堆的疑难杂症,陆一埋头处理了一上午的文件。

顾岩松便打来了电话。

“陆一,跟爸……一起吃个中饭吧。”

顾岩松的语气里面带着一丝丝愧疚,尤其是在说那声爸爸的时候,声音极低。

“不……行吧,多罗餐厅,我一会就到。”

拒绝的话到嘴边,突然就变成了行吧。

或许是爱屋及乌的原因,陆一永远无法恨上顾岩松。

更何况顾岩松的初衷也只是为了不让自己跟顾北离婚。

说他是为了利益吧,现在的陆家,对于顾家没有威胁,更没有多大的利用价值,但顾岩松并没有像顾北那样,丢弃她。

陆氏集团能重新运营,很大一部分功劳都是顾岩松的。

见到顾岩松时,陆一发现仅仅几日,他憔悴了不少。

“陆一,你来了,坐吧。”

“嗯。”

顾董事长从未有过的低姿态。

陆一只是点点头,听话的坐到他对面。

即便不恨他,陆一也无法像从前那边,叫他一声爸爸。

“一一,你最近好像瘦了好多,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有没有去医院看看?”

“去医院的话,我让小北陪你一起去。”

“……”

两人各自点了一杯咖啡,都没有喝。

陆一不说话,顾岩松便一直说。

“宋婉婷搬进去了,顾北哪里有空陪我!”

原本陆一以为她对顾北已经没什么了。

可一开口,竟然全是委屈。

对,顾北陪宋婉婷的时间都不够,哪有功夫陪她。

何况……顾北就是因为知道她生病,才万般嫌弃她。

陆一没想到自己会跟顾岩松抱怨。

顾岩松也没料到陆一会突然开口,表情微微一滞。

“一一……我知道你恨我,对不起,没能留住你爸。”

“其实,我当初,第一眼便认定你是我儿媳妇,无关利益。”

“我……”

说着,顾岩松没控制住,话语有些哽咽。

好歹,他跟陆霄云都是世交。

陆霄云的死,实属意外。

“我知道。”

伤心事重提,陆一不想。

不待顾岩松把话说完,陆一便打断了。

三个字,包含了很多。

包括知道顾岩松知道宋婉婷搬进家里,他对自己的愧疚。

愧疚明明知道,却无法阻止顾北让宋婉婷搬进去。

陆一的父亲刚去世,顾北就让宋婉婷搬进去,无疑是在陆一心口上补刀。

顾北,那小子是可恶的!

可……他这个儿子,如今翅膀硬了,性子又倔强。

顾北做的决定,无人能改变,更不可能阻止。

前车之鉴,顾岩松不过是不想让顾北跟陆一离婚,后果便是陆霄云跳楼自杀。

想着,顾岩松心肝都在颤,几日的功夫,白发满头。

陆一只说知道,却依旧不肯叫他一声爸爸。

“一一……”

过后,两人便是沉默。

顾岩松一直搓着手,许久,实在是觉得气氛有些压抑,这才再次开口。

“爸,顾北已经答应不跟我离婚了,但……”

“我想跟他离!”

陆一赶在他开口的前一秒,抬头,目光坚定的说道。

“为什么!”

顾岩松前一秒,神情还松了松,后一秒便猛的站了起来。

顾北答应不离婚,那几乎是用陆霄云的死换来的。

可付出这么大代价之后,陆一竟然说要离。

而且这次,她不像从前那般,只是为了让顾北多看她一眼。

“不爱了!”

陆一深吸一口气,吐出三个字。

不爱了?

打死顾岩松都不相信,陆一会不爱顾北。

哪怕是世界末日的消息,也要比她这个真。

陆一怎么可能会不爱顾北呢?

“是因为宋婉婷吗?”

顾岩松双手紧紧抓着座椅两边,看着陆一问道。

他想说他去处理,但又害怕后果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顾北那小子,完全就是个疯子!

“不是。”

陆一淡笑。

她几乎爱了顾北一生,现在,她的时日所剩不多,只是单纯的想让自己在余下的日子,过得舒坦一点。

所以……

“爸,这次还是你出面吧,帮我说服顾北,让他同意跟我离婚。”

“我可以把陆家的所有资产,都转移到顾家名下,只需要保留陆氏集团这个名号即可。”

她都要死了,陆氏集团在她手上,留不了太久。

她要留的只是陆氏集团这份基业。

“不,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件事不行!”

意料之中,这次见面谈话,并不是很愉快。

这两父子几乎如出一辙,都是如此的执拗。

“哎。”

陆一低头,只剩下叹息。

她跟顾北,还真是注定的一对冤家。

从前是她不肯放过他,如今,是他不肯放过自己!

顾岩松的态度坚决,陆一也无话可说,只能起身准备离开。

“一一……我……好吧,我答应你,跟顾北说说,但成与不成,在于顾北,你了解他的。”

陆一转身的那一刻,顾岩松突然一软,瘫坐在座椅上,然后低声道。

他内心是不想答应的,可他对陆一,陆霄云,陆家有所愧疚。

这是陆一三年来,提出的唯一一个请求,顾岩松无法拒绝。

“那就麻烦您了。”

成事在天谋事在人,顾岩松肯答应就好。

陆一长舒一口气。

原以为离婚一事有望,结果让陆一没想到的是,回到家,发现鲜少在家的顾北,这次竟然又在家。

而且就坐在大厅沙发上,看上去,好像是在特意等她回来。

不过回头想想,也没啥好奇怪的,宋婉婷住进来了,他自然也就愿意回来了。

陆一苦笑,是不是该好好感谢一下宋婉婷才对。

她这一来,原本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几次顾北人的她,现在几乎一天能看见他好几次。

“站住!”

可惜,现在她不乐意见到他。

陆一只是淡淡的扫了顾北一眼,转身就准备上楼。

顾北眸子一冷,下一秒起身,直接将陆一一把拽住,扔到了沙发上。

“顾北,你就真一点不怕宋婉婷吃醋?”

这里可是大厅,宋婉婷随时可能出现,看见。

陆一忍住痛意,对上顾北那双冷若寒霜的眸子,讥讽道。

他怕是拽错人了!

“婉……宋婉婷她以后不会住这里了。”

顾北整理了一下衣领,双手插进裤兜,侧脸对着陆一,很不自然的回答道。

什么?!

第2章 来

2021-05-04

第2章 来

2021-05-04

书评(165)

我要评论
  • 对她的&…

    这一场酣畅淋漓的活塞运动,更像是把她当成一种发泄工具,发泄他对她的不满,发泄他对她的憎恨……

  • 一面前&暖的如

    那年,顾北出现在陆一面前时,一袭白衣偏偏,眼神温暖的如同这世间最最灿烂的阳光。

  • 到家门&描述的

    雪花纷飞,等顾北将陆一送到家门口的时候,两人已经满头白雪,多像故事里面所描述的那般,一起到白头。

  • 没有,&都没有

    哪怕退一步,相敬如宾也好,然而没有,到头来,什么都没有……

  • 头,像&后冷冷

    每一次,顾北都会抬头,像看着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一样,看自己一眼,然后冷冷吐出两个字:“不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